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 汽车/ 科技/ 数码/ 游戏/ 留学/ 财经中心

奥飞数据财务数据矛盾 蹊跷股权转让或藏隐情

2017-12-08 08:51:00 环球网 陈进 分享
参与

  【环球网 记者 陈进】广东奥飞数据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主营业务为IDC运营和通信综合运营,主要向客户提供互联网接入、数据中心服务、灾备中心服务等网络服务,拥有ISP(互联网接入和增值服务)、ICP(互联网内容服务)、SI(移动增值业务)等通信业务的经营资质,提供全方位的通信解决方案。

  该公司已于12月6日通过了证监会发审委的审核,但同时也被发审委提出了多项质询问题,涉及跨地域经营、营收大幅增长的合理性、盈利能力的可持续性、信息披露存在差异以及员工薪酬的合理性等方面。

  其中针对奥飞数据的盈利能力的可持续性备受关注,该公司2017上半年毛利率为29.81%,相比2016年的31.96%大体相当;而同期从事IDC业务的上市公司如网宿科技、光环新网等,毛利率均出现了大幅下滑,且下滑幅度约在四分之一到三分之一左右。在BAT等互联网巨头纷纷布局IDC业务、并导致行业毛利率大幅下滑的背景下,奥飞数据又是如何维持IDC业务毛利率稳定的,这是令人怀疑的。

  更何况,这还不是奥飞数据存在的主要问题,详细分析该公司招股说明书中披露的经营和财务数据,还能够发现不少疑点,非常值得关注。

  蹊跷的股权转让

  根据招股说明书披露,奥飞数据的控股股东昊盟科技在2014年3月时进行了一笔股权转让,将所持公司200万元、占比为20%的股权,以200万元的低价转让给自然人夏芳汝;后随着奥飞数据的增资,这部分股权后因增资被稀释到17.51%;及至2015年12月至2016年3月,夏芳汝分批将持有发行人17.51%股权全部转让,随后奥飞数据在2016年12月正式申报创业板IPO。

  奥飞数据原本是在新三板挂牌的公司,根据该公司此前发布的《公开转让说明书》中披露,夏芳汝出生于1954年1月,曾任湖南省岳阳市蔬菜公司担任副总经理,并于2004 年正式退休。无论是职业经历还是专业能力,夏芳汝都与从事IDC运营和通信综合运营的奥飞数据毫不相关,那么昊盟科技向夏芳汝低价转让持股的目的是什么?这令人怀疑夏芳汝仅仅充当了“白手套”的角色,在其背后另有让奥飞数据深感有价值的神秘受益人。

  前后矛盾的财务数据

  发审委在针对奥飞数据提出的质询问题中,涉及到该公司在新三板挂牌信息披露内容与本次发行上市申请信息披露内容存在差异。监管部门就此要求奥飞数据的公司代表说明是否对该公司报告期财务会计基础、经营成果和内部控制产生影响,并请保荐代表人说明核查过程、依据,并发表明确核查意见。

  事实上,存在前后差异的还不只限于奥飞数据此前在新三板挂牌期间和本次申报招股说明书之间。该公司分别于2016年12月和2017年10月发布过两版招股书,披露的2014年向前五大供应商采购金额合计均为3851.84万元,但是前一版招股书披露的占比为54.12%,而后一版招股书披露的占比为53.52%,由此计算两版招股书针对2014年度采购总额的确认存在一定差异。但是2014年度的采购总额只可能存在一个真实的数据,那么奥飞数据在前后两次发布的招股说明书中,哪一个版本存在披露差错?

  不仅如此,在正常的会计核算逻辑下,前后两版招股书针对2014年度的采购总额确认存在差异,就应当导致与采购相关的财务数据也随之发生变化。但事实上,奥飞数据在前后两版招股书中披露的2014年“购买商品、接受劳务支付的现金”发生额,和应付款项余额等财务数据完全一致,这也违背了基本的会计核算常识。

  不合逻辑的子公司

  最后再来看奥飞数据的子公司财务数据,根据招股说明书披露,奥飞数据的子公司之一为“广州奥佳软件技术有限公司”,在奥飞数据前后两次发布的招股书中均披露该公司注册资本和实收资本为1000万元,也即期间并未发生过变化。

  在前一版招股说明书中,奥飞数据披露该子公司2016年上半年末净资产为333.59万元、2016年上半年净利润279.85万元,在后一版招股书中则披露该公司2016全年净利润507.63万元,这对应着下半年净利仅为220万元左右。但与此同时,该公司2016年末净资产为1461.38万元,较2016年上半年末增加了上千万元,远远超过了同期实现的220万元净利润金额。

  这令人怀疑奥飞数据的子公司“广州奥佳软件技术有限公司”在2016年下半年曾获得了新增资本投资,这进而意味着该公司在2016年上半年末时的注册资本尚未缴清、实收资本并未达到注册资本的水平。也即,奥飞数据在前一版招股说明书中所披露的“注册资本和实收资本为1000万元”的信息无法得到财务数据的引证,存在虚假披露。

责编:田刚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