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海核电遭质疑连续下跌 大股东质押压力大

  【环球网 记者 苏建军 田刚】台海核电的主营业务为核电装备制造与销售,财务数据披露该公司在2017年实现经营业绩同比增长158.45%,今年1季度净利润也同比增长了13.67%,但是台海核电的主营业务过度依赖于控股股东也备受市场质疑,从台海核电股价二级市场走势来看,在2017年下半年处于明显强势、累计涨幅超过60%,但是进入2018年之后却急转直下,特别是某门户网站在5月28日发布了《台海核电1.5亿诉讼未公告 涉嫌信披违法》等系列文章、质疑该公司存在信披违规等行为之后,台海核电股价于当日快跌停,此后更是一蹶不振、从2017年11月最高时的33元左右,一路下跌到目前不足14元,累计下跌近50%。

  尽管台海核电在5月29日就发布了澄清公告,针对上述质疑文章作出了解释,但是详细分析却可以发现,该公司针对部分质疑的解释尚存在不合理之处、令人心生疑惑。或许这也是该公司澄清公告并未能“挽救”其股价表现的根本原因。

  澄清公告难以自圆其说

  例如,前述质疑文章中指出,台海核电所披露的大额关联销售合同信息中,涉及到“10.74亿元关联交易并未实现现金收入和应收账款”。对此台海核电在澄清公告中解释道:上述关联交易合同标的金额较大,且系政府和有关单位的重大工程项目,至2017年末该等项目尚未达到付款节点,公司已按照建造合同准则在存货科目中列示尚未结算的建造合同下形成的资产。

  同时,台海核电在回复环球网采访时再次强调:“该项目在2017年底尚未进行结算,确认的收入作为已完工未结算资产在存货中列报。在达到收入确认节点之前不作为应收账款等科目核算。”

  但是,台海核电的解释显然违背了会计准则规定,根据会计核算原理,确认营业收入、贷记“主营业务收入”的同时,也需要借记对应的资产科目,如果不是直接收到现金、银行汇款,就必然会体现在应收票据、应收账款、长期应收款等债权类会计科目当中;如果像台海核电所述“在达到收入确认节点之前不作为应收账款等科目核算”,那么在复式记账的条件下、在贷记“主营业务收入”科目的同时,又将在哪个对应会计科目进行核算呢?这实在令人匪夷所思,是台海核电的财务部门真不懂会计准则,还是在装糊涂?

  从最终财务数据来看,台海核电2017年末的上述科目往来款科目余额中均不足以包含12.56亿元的含税收入金额;同时,关联方应收应付项目信息披露当中,也不存在对于台海集团的应收款项余额。这就不得不令人怀疑,台海核电确认的“10.74亿元关联交易”收入真实性,仍然存在很大疑点。

  再例如质疑文章中提出,台海核在今年1月6日披露的《关于2017年度签署重大合同暨关联交易的公告》中涉及到的“金额不超过365000万元”的关联销售合同,与该公司在2017年就确认收入的12.56亿元关联销售业务,对应的具体产品均为容器锻件。对此台海核电认为,12.56亿元关联交易归属于公司与台海集团签署的36.8亿元合同,且2017年度公司与台海集团签订的相关合同已经有关部门批准。

  但是问题也随之而来:根据台海核电在2018年1月6日发布的《关于2017年度签署重大合同暨关联交易的公告》中披露,台海集团“拟”向公司一级全资子公司烟台台海玛努尔核电设备有限公司采购容器锻件等产品,也即在信息披露日(2018年1月6日),此项36.8亿元合同还未正式签署;但是此项合同中包含的12.56亿元关联交易则已于2017年确认营业收入。因此这非常令人怀疑,台海核电与控股股东签署36.8亿元合同的事项,本质上是“实际发生、后补合同”的行为。

  针对此项问题,台海核电在回复中亦表示:“上述合同已经公司董事会同意并经股东大会审议通过”且“上述事项实际2017年度发生”,这进一步印证了环球网财经的判断。

  综合上述分析,尽管台海核电已经针对前述质疑文章发布了澄清公告,但是针对诸多问题仍然难以释清,公司的大额关联交易仍然疑云密布。更何况,除了上述质疑之外,关于台海核电此前发布的财务报告也存在不少疑点。

  多项数据矛盾存在重大疑点

  首先,台海核电2017年确认的、向台海集团销售10.74亿元,属于后来披露的36.8亿元关联销售合同中的一部分,也即这笔10.74亿元销售额对应容器锻件等产品。但是2017年报第16页披露的营业收入构成-分产品信息,全年“容器类设备及锻件”类产品销售额只有7.99亿元,显著低于该公司同年向台海集团销售容器锻件金额,存在明显的前后矛盾。

  对此,台海核电在回复中表示:“(年报中)容器锻件等产品不仅包含容器锻件产品”,也即年报中披露的“容器类设备及锻件”类产品销售额,还应当较当年确认的、向台海集团销售“容器锻件” 10.74亿元的金额更高才对。这也进一步印证了该公司所披露关联交易金额,与2017年年报营业收入类型划分存在明显的前后矛盾。

  其次,根据2017年年报披露,台海核电当年向前五大供应商采购金额为4.49亿元,占比为48.44%,对应全年采购总额约为9亿元;但是同年台海核电存货余额增加了11亿元以上、结转主营业务成本7.92亿元,合计达19亿元左右、相比同年采购总额多出了10亿元。

  尽管在存货及成本结转中不仅包含采购来的材料,还涉及到制造费用、人工费用等成本项目,但是以台海核电全年人力成本支出仅为1.4亿元、固定资产全年折旧金额仅为1.48亿元的人力资源和生产资产规模,并不足以产生高达10亿元的制造费用和人工费用。

  也即在合理条件下,台海核电所披露的2017年度原材料消耗及库存增加规模,已经显著超过同期的采购规模,并不符合正常的财务逻辑,非常令人怀疑该公司隐瞒了其采购金额。

  股价连续下跌的质押危机

  如前文所述,自2017年11月的股价高点计算,时至目前台海核电股价已经累计下跌将近50%,这也给其控股股东台海集团的股票质押带来了沉重压力。

  根据台海核电在今年5月16日发布的《关于控股股东部分股份质押的公告》,截至当时台海集团“累计质押数量为342140000股,占其所持有的公司股份总数的90.6258%”,而当时公司股价近25元。以此计算,截至目前台海核电已经累计下跌了40%以上,这非常令人担忧,台海集团对外质押的股份是否已经触及了警戒线、甚至是平仓线?

  伴随着今年以来证券市场整体的持续下跌,大股东质押爆仓危机屡屡在A股上市公司中发生,多家公司不得不采取停牌的方式自救,甚至亦有被强势平仓并引发股价大幅下跌的案例。深陷财务质疑且股价也连续下跌的台海核电,在控股股东累计质押率已经高达90%的的条件下,是否也将面临平仓压力?

责编:田刚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