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将坚瑞沃能推向亏损深渊

2019-03-01 13:42 环球网

  【环球网  记者 刘晓旭】坚瑞沃能(300116),一度被冠以A股“锂电巨头”,号称中国本土排名前三的动力电池生产厂商,但仅仅在转型一年之后,就风光不再,在2017年度就已出现了业绩“大变脸”。进入2018年,更是不断爆雷,债务危机、开工率不足,诉讼、业绩严重亏损等风险不断袭来。2018年具体亏损数据,等到2019年4月26日该公司公布完2018年报后也将尘埃落定。

  环球网财经了解到,正是由于巨额债务危机,该公司将可能面临更严重的生存危险。坚瑞沃能证券部相关人士在接受环球网采访时坦言:“目前公司开工率不足,大量员工辞职流失,公司目前最紧要的是解决债务危机。就是因为有风险,事情重大,因此公司不断地公告提示,公司有可能面临暂停上市的风险。”

  坚瑞沃能业绩“大变脸”

  坚瑞沃能,自2010年9月2日登陆创业板,原是一家消防器材公司。上市以来,公司经营规模一直不大,营业收入不足5亿元。在2016年,国内新能源汽车行业突飞猛进之时,坚瑞消防以4.6倍的溢价、52亿元的价格收购沃特玛,后更名为坚瑞沃能,实现从消防行业到新能源电池行业的转型,跻身成为行业“明星”。

  故事恰恰在此发生了转折,仅仅一年后便风光不再。坚瑞沃能便公告称因受国家新能源产业政策补贴调整、子公司沃特玛业务扩张增速过快、应收账款回款较慢,资金链紧张等综合因素的影响,造成子公司沃特玛净利润未达预期,因而在2017年出现业绩“大变脸”。其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36.84亿元,下滑幅度高达965.92%。公司在2017年年报中提到,尽管沃特玛下游客户多为国内知名的整车厂商,资金实力雄厚,信用情况良好,但回款情况并不好,下游客户出现现金流紧张而支付困难的情形,将会对公司产生应收账款无法回款的风险。

  危机开始延续。在2018年11月3日,坚瑞沃能首次发布了《关于股票被存在暂停上市风险的提示性公告》,文中提到的深陷债务危机、面临经营困难、债务逾期、银行账户被冻结、资产被查封等关键词,道尽了坚瑞沃能及其核心子公司沃特玛面对的危局。

  从坚瑞沃能在2019年2月22日最新发布的暂停上市风险公告中就提及到:“自2018年初以来爆发债务危机,公司受到债务危机的持续影响,面临严峻的经营困难:公司收入大幅下滑,应收账款规模巨大,坏账减值准备及资产减值准备计提金额加大。同时大规模债务逾期致使公司及子公司深圳市沃特玛电池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沃特玛”)大量银行账户被冻结,大量经营性资产被查封,人员流失严重,生产经营受到严重影响。经财务部门初步测算,2018年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亏损50亿元至54.50亿元,基于上述测算,公司预计年末净资产可能为-13.60亿元至-9.10亿元。如决算后公司2018年末净资产为负,深交所可以决定暂停公司股票上市”。

  仅隔6天之后,在2月28日,坚瑞沃能在发布的2018年度业绩快报及修正公告中又将净利润由原来亏损50亿元至54.50亿元数据,修改为亏损38.16亿元,同比变动幅度为-3.58%。其余重点数据也予以公布:营业总收入39.06亿元,同比变动幅度为-59.56%;营业利润为-43.68亿元,同比变动幅度为-20.11%;利润总额为-33.76亿元,比上年同期亏损减少7.73%;总资产为175.64亿元,同比变动幅度为-40.52%;净资产为3.64亿元,同比变动幅度为-91.20%。基本每股收益为-1.57元。

  在2月27日当天,创业板公司管理部也立即对坚瑞沃能下发了关注函,其中就提及到详细说明公司未在业绩预告而在业绩快报及修正公告中将上述10.12亿元业绩补偿计入2018年度的具体原因、对应依据及合理性等5项事项。

  事实上,坚瑞沃能证券部人士在提到目前公司的经营情况时,也很是无奈:“因为资金紧张,自2018年春节后至目前一直开工率不足,所以必然影响业绩。自2018年3月份开始,资金链紧张、公司银行账户被冻结、债务重组进展、控股股东股份被司法冻结及固定资产被查封的进展、关于公司及全资子公司新增诉讼、仲裁事项及前期诉讼事项进展等公告接连不断。目前子公司深圳市沃特玛电池有限公司大量银行账户被冻结,大量经营性资产被查封,人员流失严重,生产经营受到严重影响。”该人士表示。

