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 汽车/ 科技/ 数码/ 游戏/ 留学/ 财经中心

分时租赁想玩转市场还欠火候

2017-03-28 10:55:00 人民网 分享
参与

  最近一段时间,汽车分时租赁的话题热闹得很。一方面,第一家阵亡企业(友友租车)的出现,如同在热油里泼入冷水,让这个领域“炸开了锅”;另一方面,一些后起之秀如首汽Gofun,在北京市场高调铺开后,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密集“开城”,快速布局武汉、成都、长沙、南京、西安、青岛等城市,令同行艳羡;此外,还有一些具备车企背景、暗自“屯兵买马”的分时租赁公司,纷纷开始崭露头角。总之,这个领域一片喧嚣。

  在车辆及运营成本高昂、牌照资源有限的背景下,友友租车因“投资款项不到位”落寞收场。但它的倒下并非偶然。分时租赁汽车兴起的这些年,年年有人讨论,这个行业的“春天”来了吗?笔者以为,直至现在,答案依旧是否定的。

  理论上,分时租赁是共享出行的表现形式之一,能够满足消费者的一部分出行需求,但仔细思量,至少从目前看,这种需求仍不是主流,甚至算不上是“真需求”。在传统出租车、普通网约车和高端专车运力充沛、价格不高、且无需受停车困扰的前提下,消费者在短距离出行时,没有理由优先选择分时租赁汽车。于是我们也看到,一些分时租赁汽车公司出于生存需要,打着“分时”旗号,却更多是做着长租业务。

  当前,几乎所有分时租赁汽车公司都面临三大瓶颈:一是盈利,订单规模少、车辆成本高、营销力度大、网点调度难等问题,导致多数企业出于亏损状态。二是风险,租赁牌照受限,短期扩张难;信用体系不健全,违章、丢车概率高。三是体验,找车、停车费劲及里程焦虑等,让消费者难以对分时租赁产生更多信任感。在这样的情况下,分时租赁汽车如今的火,仍是虚火。

  笔者以为,中国分时租赁汽车行业“春天”的来临还需一段时间。只有走完四个阶段,分时租赁行业或许才能真正蓬勃发展,成为主流的出行方式。

  第一阶段的主题词是“萌芽”。如2010年在杭州出现的车纷享,早期是为阿里园区的员工提供服务。之后,伴随着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国家“十城千辆”等措施的推进,“模式创新”一词开始出现,涌现出一些试水者,如2013年中国汽车报社创办的易卡绿色(北京)汽车租赁有限公司。2014年出台了《关于加快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的指导意见》,其中提到“积极引导企业创新商业模式(其中包括分时租赁)”。此后,由中央及地方政府主导、企业参与的自上而下的模式推广开始盛行。

  第二阶段的主题词是“骚动”。这一阶段的时代背景是,移动互联网发展迅速、共享经济概念盛行、各路资本风卷残云。由此,大量有着创业公司标签、高喊共享模式的分时租赁汽车运营主体出现。它们借助资本的力量,或自行购车运营,或与中小租赁公司合作运营。在体验上,这一阶段已与上一阶段大为不同,更多是以手机APP完成诸多操作,实现用车及支付的整个过程。

  第三阶段的主题词是“混战”。大量传统车企、大型租赁公司在汽车分时租赁领域产业链布局和快速扩张是最大看点,其特点是势头猛、财力强、资源多、速度快、打法凶。它们与创业型公司在一起,既有竞争,也有联合。

  第四阶段的主题词是“整合”。群雄逐鹿、大浪淘沙之后,现阶段数百家分时租赁汽车公司的局面将被打破,一批小企业倒下去,涌现出若干家区域性、全国性甚至是国际性的分时租赁大平台。

  在上述四个阶段中,第一阶段经历的时间最长,却未在消费层面、市场层面掀起大浪。某种意义上,分时租赁模式对消费者的“启蒙”更多是从第二阶段开始的。当前分时租赁行业所处的阶段即是第三阶段,但正快速向第四阶段过渡。第四阶段或许也会经历较长时间,这要看政策法规、信用体系、智能技术等的发展走向。(朱志宇)

责编:马若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