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清水地标性建筑被查封 开发商败诉后车祸身亡

  【环球网 记者 苏建军 陈进】清水强盛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注册资金1000万元,中小规模,但在甘肃清水颇有名气,其开发的清水动漫科技城名流公馆项目(下称名流公馆)名噪一时,25,000多平米的名流公馆项目在一年内完工入住,配套设施完善,当地人曾估算该项目总体营收超过10个亿。但离奇的是,随着该项目的交付,强盛公司却卷入了一场旷日持久的诉讼当中,并在这期间,其公司实际控制人、法人黄德金因车祸身亡。

  昔日同事因巨额借贷对簿公堂

  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黄德金生前系清水强盛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与将其诉上法院的陈恩娟、陈建莺是朋友关系。此前,黄德金便经常以“开发经营房地产业务缺少资金为由,多次向两姐妹借款,累计达946万元,黄德金均出具了书面借条。后经两姐妹多次索要,黄德金拒不偿还,陈恩娟、陈建莺遂提起诉讼。

  陈恩娟在接受环球网采访时称,事情没那么简单。陈恩娟说,“黄德金和我姐姐陈建莺以前都在福建某医院工作,我姐姐和黄德金的老婆是朋友,黄下海经商后经常向我姐姐进行小额的借款,在他开发甘肃省清水县名流公馆前,每次几十万的借款都会很顺利的如期归还本息。但其在开发名流公馆后,黄德金借款就开始出现拖延,直到本金累加到946万元,利息按双方约定每月两分计算累计约400多万时,黄德金便找到我姐姐称资金困难,无法偿付利息,希望能免除利息,只还本金。后经我和姐姐陈恩娟商议,同意了黄德金的请求,于是我们撕掉了旧的欠条,黄德金分别与我和姐姐打了新的欠条(有证人证明,且已在天水中级人民法院备案)。”

  陈建莺补充说,自己本没那么多钱,寄希望于名流公馆卖出后能尽快还款,因此她还向其他朋友借款,来支持黄德金开发。她现在很后悔让妹妹和朋友一起背债。

  2016年1月,迟迟未见还款的陈氏姐妹到清水找到了强盛公司并见到了黄德金,黄德金称,自己还欠甘肃五建公司300万工程款,希望陈氏姐妹能宽限时日,等其还完五建公司的款项后再归还两姐妹借款。陈氏姐妹同意。

  陈恩娟向记者回忆道,“2016年5月份工程就已经完工,当时我们见到名流公馆早已售罄,并且有业主告诉我们姐妹,2016年2月份电影院开业。其商业部分、电玩城、商场等也都早已对外营业,考虑到都是熟人,也不会等太长时间,所以就同意了。”

  但三个月后,情况急转而下,黄德金非但没有还款,甚至还故意躲避陈氏姐妹,无奈2016年6月,陈氏姐妹便将强盛公司告上法庭并申请查封了其名下的多套房产和物业。

  纠纷未完开发商意外身亡

  在陈氏姐妹将强盛公司告上法院1个月(2016年7月)后,强盛公司的另一债主甘肃第五建设集团公司也将其告上了法院,但要求偿还的金额比黄德金告知陈氏姐妹的翻了3倍多。

  “2017年8月28日,甘肃省高级人民法院判黄德金在判决书下来后的15天内执行还款义务并负责诉讼费。我和姐姐9月4日拿到高院的这份判决书,可是4天后,黄德金却突然出了车祸死亡了。当时很多人都认为:这是非‘正常’死亡!”陈恩娟说。

  虽然晚起诉一个月,但甘肃五建却早于陈氏姐妹拿到了法院判决书。鉴于强盛地产实际控制人、法人黄德金因车祸意外身亡,陈氏姐妹和甘肃五建现被拽入“零和博弈”漩涡。

  根据审判书,黄德金陷入946万元民间借贷的同时,还拖欠清水动漫城名流公馆施工方——甘肃第五建设集团公司工程款及保修金等1000多万元。对于民间借贷及拖欠工程款,黄德金与两方各自以部分房产抵押的形式做担保。甘肃五建也于2016年10月轮候查封了上述强盛公司名下的多套房产和物业。

