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约恐难完成质量遭到质疑 “中国版特斯拉”交付之痛

2018-09-30 16:07 环球网 陈超

  【环球网 记者 陈超 】北京时间9月12日晚,成立四年的新造车企业——蔚来汽车在美国纽交所挂牌上市,发行价格为6.26美元,融资额为10亿美元,估值约为64亿美元。至此,蔚来汽车成为中国电动车赴美上市第一股,也是中国互联网造车第一股。然而,从蔚来汽车股价表现来看,上市次日股价短暂冲高后,便一路下滑,截至目前已跌至7美元左右,较该公司6.26美元的IPO发行价缩减至10%左右。

  从一开始,蔚来汽车就有着中国版特斯拉的说法,蔚来的许多策略方针与特斯拉也是如出一辙。虽然创始人李斌极力否认这一说法,但是蔚来汽车仍然和特斯拉一样,在产能和盈利问题上亟待解决。此外,第二家工厂迟迟未动工,造车工艺复杂,庞大的运营费用等问题困扰着蔚来汽车。

  蔚来汽车将以何种营销模式、第二家工厂何时动工、产量为何达不到预期?就此问题,环球网财经曾书面致函蔚来汽车,但该公司以“处于上市缄默期”为由,未予正面回应。 

  不着急完成赌约的蔚来汽车

  今年7月,小鹏汽车的创始人何小鹏曾在发布朋友圈称“今年没有人可以交付10000辆”。很快蔚来汽车创始人、董事长兼CEO李斌在深圳NioHouse开业仪式上,隔空表示:“今年蔚来如果不能交付10000辆车,赔你一辆蔚来ES8。”只是蔚来汽车的表现不尽人如意,今年5至7月的3个月内,蔚来ES8生产数量为1331辆。预计完成的一万辆生产目标恐难完成,这点和马斯克先前保证量产的Model 3或从1月推迟到明年4、5月有些相似。

  蔚来汽车和国内其他新能源汽车一样,对原有的生产线进行改造升级,使用熟练的工人来降低成本,将更多的预算投入到研发、市场营销和用户服务,这种代工模式在国内极为普遍。该模式最大优势是让像蔚来汽车这样没有生产资质,却又具备研发能力的初创车企存活下来,同时还能解决各个新能源车企业造车经验不足、减少初期投入等问题。虽然蔚来汽车声称与江淮属于合作关系而非代工,但蔚来汽车没有属于自己的造车工厂是不争的事实。

  以目前的速度,蔚来汽车很能在年底完成一万辆的交付任务,但蔚来汽车方面似乎并不着急。如今年年初,广汽集团与蔚来汽车签署战略合作,合作涉及研发、销售及服务,并未提及生成环节。2月,蔚来汽车方面公布在上海嘉定区外岗镇,将建蔚来汽车的第二工厂。但蔚来汽车并未对外公布投资以及相关的产能信息。直至9月,这座工厂尚未动工。

  目前蔚来汽车方面没有公布更多制造合作伙伴名单,可以预计产能爬坡问题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不会解决。

  此外,外界对蔚来汽车和江淮的合作产生质疑,对此李斌回应称,蔚来汽车研发的水准、零部件体系、制造工厂的设备和整个工艺都是世界级的,拥有做高端车的丰富经验。李斌认为富士康可以同时生产小米手机和苹果手机,换位思考江淮能生产出合格的蔚来汽车。

  然而在首批车辆交付之后,有关车辆行驶品质以及稳定性的问题,就引起网友们的关注。9月29日下午,据新浪微博高级运营经理胡亚东发微博爆料,自己的未来ES8车机系统出现了死机,车辆还能开,但行车系统加不上电,全车系统启动不了。按照客服给的方式,重启了还是加不了电。

  有网友调侃称:“这稳定性不是工业级的,是游戏级的。”

  此次发生故障车辆时间,是胡亚东刚提车第四天,他在评论区表示是拿生命在测试。不过,在在车机系统死机故障发生两个小时后,蔚来汽车派来了移动技师,把保险拔掉又插上,重启车辆后,目前系统已经恢复正常。但胡亚东再次发微博称,死机黑屏修好后,测试SE8的续航能力约为200多公里,并且尝试了三个国网充电桩都没能冲进点。而李斌事后回应称,蔚来汽车的综合路况350公里没有问题,200公里是身为新手的胡亚东比较激动导致电量消耗过快。

