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 汽车/ 科技/ 数码/ 游戏/ 留学/ 财经中心

天宇药业财务数据前后矛盾 近三年遭5次环保处罚

2017-07-26 07:09:00 环球网 分享
参与

  【环球网 记者 田刚】针对今年以来IPO数量较往年明显偏多的现象,证监会新闻发言人常德鹏在7月21日召开的例行发布会上强调,将继续按照依法从严全面监管要求,严把上市公司入口关,完善IPO现场检查等工作机制,防止企业带病上市。对此,有学者指出IPO公司所披露财务信息的真实、完成,是构建资本市场健康发展的基石和起点。然而,在监管部门“从严全面监管”的高压之下,仍然有公司试图通过违法手段“闯关”上市,环球网记者通过调查发现,浙江天宇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很可能就是其中一例。

  天宇药业属于医药化工行业,主要产品涵盖坎地沙坦、沙坦主环、联苯乙酸、依普沙坦等。事实上,这并非是天宇药业首次冲刺资本市场,早在2013年该公司就曾着手准备IPO申请,但恰逢监管部门在2014年启动了IPO财务专项核查风暴,天宇药业的上市进程也被迫搁置至今。通过对该公司披露的财务及经营数据,不难发现其中存在很多疑点,指向该公司的财务数据可信度并不高。

  前后矛盾的采购数据

  根据公开信息披露,天宇药业分别于2016年8月和2017年7月发行过两版招股说明书,其中均涵盖了2014年和2015年度的经营及财务数据,但是对比这两次信息披露内容,却存在显著矛盾。

  天宇药业在其发布的2016版招股书中披露,2015年向供应商“联化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及其子公司“江苏联化科技有限公司”采购邻氯苯腈3086.47万元,占同年采购总额的比重为6.72%,由此计算天宇药业在2016版招股书中确认的2015年度采购总额为45929.61万元。

  然而该公司在最新发布的2017版招股书中,却披露2015年向该供应商采购金额仍然为3086.47万元,但是占比却提高到7.79%,由此计算天宇药业在2017版招股书中确认的2015年度采购总额仅为39620.92万元,相比2016版招股书确认的采购总额少了6千万元以上。

  在正常的会计核算逻辑下,如果两版招股书针对2015年度采购总额的确认金额发生了变化,就应当随之导致采购付款金额等相关财务数据也发生变化。然而事实上,对比天宇药业前后发布的两版招股说明书,披露的2015年度“购买商品、接受劳务支付的现金”科目发生额及年末应付账款余额等财务数据竟也完全一致,这违背基本的财务核算原理。

  更何况,还不止是2015年的采购数据存在这一矛盾现象,针对2014年度的采购数据披露矛盾更多。根据天宇药业发布的2016版招股书披露,2014年的第一大供应商仍然为“联化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及其子公司“江苏联化科技有限公司”,采购金额为2974.79万元、占比为7.62%,由此计算当年采购总额为39039.24万元,而天宇药业在2017版招股书中披露的2014年向联化科技采购金额并未发生变化,但占比却提升到了8.3%,由此计算当年采购总额仅为35840.84万元,再次相差了3千万元以上。

  不仅如此,在2017版招股书中披露,天宇药业2014年向供应商“宁波经济技术开发区泰宁化工有限公司”采购甲醇、丙酮、甲苯等共计1178.73万元,但是在2016版招股书中披露的2014年度前五大供应商中,并未包含这家公司的身影,而同期排名第5位的供应商“浙江瓯华化工进出口有限公司”对应的采购金额仅为959.38万元。也即,天宇药业在2016版招股书中,并未认定在2014年曾向供应商“宁波经济技术开发区泰宁化工有限公司”采购过如此大金额的商品,那么在2017版招股书中列示的上千万元采购额,又为什么会凭空出现?在先后两版招股书采购数据当中,哪一版才是真实的?

  与此同时,尽管两版招股书针对2014年具体采购额存在诸多差异,但是也未导致最终的采购支付资金、应付账款余额等相关财务数据产生任何差异,这就不得不令人怀疑天宇药业披露财务数据的真实性,是否只是人为拼凑出来的数字。

  涉嫌操纵人力成本、虚增盈利能力

  根据招股书披露的人力成本相关信息,天宇药业的员工平均工资在2016年仅同比增长了2%左右,其中“综合职能人员”2016年人均工资为44243.28万元,甚至较2015年的44278.32万元还略有下降,而该公司此举显然是有悖于社会整体人力成本大环境的。

  招股说明书同时页披露到,天宇药业主要生产经营地区台州市城镇居民2016年人均可支配收入的同比增幅高达10%,涨幅明显超过天宇药业2016年的人均工资增幅。这就令人质疑,天宇药业在薪酬增幅显著低于当地整体水平,甚至基层人员平均薪酬不增反降的条件下,又是如何保留住优质人才的?

  同时,证监会在以前年度召开的保荐代表人培训班上也曾指出,在上市前人为压低员工短期薪酬,借此降低成本、提高利润,是拟上市公司常见的财务操纵手段之一。天宇药业在2016年的员工薪酬增幅,显著低于当地平均水平,同样令人担忧该公司也是为了在上市前突击降低人力成本标准、虚增盈利能力。

  此外,根据招股书披露,天宇药业在报告期内存在5次环保处罚,涉及将危险废物与生活垃圾混存、未规范贮存危险废物、未正常使用废气处理设施、废水排放污染物超标,以及投资项目在未获得环评审批时私自投入生产等事项。在环保核查日趋严格、环保理念日益深入人心的大环境下,天宇药业此举也为该公司的合规经营埋下了重大隐患,非常值得监管部门重视。

责编:田刚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