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山金马前身曾遭国际诉讼 产销数据存重大矛盾

2018-09-27 08:37 环球网

  【环球网 记者 陈超 田刚】中山市金马科技娱乐设备股份有限公司的主要产品为大型游乐设施,包括滑行车类游乐设施、飞行塔类游乐设施、观览车类游乐设施、转马类游乐设施、自控飞机类游乐设施及其他各类游乐设施,该公司目前已经通过了证监会发审委的审核。单从财务数据来看,中山金马在经过2013年到2015年的销售高速增长之后,从2016年开始销售增长已陷入困顿,2016年和2017年收入同比增速分别为-1.32和1.84%,这位该公司上市后的业绩表现蒙上了一层阴云。

  在业绩数据之外,回顾中山金马的初始设立过程,才是该公司最大的“看点”。

  根据招股书披露,中山金马的主营业务原本是承接于“中山市金马游艺机有限公司”,但由于“中山市金马游艺机有限公司”在2011年遭赞培拉指控,起诉该公司试图在美国销售 5 款“仿冒”赞培拉设备的产品;随后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将业务从“中山市金马游艺机有限公司”全部转移至中山金马,运用“移花接木”的手段成功躲开了这场诉讼的影响,只留下空壳公司“中山市金马游艺机有限公司”来应对这场国际官司。

  

 

  从一个细节可以看出,2011年中山金马实际控制人从从“中山市金马游艺机有限公司”剥离其业务的仓皇心态:根据招股说明书披露,在销售业务转移之后两年,也即2013年底,中山金马才陆续完成了从“中山市金马游艺机有限公司”收购生产所需土地、厂房等。同时,中山金马收购的位于“中山市火炬开 发区沿江东三 路 5 号地块”的56505.40 平方米土地使用权,评估价仅为2601万元、折合每平米仅为460元,并无偿受让了金马游艺机所拥有的6项专利。上述关联交易也令人怀疑,中山金马是在低价侵吞“中山市金马游艺机有限公司”的核心资产,并使其迅速成为毫无价值的空壳,以逃脱国际诉讼败诉所可能导致的赔偿义务。

  但是这一事件对于中山金马而言也并非毫无影响,该公司在招股书中针对“关联方诉讼导致公司部分现有产品无法进入美国市场”作出了风险提示,不仅如此,事实上时至今日中山金马仍然与“中山市金马游艺机有限公司”有着撇不清的关系。

  中山金马曾于2016年申请IPO但被否决,原因之一为申报上市前关联交易激增,体现在与关联方“古镇云顶星河”和“长沙云顶星河”方面,这两家关联方的最终受益人均与中山金马大范围重叠,2015年和2016年上半年的销售金额分别高达3621.23万元和2987.18万元,占同期营业收入的比重分别达7.31%和11.81%。

  在本次申请上市过程中,“古镇云顶星河”已经不作为中山金马的关联方,原因是其股东已将“古镇云顶星河”股权在2017年4月(即本次申报IPO前夕)转让予“中山市大信新都汇商业投资有限公司”。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中山市大信新都汇商业投资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为张开成,而此人同时仍然是中山金马的前身——“中山市金马游艺机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且“中山市金马游艺机有限公司”目前仍、由中山金马实际控制人邓志毅参股10%、并担任董事长总经理的关联方,且中山金马董事总经理刘喜旺、董事副总经理李勇等人也兼任“中山市金马游艺机有限公司”董事。

  由此推断,“中山市金马游艺机有限公司”仍然处于中山金马实际控制人的严密操控之下,成为向中山金马输送优质资产、承接问题资产的“保护伞”,成为力保中山金马上市的“护身符”。

  此外,中山金马的财务数据也存在很大疑点。根据招股书披露,中山金马的“滑行车类游乐设施”产品在2015年的产销量分别为41台和50台,2016年产销率均为38台,2017年产销量分别为29台和35台,可见这对应着在最近三年中“滑行车类游乐设施”产品总体销量超过产量达15台。

  如果这一数据是真实的,就意味着中山金马在2015年初的时候至少拥有15台“滑行车类游乐设施”产成品库存,以此项产品单台200万元以上的制造成本计算,15台“滑行车类游乐设施”产成品就价值三千万元以上。

  但是从财务数据来看,中山金马在2015年初的产成品存货余额总共只有432.25万元,这显然无法涵盖年初的时候至少拥有15台“滑行车类游乐设施”,这也就意味着中山金马的存货数据,与招股书披露的产销数据之间存在显著矛盾、非常值得怀疑。

  

责编:田刚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