  压跨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坚瑞沃能工作人员也向环球网记者坦言:“公司原来太激进,而电池行业对资金要求很高。先要大量砸钱,而回报却很慢。目前公司资金链断裂,子公司沃特玛整体开工率较低,导致部分设备闲置。也正是子公司沃特玛,承担了很多担保,所以导致资金链断裂。”

  这也成为压跨坚瑞沃能的最后一根稻草。

  环球网财经查阅相关资料,自2018年4月后,坚瑞沃能债务危机公开化后,上市公司已深陷流动性危机。从坚瑞沃能2月14日公告来看,受债务危机的影响导致企业多数银行账户被冻结,大量经营性资产被查封。截止目前,公司累计被冻结银行账户107个,涉及冻结金额共计9136.78万元。固定资产累计被查封的价值约126923.71万元(不含暂无法估值的64辆大型汽车及4辆小型汽车),另外沃特玛8350万元的债权被冻结。

  坚瑞沃能目前也是官司缠身。其2019年1月7日公告的诉讼、仲裁事项公告表示:“截至目前,公司、子公司沃特玛及其下属子公司涉及诉讼案件累计213件,涉诉金额共计约41.07亿元,其中已判决金额约8.37亿元。涉诉事由主要为:票据付款请求权纠纷、票据追索权纠纷、买卖合同纠纷、服务合同纠纷、金融借款合同纠纷、劳动纠纷等。”

  接踵而来的还有法院的文书。在2月22日,陕西省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发布了华夏银行(600015)与上市公司坚瑞沃能的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执行裁定书:告知,截止2018年4月9日因欠华夏银行本金9950万元,陕西省西安市中院裁定,冻结坚瑞沃能在深圳市沃特玛电池有限公司持有的价值8661万元的股权,冻结期限为3年,冻结期内,坚瑞沃能不得办理转让、变卖、过户或设立他项权利等手续。

  减持解禁风险不断袭来

  随着坚瑞沃能经营陷入困难,更雪上加霜的是股东接连不断地减持公告也不断上演。

  环球网财经统计,自2018年起至目前,减持最多的是原第五大股东拉萨市长园盈佳投资有限公司,自2018年4月4日至4月9日减持2420万股,套现金额1.29亿元,减持后持股占比低于5%。坚瑞沃能的董事长郭鸿宝减持次数最多,自2018年4月4日至5月11日,共计减持了18次,减持股份数量为2079.83万股,套现金额为8975.87万元。而董事长郭鸿宝,在2018年2月26日刚刚解禁了2016万股定向增发的股份。

  对于董事长与第五大股东减持时间的一致性,坚瑞沃能证券部人士对环球网财经解释道:“因公司一直重组停牌至2018年4月2日才复牌,所以减持时间纯属巧合,二位股东之间也并无关联关系。董事长的减持确实不是主动减持,而是质押达到平仓线,强制平仓减持。”

  环球网财经注意到,坚瑞沃能控股股东郭鸿宝与长江券之间有两笔股票质押违约记录,长江证券启动了违约处置程序,向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财产保全,请求对郭鸿宝先生名下在长江证券质押的坚瑞沃能1200万股股票进行司法冻结,以确保长江证券的债权。因此,董事长郭鸿宝股份被冻结减持。

  从最新公告来看,股东减持还在继续。在2月26日,坚瑞沃能公告称,早在2018年11月5日已经公布了减持计划的持股5%以上股东童新建先生、童建明先生、霍建华先生、孙喜生先生,由于个人资产管理需求,拟自2018年11月26日起至2019年5月25日减持股份不超过4737.12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95%。此减持股份来源为公司2014年重大资产重组中收购达明科技有限公司股权所非公开发行的股份。目前童新建已经于2019年1月21日减持了5.26万股,减持金额为9.40万元。

  接踵而至的还有解禁风险。坚瑞沃能将在2019年9月2日,包括有宁波坚瑞新能源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厦门京道天枫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等7位股东合计6.22亿股股份解禁,涉及资金12.50亿元,新的潜在风险也高悬头顶。

  债务危机、诉讼、股东减持、破产重整、暂停上市等等,坚瑞沃能的麻烦继续上演中。

责编:陈超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