晶丰明源刻意隐瞒重要供应商信息?

2019-07-18 07:48 环球网

  【环球网 记者 陈超 田刚】上海晶丰明源半导体股份有限公司的主营业务是电源管理驱动类芯片设计,产品包括LED照明驱动芯片、电机驱动芯片等电源管理驱动类芯片。根据国家半导体照明工程研发及产业联盟统计,公司2016年国内LED照明驱动芯片市场占有率约为28.8%。

  根据公开数据显示,晶丰明源在2016年到2018年的营业收入同比增速分别为58.91%、22.36%和10.4%,呈现逐年下滑的趋势;与此同时,净利润同比增速则分别为55.44%、154.44%和6.85%,在2018年该公司盈利几乎与上年度持平。相比财务数据,晶丰明源披露信息的真实、完整性更加值得关注,但在这一方面,该公司却存在不少疑点。

  被隐瞒的重要供应商?

  首先来看晶丰明源的采购信息。根据招股书披露,晶丰明源采用了芯片设计行业常用的 Fabless 经营模式,未自建产品生产线,晶圆制造、芯片封测等生产环节分别委托专业的晶圆制造企业、芯片封测厂完成;供应商集中度较高,除与集成电路制造行业投资规模较 大,门槛较高等行业属性相关外,还因晶丰明源与部分大型晶圆制造商及封装测试商 建立了技术上的深度合作关系。

  招股书第126也披露到,晶丰明源的芯片、辅助芯片供应商包括华虹宏力、中芯国际、华润上华和华微电子4家,封测服务商包括华天科技、长电科技、通富微电3家供应商,同时各年度前五大供应商也均由上述7家供应商构成。单从细节数据来看,却存在很大疑点。

  以2018年为例,根据招股书披露的当年度前五大供应商采购信息,3家芯片供应商和2家封测供应商位列其中,合计包含了4.51亿元的采购额;同年晶丰能源采购芯片、封测金额共计5.83亿元,按照正常逻辑,差额部分的1.32亿元采购额应当分布于未包含进当年度前五大供应商的另外两家核心供应商,也即华润上华和长电科技。

  根据一般数学逻辑,如果差额部分的1.32亿元采购额指向华润上华和长电科技这两家供应商,就必然有其中一家供应商涉及的采购金额超过6600万元;但若如此,这家供应商涉及采购金额,就必然会超过同年通富微电对应的采购额,并位列于晶丰能源当年度第5大供应商。

  而根据晶丰能源的供应商采购信息披露,华润上华和长电科技在2018年涉及的采购金额均不会超过5488.23万元,合计至多金额不会超过1.1亿元,这进而意味着在招股书信息披露的7家核心供应商之外,至少还存在一家供应商,在2018年为晶丰能源至少提供了两千万元以上的芯片或封测服务。晶丰明源在招股书中并未提及这家供应商的具体信息。

  

 

  不仅如此,再继续来看2017年度的采购数据,华虹宏力、中芯国际、华润上华和华微电子4家芯片供应商均进入到晶丰明源的前五大供应商名单中,合计采购金额为3.43亿元,而同年晶丰明源采购的主副芯片金额合计为3.68亿元,较4家核心芯片供应商合计采购额多了2500万元,那么这家芯片供应商又是谁?

  同时,晶丰明源在2017年采购封测服务共计2.1亿元,相比同年向华天科技采购额多出了1.3亿元;而长电科技、通富微电两家供应商提供的封测服务金额都不会超过4934.9万元、合计不会超过0.99亿元。也即晶丰明源在3家核心封测供应商之外,还采购了超过三千万元封测服务,这家供应商又是谁?晶丰能源是否在招股书中隐瞒了部分关键供应商信息?原因是什么?

  针对上述疑问,晶丰明源并未针对记者的采访作出回应。

  

 

  

 

  引入财务投资机构背景“不凡”

  其次再来看晶丰明源引入财务投资机构的相关信息。根据招股书第57页披露,晶丰明源在2017年3月引入财务投资者苏州奥银、珠海奥拓,其中苏州奥银以120万元的对价获得晶丰明源1.62%股权,对应晶丰明源整体估值为7407万元。

  根据公开信息显示,苏州奥银的执行事务合伙人委派代表为苏仁宏先生,此人曾历任中兴通讯WCDMA 系统部项目经理,和华为WCDMA 基站研发部专家组长,目前为晶丰明源董事。伴随着苏州奥银的入股,“深圳市怡海能达有限公司”也成为晶丰明源的主要客户,从2017年度的第五大客户升至2018年的第二大客户。“深圳市怡海能达有限公司”是上市公司英唐智控的控股孙公司,而英唐智控在深交所互动平台曾表示“公司作为分销商目前主要通过向华为的供应商供货的形式间接向华为提供产品及服务。”这令人怀疑,晶丰明源对英唐智控孙公司销售大幅增长,与苏州奥银的入股存在关系。

  值得一提的是,另一家财务投资者珠海奥拓,该公司持股99%的股东为奥飞娱乐董事长蔡东青先生,而奥飞娱乐IPO和上市后多次再融资的保荐机构,与本次晶丰明源申请IPO的保荐机构一致,均为康美药业的保荐机构广发证券。

  毛利率增加数据异常

  最后再来看晶丰明源的财务数据。根据招股书第125页披露,晶丰明源的两种核心产品2018年度的平均售价,相比2016年时均呈现下跌,跌幅约在10%左右;而与此同时,晶圆和MOS的采购单价,2018年相比2016年还都有所增长,仅封测单价呈现下跌、跌幅约为10%左右。考虑到主副芯片对封测的采购金额大致为2比1,因此晶丰明源的产品单位生产成本大体保持平衡。

  一边是产品售价下跌,另一边则是产品单位生产成本持平,在正常逻辑下就应当对应着晶丰明源毛利率的下滑。但事实上,晶丰明源毛利率从2016年的20.31%上升到2018年的23.21%,这并不符合正常的财务逻辑。

  

责编:田刚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