财经/ 汽车/ 科技/ 数码/ 游戏/ 留学/ 财经中心

科林环保质押触发警戒线 停牌前股价异动

2017-07-20 06:45:00 环球网 田刚 分享
参与

  【环球网 记者 田刚】今年以来A股走出了“二八行情”,上证50指数与创业板指走出了截然相反的走势,据统计截止到7月18日,上证50指数年内涨幅已达14.75%,而同期创业板指则下跌了15.01%,大小盘股票股价走势可谓冰火两重天。在这样的行情背景下,不同上市公司股价表现也是几家欢喜几家愁,既有如招商银行、上汽集团等一线蓝筹已经创出股价的历史新高,同时也有大批创业板、中小板股票股价“跌跌不休”,这也导致有上市公司大股东股票质押拉响警报,仅7月18日就有银河生物和科林环保两家公司宣布因股价跌破质押警戒线而停牌。

  科林环保此前因策划重大事项自2017年4月20日停牌,7月11日发布了重大资产出售预案并复牌,随后该公司股价持续大幅下跌,至7月18日午间停牌前已下跌至21.82元,5个半交易日的区间跌幅高达24.55%。

  该公司随即在7月18日晚间发布了《停牌公告》,披露“因控股股东重庆东诚瑞业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诚瑞业”)质押给中信银行股份有 限公司深圳分行的3591万股公司股份已触及约定质押率。根据《深圳证券 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中小企业板上市公司规范运作指引》等相关规定,经 公司向深圳证券交易所申请,公司股票自2017 年7 月18 日(星期二)13:00 起停牌,预计停牌时间不超过5 个交易日。”

  根据相关信息披露,东诚瑞业共持有公司股份3591万股,以19%的持股比例位列第一大股东,持股对外质押率已达到100%。这也就意味着,东诚瑞业不可能通过增加质押股票数量来降低质押警戒线,则该公司将不得不采取增加质押物等其他增信方式,来解决此次股票质押触警危机,否者将有被强行平仓的风险。

  隐瞒收购出资方信息

  公开资料显示,东诚瑞业是在2016年11月通过股权受让的方式,成为科林环保的第一大股东。当时科林环保的实际控制人宋七棣及其控制的江苏科林集团有限公司,以及其他自然人股东徐天平、张根荣、周兴祥、陈国忠、吴建新、周和荣等,合计向东诚瑞业转让3591万股股票,并将另外1701万股、占上市公司总股本比例9%的投票权委托给东诚瑞业行使,这导致后者拥有投票权的股份比例达28%,成为上市公司的控股股东。

  根据上市公司信息披露显示,东诚瑞业受让3591万股股票所付出的交易对价高达15.61亿元,折合每股43.4618 元,直逼科林环保早在2015年7月时的历史最高价45.06元。但其时科林环保因实际控制人拟变更而停牌时的股价仅为24.04元,也即东诚瑞业的收购价格相比上市公司二级市场股价溢价了80.79%;同时,相较于相关协议签署日上市公司股票的收盘价26.65 元/股,转让价格溢价率也高达63.08%。

  此项交易当时就引起了深交所的关注,并向科林环保发出了问询函,问询内容指向本次股权转让交易定价的合理性、有无其他未披露协议,以及东诚瑞业收购的资金来源等方面。其中针对收购资金来源,科林环保在2016年10月26日发布的《关于对深圳证券交易所问询函回复的公告》中披露,“股权转让款的资金来源包括其自有资金0.24 亿元,来自重庆金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唐地产”)的借款6 亿元,来自中信银行深圳分行的并购贷款9.36亿元,自有及自筹资金合计15.6 亿元。

  根据相关信息披露,截至2016年9月30日东诚瑞业总资产14.51 亿元、总负债13.99 亿元,所有者权益 则仅为0.52 亿元。作为东诚瑞业本次收购的资金提供方,金唐地产是东诚瑞业的关联方,是东诚瑞业实际控制人黎东担任执行董事、董事会主席的高富集团控股有限公司的联营公司,高富集团间接持有金唐地产40%股份,双方之间的这笔6 亿元借款期限为5 年、年利率为4.75%。

  但是根据启信宝查询资料显示,重庆金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注册资本为350万美元,唯一股东为中天控股有限公司,而中天控股有限公司则是注册在香港特别行政区的私人股份有限公司,这些信息与科林环保此前的信息披露并不相符。

  上市公司将沦为“净壳”

  在2016年10月26日发布的《关于对深圳证券交易所问询函回复的公告》中,科林环保曾披露“东诚瑞业不排除在未来十二个月内,筹划针对上市公司或其子公司的资产和业务进行出售、合并、与他人合资或合作的计划,或上市公司拟购买或置换资产的重组计划”,这也导致二级市场投资者针对科林环保将实施重大资产重组抱有很高预期,并进而导致该公司股价变更实际控制人后,在创业板指、中小板指数持续低迷的背景下,股价一直保持强势的基础。

  直到2017年7月,科林环保连续发布了《重大资产出售预案》和《关于与控股股东共同收购保理公司部分股权暨关联交易的公告》,这成为触发该公司股价大幅下跌的直接诱因。根据相关信息披露,科林环保拟售所持有的子公司科林技术100%股权,而这家子公司在2016年末的总资产占到上市公司年末合并总资产的99.6%,2016年实现营业收入也占到上市公司合并总收入的64.41%,是科林环保的核心经营资产;若此项资产成功出售,科林环保将几乎沦为“净壳”。

  同时,科林环保还计划联合东诚瑞业从深圳日升昌商业保理有限公司受让霍尔果斯日升昌商业保理有限公司60%股权,其中科林环保受让40%、东诚瑞业受让20%。根据公开资料显示,霍尔果斯日升昌商业保理有限公司注册成立于2015年11月19日、注册资本为5000万元,但截止到被科林环保收购前,该公司并无实际经营行为、其原股东也无实缴资本,也即这一收购行为无法给科林环保的业绩表现带来现实影响。

  停牌前股价异动或涉内幕交易

  值得关注的是,科林环保在7月18日午盘临时停牌之前,股价曾有异动:在当日11时25分时该公司股价还仅为21.35元、当日跌幅达4.64%,而在随后的5分钟内,也即该公司停牌前最后5分钟交易时间内,科林环保的股价在此前没有任何征兆的条件下,被快速拉起至11时30分的21.82元,当日跌幅也随之缩小到2.55%,5分钟涨幅达2.2%。同时,科林环保伴有成交量的快速放大,5分钟内成交200万股;特别是在11时29分30秒时,有一笔单笔109.3万股的买单,将科林环保的股价直接从21.5元拉升到21.9元。

 

  针对科林环保这样的股价走势,随即有投资者提出质疑,是什么人赶在公司临时停牌前突击大笔买入?上市公司临时停牌是否在停牌前几分钟被泄密?这宗交易是否涉嫌内幕交易?这都非常值得监管部门关注。

责编:田刚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