  微博截图

  而就在不久前,汽车大V“38号美系性能控”发布发布了《带你全面了解真实的蔚来ES8(文字版)》,内容称“蔚来ES8在驾驶性方面的完成度低于目前市面上几乎一切车型,别管电动车还是燃油车,或者可以说是没调教匹配完就匆匆上市了,是一台半成品。”

  他表示,从目前来看,蔚来ES8虽然被交付到用户手中了,但是目前的完成度非常低,低到什么程度呢?从之前评价机械素质方面已经举例了大量问题皆属于行业罕见的未完工就上市的典型。

  微博原文截图

  高端路线成为产能的绊脚石

  蔚来量产车型ES8的车身有97%是铝合金打造,国内行业几乎没有第二家采用这种方案的汽车厂。铝合金由于材质轻,相比传统的钢材质车身,能大幅降低车身重量,提升动力表现和操控表现,从而来到更好的驾驶体验。然而高强度铝合金价格不菲,相比传统钢材它在制造和维修方面的成本要更高一些。因此,目前全铝车身更多地出现在如宝马5系、奥迪A8、凯迪拉克CT6、捷豹XJ、路虎揽胜等相对售价较高的车型上。

  铝合金不单单是材料采购成本高,在汽车生产制造环节也更复杂,一方面纯铝合金本身的价格较高,另一方面是加工工艺比较复杂,铝合金在融化焊接过程中氧化铝不溶阻碍填充金属润湿,会形成裂缝,需要通过搅拌摩擦焊接及激光熔纤焊等技术实现。而在不适合焊接的地方需要用到柳接和粘合剂连接。由于铝合金本身的材料特性,为保证足够的强度,在白车身拼装环节它需要多种不同的铆接和焊接工艺,提高了加工成本和时间。据了解,特斯拉MODEL 3已经放弃了全铝合金打造车身的设计。有业内人指出,江淮缺少全铝车身经验,存在交稿的延期交付风险。从数据上能看出江淮的主业不是生产新能源车,2017年江淮共卖出28263辆新能源车,在行业内排名并不靠前。

  此外,蔚来汽车的电池是可拆装更换充电,这个“创新”大大增加了工艺流程。电池包被固定在整个车的最底部,安装电池的工序也排在了所有流程的最后面,在此期间汽车需要吊在空中直至完工,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蔚来汽车的生产难度。

  值得注意的是,蔚来汽的换电站能在三分钟内机械自动完成整个电池的更换工作,相较于站桩充电,无疑更加省事。不过,业内并不看好这种充电模式。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新能源汽车从业人士认为,普通的充电模式已经可以满足新能源车的使用需求,如果采用更换电池模式,新旧电池会存在差异,车主是否能接受新车使用旧电池有待考证。而随着电池使用次数频繁,能否保证电池的接触良好、使用期限够长、换电后性能保持一致,值得商榷。

  此前特斯拉方面也曾公布过换电方案,但因成本过高且效率太低,并没有得到普及应用。

  直营模式或许并不省钱

  “直营模式”如今成了特斯拉的标签之一。与传统汽车厂商选择4S店代理商进行销售的模式最大的不同之处,特斯拉亲自建立并管理各地的服务及体验中心,提供“一条龙”服务。特斯拉在中国设立的体验店和展厅以及服务中心,都选在了城市的核心商业圈。然而直至目前,在特斯拉的门店几乎覆盖了核心消费群体,仍然无法扭转持续亏损和现金流不足的状况。

  同样是互联网造车的蔚来汽车选择了相同的道路。蔚来在北京、上海、广州、南京、杭州等6个城市开设了8家NIO House,几乎都位于该城市的繁华地带。据搜狐汽车报道称,蔚来汽车东方广场体验中心的年租金约为7000万-8000万人民币。由此不难看出,蔚来汽车在核心商业区建立体验店和展示厅是耗费重资产打造的用户体验场景。一位汽车销售行业人士告诉环球网财经,“直营模式有利有弊,利在于可以贯彻品牌调性,维持品牌主张,并保证蔚来体验店的服务质量与水平。但弊端在于成本太高,无法做大规模,而且无法均摊风险。”

  作为一家新成立的新能源汽车公司,学习特斯拉在市中心建立体验店是否是正确的营销策略尚无法验证。但这一做法确确实实在耗费蔚来大笔资金,而蔚来汽车的充电桩、换电站、造车厂等等一系列项目都需要花费巨额的资金来打造,可以预见蔚来汽车的烧钱之路远没到头。

责编:王晓飞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