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金农商银行不良贷款藏玄机,向多家“老赖”发贷款

  此前环球网财经频道曾发布原创文章《紫金农商银行的子银行深陷关联方“雷区”》,分析指出江苏紫金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的控股子公司“江苏高淳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存在被股东“绑架”的风险。事实上,紫金农商银行的IPO申请早已于6月份就已经通过了证监会发审委的审核,但是时至今日已经过去了2个月时间,该公司仍然未能获得IPO批准文件,监管部门在担心什么?投资者在担心什么?

  对于银行而言,不良贷款始终是一个饶不开的“坎”,不良贷款认定是否严格、是否充分,都直接关系到银行的资产质量和经营风险。而就紫金农商银行的不良贷款构成来看,其中针对部分客户的不良率认定,却存在很大漏洞。

  根据招股书披露的“批发零售业贷款前十大客户还款情况”,其中涉及金额排名第10位的客户为“江苏金翔石油化工有限公司”、余额为1.58亿元,招股书还备注该客户的贷款属于 “借新还旧、展期贷款,正常付息”。据公开信息显示,“江苏金翔石油化工有限公司”于2017年被南京市江宁区人民法院人公示为失信人、也即俗称的“老赖”,2018年又两次被栖霞区人民法院公示为失信人,而紫金农商银行针对该客户的贷款并未认定为不良贷款。

  此外,紫金农商银行针对不良贷款的分类也有过于宽松之嫌,同时,该银行向多家自身资信条件严重不足的“老赖”客户发放巨额贷款,也令人怀疑该银行的风控流于形式。

  例如贷款客户“南京迅敏汽车销售有限公司”,根据紫金农商银行招股说明书披露,这家客户以5852万元的贷款余额,被列为紫金农商银行的“十大不良贷款借款人”名单中,银行方面将此笔贷款归类为“次级”,这是不良贷款分类中的最优级别,对应拨备率仅为40%。

  但根据公开信息显示,“南京迅敏汽车销售有限公司”在2018年发生了8起被法院强制执行,并被秦淮区人民法院3次公示为失信人。这很令人怀疑这家贷款客户的经营已经严重恶化,在此基础上紫金农商银行对其贷款认定为“次级”是否过于宽松?

  不仅如此,根据工商年检资料显示,“南京迅敏汽车销售有限公司”成立于2015年12月,注册资本仅为500万元,且截止到2017年末该公司社保缴纳信息人数为零,而紫金农商银行向这样一家体量的公司发放5000万元以上贷款,风控标准是否被严格执行?

  

  更何况,存在问题的还不只限于“南京迅敏汽车销售有限公司”这一家贷款客户。招股书披露的“十大不良贷款借款人未偿还金额情况”中,涉及金额排名第二位的“南京元通置业有限公司”,截止2017年上半年末紫金农商银行对其贷款余额高达4495万元,被认定为“可疑”分类。根据公开资料显示,这家公司早在2015年就多次被江宁区、鼓楼区人民法院认定为失信人,而紫金农商银行在2016年12月发布的招股书第364页披露,当时对“南京元通置业有限公司”的4495万元不良贷款认定还仅为“次级”分类。

  再如“十大不良贷款借款人未偿还金额情况”中金额排名第三位的“南京弘益油脂有限公司” ,截止2017年上半年末紫金农商银行对其贷款余额高达2310万元,也被认定为“可疑”分类。公开资料显示,该公司注册资本仅为100万元,且截止到2017年末该公司社保缴纳信息人数仅为1人。

  

  “十大不良贷款借款人未偿还金额情况”中,涉及金额第4位的“江苏飞雄物流有限公司” ,截止2017年上半年末紫金农商银行对其贷款余额高达2300万元,被认定为“可疑”分类。根据公开信息显示,“江苏飞雄物流有限公司”法人代表为武鹏辉,现已更名为“江苏鹏程物流有限公司”;而与此同时,武鹏辉之亲属武兆云还设立了“南京飞雄海运有限公司”,并基于这家公司在2018年5月重新成立了一家“江苏飞雄国际物流有限公司”。这更加令人怀疑紫金农商银行是否遭遇了“假破产、真逃债”的贷款诈骗,则该银行的风险控制是否得到了有效执行?在紫金农商银行的资产构成中,还潜藏着多少未爆出的“雷”?

责编:田刚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