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李药业多项财务数据矛盾,每日支出会务费近80万原因何在?

  【环球网 记者 陈超 田刚】环球网此前曾发布过《甘李药业带病上市,独立性存疑》一文,指出目前已经通过发审委审核的甘李药业股份有限公司独立董事身份可疑,存在涉嫌同业竞争等问题,而该公司的疑点还不止这些。

  事实上,在本次过会之前,甘李药业的IPO并不为人看好,毕竟这不是甘李药业第一次闯关A股了。据公开资料显示,早在2013年11月甘李药业有7名医药代表因涉嫌商业贿赂被批捕,此案也被列为湖北省重大经济案件之一进行处理,并直接导致甘李药业的首次IPO申请在2014年被证监会终止审查。客观来看,涉嫌商业贿赂一直以来都是医药生产类公司IPO的“拦路虎”,此前就曾有多家公司因涉嫌商业贿赂而止步于发审委。

  甘李药业令人担忧之处就在于,该公司的经营模式很难与商业贿赂进行“隔绝”。根据招股说明书披露,甘李药业一直采用学术推广的方式向医生介绍公司药品,早在2013年该公司的销售费用占到同年营业收入的40%左右,近年来已下降到30%左右,但所占比例仍然非常高;在该公司的销售费用中,会务费一直占据较大金额,仅2017上半年会务费支出就高达1.4亿元,折合每天就支出将近80万元。

  这不禁令人怀疑,每天巨大金额的“会务费”,是不是正常的?最终又流向了哪里?

  不仅如此,甘李药业采购相关数据的问题更加值得关注。根据招股书披露,该公司在2017上半年向前十大供应商采购金额合计为5938.81万元,占同期采购总额的比重为73.26%,由此计算当期采购总额为8106.48万元;而与此同时,现金流量表中的“购买商品、接受劳务支付的现金”同期支出金额则高达1.33亿元,远超过了同期采购总额。在正常的会计核算逻辑下,这就应当对应着甘李药业在2017上半年对外支付的采购款中,包含了大量以前年度形成的债务,进而对应着该公司的应付账款科目余额,在2017上半年出现大额减少。

  但事实上,从资产负债表披露的数据显示,甘李药业2017年上半年末的应付账款余额为2708.78万元,较2016年末的3677.12万元仅同比减少了不足一千万元,根本无法解释同期支付采购现金超过同期采购总额五千万元以上的数据差异。那么这笔金额高达数千万元的付款,资金流向又是哪里?

  甘李药业的采购细节数据疑点还不止在与现金流量的匹配方面。招股书披露,该公司在2016年向供应商“无锡米诺医疗科技有限公司”采购秀霖笔组件1979.21万元,同时向“南皮县健通五金制造有限公司”采购秀霖笔外套764.19万元,也即向这两个供应商采购秀霖笔组件金额合计就高达2700万元以上。

  公开数据显示,甘李药业采购的秀霖笔组件共包括笔芯、笔筒、笔帽这几项,对此招股书披露2016年采购笔芯1002.02万元、采购笔帽374.92万元,除去这两种秀霖笔组件之外,其他组件的采购额就应当是1300万元以上;但是当年并未有其他单项材料采购金额超过374.92万元的项目,这也是存在逻辑性矛盾的地方。

责编:田刚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