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 汽车/ 科技/ 数码/ 游戏/ 留学/ 财经中心

燃煤电厂被叫停信号 火电行业严重过剩苗头隐现

2016-10-29 10:02:00 华夏时报 分享
参与

  燃煤电厂“被叫停”信号 火电行业严重过剩苗头隐现

   ■本报记者杨仕省北京报道

   一个超过10年未获发改委批准的煤电项目,却在去年审批权限下放至省级后意外获批了,它就是广东大唐的雷州火力发电项目,目前已开工建设。

   同时,总投资46亿元的福建华电邵武火电厂扩建项目,目前正处于紧张的施工阶段。

   不过,更多的煤电项目却没有这般幸运。据媒体报道,政府称将停建总发电量达1700万千瓦的30座燃煤电厂,这些电厂全都在今年4月被国家能源局通知不得新建燃煤电厂的十多个省份之内。

   严苛的行动还未停止。国家能源局官网10月20日发布的“进一步调控煤电规划建设的通知”再次强调,“凡是被定为红色省份自用煤电项目,即便纳入规划项目尚未核准的,暂缓核准;已核准项目,暂缓开工建设;已开工的,停止建设。”

   记者梳理发现,仅今年国家能源局发布严控煤电的文件就不少于5个。

   “停建或不止30座燃煤电厂,数据还在变化。”10月27日,国家发改委应对气候变化战略研究和国际合作中心主任李俊峰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说,不管承不承认,愿不愿意,中国的能源结构正在被调整。

   在“去产能”成为“十三五”规划的大背景下,过剩的煤电以何种手段去产能,业界对此颇为关注。

   上半年逆势增长

   在这样的严控之下,今年上半年煤电新增装机却出现了逆势增长。

   《华夏时报》记者调查发现,最近几年,五大发电企业及煤炭企业均在逆势加码推进火电项目,明知在电力产能过剩的当下,也没停止建设新项目。

   五大发电企业之一的大唐,下属广东大唐的雷州火力发电项目正处于如火如荼的建设中,该项目总投资200亿元;同属于五大发电企业的华电,其福建华电邵武火电厂扩建项目总投资46亿元,正处在抢时间、赶进度的紧张施工阶段;神华此前为上马火电项目,甚至有项目未批就建,如神华安庆的火电项目未评就建而被叫停。

   数据印证了上述观点。根据北极星电力网统计,五大央企发电等发电企业2016年1-5月核准了64个火电项目。中电联的数据则显示:2016年上半年火电新增装机2711万千瓦(其中煤电2149万千瓦),同比多投367万千瓦。就此,中电联预计,全年新增电力装机1.2亿千瓦,其中火电5000万千瓦。

   此外,记者梳理发现,各地也在积极上马火电项目,河北、山西、辽宁、湖北、广东、福建等省还推出了一批火电项目。

   为什么上半年有了急刹车文件后,装机规模逆势增长了?

   “5月到6月仍有13个项目共计1550万千瓦开工建设,文件的产出效果还需一定的时间。”华北电力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教授袁家海认为。

   今年上半年煤电装机规模较高,李俊峰向记者阐述了三点理由:产能严重过剩,治理污染,经济转型。按“十三五”能源发展规划要求,计划到2020年目标并网装机容量为2亿千瓦,而官方发布的数据显示,我国在建的火电机组近4亿千瓦,超出2倍。

   “火电项目突飞猛进,还与审批权下放省级不无关系。”厦门大学能源经济中心主任林伯强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指出,典型的个案是广东雷州的火电项目,审批长达10年之久,国家层面一直未批,直到去年才审批过关。

  如何去产能

   记者调查发现,目前新增煤电装机属于过去产能的集中释放,并不包括正在建设中的产能。

   那么,如何去产能?7月中旬,国家发改委发布“有序放开发用电”的通知明确:加快缩减煤电非市场化电量,加快放开用户参与市场交易;2017年3月15日,新投运煤电不再安排发电计划。

   对此,李俊峰说,“应该考虑区别看待煤电产能过剩与其他行业产能过剩。燃煤和火电的盲目投入特别突出,如果市场供大于需,那就是停建或者缓建,应让环保要求不达标的煤电坚决退出。”

   在实际操作中,有专家给出的建议是:淘汰3000万千瓦、封存4000万千瓦、改造4000万千瓦,“‘十三五’期间继续淘汰濒临退役的小火电,当然也要分省区实际情况。”

   不过业内担心,在大量可再生能源入网的情况下,煤电的去产能将影响电网调度的灵活性。李俊峰对此认为,从目前国家出台的政策看,跨部门协同调控机制正在形成。

   记者梳理发现,水电、核电、风电、太阳能都已有了明确目标,但至今官方尚未披露煤电目标。“不同电源之间更需要协调。”李俊峰说,“十三五”期间煤电零增长,也能完全满足中国的需求。

   事实上,“十三五”煤电调控任务异常艰巨,现在煤电可能是过剩1.6亿千瓦,实际可能更高。据袁家海测算,到2020 年,中国燃煤火电厂可能产生210吉瓦的投资浪费,相当于350个大型火电厂。

  难越过的坎

   除了限制火电规模,环评也成了煤电项目最难跨过的一道坎。

   4月初,国家发改委公布了18个因节能、用能未达到能评要求的火电项目。国家发改委去年对7个省的47个投资项目“节能审查落实情况”进行了现场督查,结果显示有18家企业(包括神华店塔电厂扩建项目)未达环评要求而受到批评。

   北京一位环保人士向《华夏时报》记者解释,新《环保法》自去年开始实施,但许多企业采用此前的环保设备,很容易挨批评。

   取消一批、缓核一批、缓建一批。为此,今年上半年,发改委、能源局连发3份重要文件,为煤电项目踩急刹车。其中,缓建火电项目开始有所行动,大唐便是一个好案例。

   《华夏时报》记者了解到,四川广元大唐火电项目4月22日被四川省发改委核准,但大唐相关负责人明确回应记者“该项目暂不开工”。这显然是受到严控煤电政策的压力。

   事实上,为促进煤电的有序发展,发改委和能源局出台多项约束火电发展的举措,如提出2020年各燃煤发电企业承担的可再生能源发电量配额与火电发电量的比重应在15%以上,用法律、法规形式予以保证,责令限期完成,否则将取消其发电资格。反对者认为,要求火电企业强制停止装机,显失公平。

   限制火电规模的同时,发改委和环保部自2014年起鼓励火电企业安装脱硫、脱硝、除尘等环保设施的享有每千瓦时4.5分钱的加价补贴。但在现实中,补贴并未能有效实现燃煤电厂减排二氧化硫、氮氧化物和烟粉尘的目标,反而骗取环保补贴的情况时有发生。

   去年环保部公布2014年脱硫、脱硝设施存在突出问题的17家企业,均存在脱硫、脱硝运行不正常或未建脱硝设施等问题。“钻空子赚补贴的煤电企业大有人在。”西部某省一环保局官员向《华夏时报》记者坦言。

责编:贺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