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交建核心高管是如何实现低价入股的?

  【环球网 记者 陈超 田刚】新疆交通建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拥有公路工程施工总承包一级、市政公用工程施工总承包一级、水利水电工程施工总承包三级、铁路工程施工总承包三级等资质,是新疆省最大的工程施工行业公司,财务数据显示,该公司在2015年净利润同比增速高达113.22%,而在2016年的净利润同比增速则快速下滑到-0.73%,可见该公司的盈利成长性波动很大。

  抛开财务数据本身,新疆交建的股本演变才更加引人关注。

  在2013年之前,新疆交建还是国有独资公司,唯一的股东为新疆国资委。随后,该公司在2013年5月以“优化公司股权结构、激励管理层及核心技术人员”为目的,引入新业投资和沈金生等 14 名公司主要管理人员入股,将注册资本从此前的30000万元增加到34000万元,公司也由此变为国有控股公司。当时的增资价格为1.3元/股,这是参照了“以2012 年5月31日为评估基准日, 交建有限注册资本30000万元,净资产评估值为37752.24万元,据此,交建有限每股净资产为1.26元”的基准。

  这看起来“有理有据”,但其实计算方法很有问题。

  首先,根据新疆交建发布的历年财务数据显示,截止到2012年末新疆交建的实收资本并非是30000元,而仅为18005.07万元;直到2013年5月才通过国有划拨土地作价出资入股、划拨昌吉州公路桥梁公司股权作价出资入股、以及货币资金的方式增资11994.93万元,增加到30000万元。

  然而作为高管人员入股的定价依据,即2012 年5月的评估报告中,却已经将新疆交建的注册资本列为30000万元。而且,从新疆交建公布的财务数据来看,2012年6月末账面净资产为33194.2万元,由此推算评估机构并未考虑到后来获得的11994.93万元“补足”注册资本对应的资产。

  综合上述分析,新疆交建在2013年5月引入高管人员入股时的评估依据,很可能存在漏记资产、虚估时候资本,最终导致针对该公司2012年5月末每股价值的评估严重偏低。

  不仅如此,新疆交建在2013年5月实施增资过程中,新疆国资委“缴足剩余11994.93万元的出资额”,从当时的会计处理来看,这部分增资并未包含计入到资本公积的部分,也即是按照1元/注册资本的价格确认增资。考虑到本次增资是由新疆国资委实施,这不会涉及到国有资产流失;但是从最终结果来看,这一次增资,稀释了新疆交建的每股净资产,这也导致随后紧随其后的高管人员入股参照的每股净资产,较此前大幅减少、大幅降低高管入股成本。

  从客观数据来看,新疆交建公布的2012年到2015年末每股净资产分别为1.95元、1.34元、1.46元和2.07元,在高管人员入股的2013年恰好是新疆交建每股净资产最低的时候。再加之评估机构所做出的2012年5月末的、存在重大瑕疵的评估结论,这如何不令人怀疑,新疆交建通过财务操纵方式,为高管人员入股创造更低的入股价格条件,进而导致国有资产流失?

责编:田刚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