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银行不良认定过松 重组贷款“雷区”存隐忧

  【环球网 记者 陈超 田刚】成都银行是四川省首家城市商业银行,于今年2月登陆上交所,该公司在上市后连续走出5个涨停板并创下了16.18元的最高价,但随后股价便一路下滑,截至目前已经跌破9元,令追高买入的投资者深套其中;与此同时,成都银行还在8月8日公告了董事长李捷先生的辞任公告,在公司刚刚上市便主动请辞,也为成都银行蒙上了一层阴影。更何况,多项数据指向成都银行的资产质量并非像看上去的那样美,隐藏在一季度净利润同比20%增长抢眼数据背后,是否也存在未爆之雷?

  逾期90天以上贷款不良认定过于宽松

  近日评级机构中诚信于中国债券信息网发布公告大幅降低了贵阳农商行的信用等级,根据评级报告公布,贵阳农商行将逾期90天以上贷款全部纳入不良计算,导致该行2017年不良贷款激增、不良贷款率从2016年末的4.13%增至2017年末19.54%,进而导致资本充足率则从11.77%降至0.91%、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则降至-1.41%,由此也引发了市场对于农商行贷款风控的高度关注。

  关于逾期90天以上贷款纳入不良的计算比例,成都银行也并不乐观。根据WIND数据显示,成都银行截止到2017年末逾期90天至1年贷款余额为13.06亿元、逾期1年至3年贷款余额为17.5亿元、逾期3年以上贷款余额为2.38亿元,合计逾期90天以上贷款合计将近33亿元;而在此基础上,当年末成都银行认定的不良贷款总额仅为26亿元左右,仅相当于逾期90天以上贷款余额的80%以下。

  即便是在成都银行最新发布的2018年半年报中,该行的逾期90天以上贷款余额仍然高达33亿元,且逾期3年以上贷款金额较上年末大幅增加了80%以上,对应着成都银行贷款逾期情况继续恶化;但该行认定的不良贷款余额却只有26亿元,其中损失类贷款余额还较上年末略有下降。

  根据银保监会的最新监管标准,商业银行需将逾期90天以上贷款全部计入不良,这意味着成都银行至少还将增加确认7亿元的不良贷款,这令市场担忧是否会对成都银行的不良贷款率构成较大压力。对此,成都银行称未来将“分步将逾期90天以上的贷款计入不良贷款”并“加大拨备计提以提高本行的风险的抵补能力”,这也就意味着成都银行不良贷款对利润的影响才刚刚开始显现。

  重组贷款或“埋雷”

  成都银行的贷款类资产细节数据,也同样不容乐观,这突出体现在重组类贷款的认定方面。

  根据成都银行上市前发布的招股说明书以及2017年年报披露,该公司的重组贷款余额在2015年到2017年分别为8.61亿元、23.4亿元和25.65亿元,增幅明显。而与此同时,其他大型股份制银行的重组贷款则在2017年多出现了下降,如兴业银行重组贷款余额从2016年的390亿元减少到2017年的342亿元。

  根据相关信息披露,“重组贷款主要包括由于借款企业财务状况恶化,或无力还款而对借款企业做出减让安排的资产重组类贷款,以及针对尚在经营且具备一定现金流的借款企业,在不弱化担保的前提下,发放的借新还旧贷款”,也即重组贷款中包含的“资产重组类贷款”对应客户存在“财务状况恶化,或无力还款”。

  根据招股说明书披露,截止到2017年上半年末成都银行的“资产重组类贷款”余额为3.06亿元,而在2015年末时还仅为5万元,可见在2016年和2017年中成都银行的贷款客户中涌现出了大量“财务状况恶化、无力还款”的客户。但截止到2017年末,成都银行对25.65亿元的重组贷款认定的“不良贷款为0.83亿元”,对应重组贷款不良率仅为3.24%,这同样令人怀疑成都银行对于重组贷款中的不良认定是否过于宽松。

  控股公司风险浮现

  成都银行更大的风险或许还并不是在母公司的资产构成中,在招股说明书和公司年报当中无需进行详细披露的控股村镇银行,其真实经营背景才更加令人担忧。

  根据公开信息披露,成都银行控股的“江苏宝应锦程村镇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其股东中包括了“江苏天宇建设集团有限公司”、“扬州华金制品有限公司”、“江苏宝洁隆电磁线有限公司”、“南阳工贸(扬州)有限公司”等。其中“江苏天宇建设集团有限公司”是最高人民法院公示的失信公司,也即俗称的“老赖”,且在2017年和2018年就存在多达近50次被法院强制执行,这也令人担忧会给“江苏宝应锦程村镇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带来风险。

  对此,成都银行认为:“江苏天宇建设集团系全县最大的建筑企业,目前该公司经营正常,相关诉讼案件也在逐渐解决。”但是从目前已发生的农商行危机案例来看,如近期不良率飙升到20%的河南修武农商行,等均与其参股股东沦为“老赖”存在关联。同时,成都银行在给环球网财经的回复中表示“经当地政府、金融办的推荐,经我行审查以及监管机构的审核,选择了上述5家企业参股共同发起成立了江苏宝应锦程村镇银行”,在这背后是否有“拉郎配”之嫌?

  从投资的子银行实际经营效果来看,根据成都银行发布的2018年一季报,合并口径下净利润为10.31亿元,少数股东损益则为-36.4万元,而2017年的少数股东损益则为424.3万元;利润总额同比3.62%的条件下,归属于母公司股东净利润同比增长了20.45%。少数股东损益出现数十万元亏损,直接指向成都银行的控股公司出现了合计亏损,这也从数据印证了成都银行的控股村镇银行经营效益出现了大幅下滑。

责编:田刚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