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 汽车/ 科技/ 数码/ 游戏/ 留学/ 财经中心

2018最惨股票:连续14跌停、跌幅近50%,易方达踩雷损失过亿

2018-01-23 09:02:00 环球网 分享
参与

  【环球网综合报道】如果悉数2018年沪深两市开盘以来,截止到昨日(2018年1月18日)股价下跌最惨烈的股票,ST保千里(600074.SH)势必会位列其中。

  该公司股票自2017年7月25日开始停牌,直到2017年12月29日复牌交易期间,在5个多月时间间隔中先后发布了终止重大资产重组、股东股份被司法轮候冻结、占净资产10%金额高达4.55亿元债务逾期、先后收到江苏证监局行政处罚和证监会的调查通知书等多项利空消息,可谓麻烦缠身。

  在这些公开信息的影响下,ST保千里自复牌开始便连续跌停,至2018年1月18日已经走出了14个“一字”跌停板,这也导致该公司股价在2018年累计跌幅高达45.9%,堪称新年以来最惨股票。

  深陷造假漩涡

  保千里的前身为1997年上市的中达股份,后因经营不善、连续亏损在2013年申请破产重整,后于2015年2月被保千里借壳,上市公司的主营业务也随之转型为安防视像产品,后来又陆续增加了网络广告机、立式广告机、商T型屏等商用显示产品,2016年还宣布在智能驾驶、人工智能、VR产品等领域着手布局。

  环球网财经此前曾先后发布过《保千里的红与黑》、《保千里被立案调查 律师计划“组团”索赔》、《保千里涉案之后,唯剩民生证券一家“鼓吹者”》等多篇文章,指出上市公司保千里存在诸多财务谜团,并指出该公司在此前借壳上市时发布的财务数据存在重大疑点。

  一语成谶,保千里在2017年7月12日发布了《关于公司及相关当事人收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的公告》公告,披露公司在中达股份发行股份购买资产的过程中,向资产评估机构出具了两类虚假的意向性协议,全部来自保千里夜视业务板块,其中包括4份虚假协议和5份还有虚假附件的协议。上述虚假文件使保千里估值虚增27339万元,并导致中达股份多付出了1.29亿股对价。

  对此,证监会拟作出以下决定:对保千里实际控制人庄敏责令改正,予以警告并处以六十万元的罚款;对责任人陈海昌、庄明、蒋俊杰责令改正,给予警告并分别处以十五万元的罚款;对保千里公司责令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四十万元罚款等。同时,上交所也在2017年8月10日下发了监管工作函,要求保千里董事会尽快就虚构协议所造成的损失向相关方追偿,公司相关股东则应当制定可操作的赔偿方案,尽早落实赔偿事项。

  但是,保千里的造假借壳上市案,并不会因为证监会的处罚决定而画上句号,该公司还将面临随之而来的投资者索赔诉讼。对此,律师向环球网财经记者分析指出:“保千里的虚假陈述行为对投资者共构成两类侵害:一是以虚高的价格收购资产;二是对投资者构成了误导。当监管部门最终做出认定和处罚决定之后,在2014年5月27日至2016年12月28日期间买入保千里且2016年12月28日仍持有该股票的投资者,以及在2015年3月10日仍持有该公司股票的投资者,理论上都有权以虚假陈述为由,向该公司提起诉讼赔偿。”

  停盘前的诡异出逃

  保千里在2017年7月25日收盘后,宣布因重大事项申请停牌,直到2017年12月29日复牌后便走出了连续14个跌停板的行情,因此在2017年7月25日当日买进该公司股票的投资者,堪称是“最倒霉”的投资者。

  回顾保千里在2017年7月25日的股价走势,其中却潜藏着“异象”。当日该公司股价开盘于11.08元、较前日收盘价11.54元下跌了3.99%,最终以跌停价10.39元收盘,当日成交量高达42.13万手、成交金额4.41亿元,这也是该公司2017年度单日成交量最大的交易日。

  对此,资深私募基金经理、理财规划师何金子向环球网记者分析指出:“这不排除有部分投资大户提前得知了公司即将停牌的消息,选择在停牌前一天集中跑路。果真如此,在这其中是否涉嫌内幕交易,是值得监管部门调查一下的。”

  易方达“踩雷”损失过亿

  环球网财经记者还关注到,根据保千里发布的2017年三季报披露,截止到2017年9月30日时该公司的前十大股东名单中,还包括了两只公募基金,分别为易方达新常态灵活配置混合型证券投资基金和易方达新丝路灵活配置混合型证券投资基金,其基金管理人均为易方达基金管理公司,而且这两只基金的基金经理均为樊正伟和宗昆。

  上述两只基金分别持有保千里1633.06万股和1577.1万股股份,合计就是大约3200万股保千里股份。在保千里复牌后连续14个跌停、股价累计下跌5.32元/股,将导致上述两只基金累计损失高达1.5亿元以上。

  耐人寻味的是,根据保千里发布的2017年1季报显示,截止到2017年3月31日上述两只基金持有保千里股票数量还分别为1533.06万股和1534.58万股,随后在2017年第二季度均进行加仓,分别买入了100万股和43万股保千里股份。

  但是,保千里早在2016年12月29日就发布了《关于收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调查通知书的公告》,披露了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并提示到“如公司因前述立案调查事项被中国证监会最终认定存在重大信息披露违法行为,公司股票存在可能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及暂停上市的风险”。

  对此,亦有投资者质疑易方达基金管理公司的投资能力:“在2017年第2季度时,保千里存在很大的被认定为违规经营的风险,而这两只基金选择在2017年2季度选择买入该公司股票上百万股,这是一个一直标秉自己是价值投资的机构所应当采取的交易选择吗?”

  此外,环球网财经记者还关注到,重仓保千里的易方达新常态灵活配置混合型证券投资基金,其净值表现(白线部分)在过去一年时间里并不好,净值表现远逊于该基金的比较基准(黄线部分),在该公司业绩比较基准指数已经累计上涨15%的同时,易方达新常态灵活配置混合基金竟然录得了5.02%的亏损。

责编:陈超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