  甘肃五建在2017年7月拿到判决后,由于无法实际执行,又另案起诉,要求法院支持甘肃五建对已查封的强盛公司多套房产和物业有优先受偿权,经过陈氏姐妹几轮申诉,甘肃天水中院和甘肃省高院还是支持了甘肃五建的请求。

  陈氏姐妹对此不服。陈氏姐妹说,“虽然按相关法律规定,工程款享有优先受偿权,但法律也同时规定了享有优先受偿权的时效。第一,甘肃五建承建的名流公馆早在2016年8月就有业主已入住,商业也对外营业了,说明房子早就交工、竣工了。第二,甘肃五建在2017年7月以后才主张优先权。以上两点都说明甘肃五建已丧失了优先权。”

  “最重要的也是我们最想不明白的是,我们的证据通过律师、我们本人也向甘肃省高级人民法院提交了三次,但在开庭时都找不到了。我们怀疑这是有人故意弄丢了我们的证据,这样就会造成我们证据不足而输掉官司。”陈恩娟说。

  环球网财经在向多方采访后,拿到了一份材料显示,名流公馆的招标建设工期为365天,计划竣工期为2016年9月26日。

  此外,环球网财经还拿到的一份《清水县名流公馆工程交付告知书》显示,清水名流公馆已于2016年8月30日交付使用,有的业主在2016年3月份就已经开始装修。

  2016年8月30日,物业公司‘天水金兴’入驻且业主已交物业管理费。

  陈恩娟二人另外提供监控截图也显示,名流公馆2楼电影院部分已于2016年1月12日营业准备完毕,

  多年从事房地产开发纠纷诉讼工作的北京时代九和律师事务所杨静律师在接受环球网财经采访时表示,此案的焦点在于谁先享有优先受偿权。最高法在此问题上有过明确批复,建设工程款有优先受偿权,但同时也限定了有优先受偿权的权益人应在国家有关部门在对工程验收或双方约定交付时间后六个月内提出。并且要在诉讼中提出,要求法院给予支持。本案的甘肃五建公司在诉讼时未提出,而是在 10个月以后提出,我认为它已丧失优先受偿权。

  博弈之后是否可以双赢

  鉴于黄德金已无力还款,天水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7年10月17日依法第一次公开拍卖名流公馆22号等7间商铺及五套房产和二楼动漫城、电影院、地下车库等共计7537.72平米。第一次司法拍卖的起拍价为20,955,900元,评估价值为2993.7万元。但最终流拍。

  2018年1月16日,天水中院举行被查封房产的第二次公开司法拍卖,起拍价为:16,764,720元。

  经环球网查询,清水县隶属甘肃天水市,该县房价4800元左右(楼房价格,前述被查封部分多位商业地产,价格更高)。按照7537.72平方米的建筑面积计算,被拍卖部分房产价值在3675.5万元左右。

  显而易见,上述流拍地产已低于当地市场价的5折。但最终仍流拍。

  名流公馆一层为商铺,二层为动漫城、电影院(已装修),三层为商场,之上是住宅,该楼水、电、暖等设施完善,通风采光条件良好,维护保养良好。按照7537.72平方米建筑面积计算,被查封部分房产价值在3675.5万元左右,足以偿还陈恩娟二人的借贷款及五建公司工程款。

  对此,陈恩娟、陈建莺认为,法院采取的“集中拍卖”导致标的太大,是两次司法拍卖流拍的重要原因。

  对此,有法学人士也建议,如拆分上述拍卖,有可能不但可以息讼宁人,也可以最大化的保全甘肃五建、陈氏姐妹、强盛公司的利益最大化。

  目前陈氏姐妹为争夺“优先受偿权”已向国家最高法提交了再审申请。

  

 

  

责编:田刚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