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 汽车/ 科技/ 数码/ 游戏/ 留学/ 财经中心

绿能宝逾期,凸显国内光伏电站融资租赁模式桎梏

2017-04-19 07:04:00 第一财经APP 分享
参与

  作为在光伏电站互联网金融行业中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彭小峰如今“四面楚歌”。他所掌控的美国上市公司SPI旗下一款融资租赁产品“绿能宝”的运营方突然公告称,出现了投资人提现逾期现象。基于光伏电站建设的融资租赁类产品“绿能宝”,模式设计虽然超前创新,但依然有着暂难克服的诸多困难,在建项目投入大、电站资金需求高、补贴不到位等问题让“光伏+互联网”的前景模糊不清。

  绿能宝模式是否足够安全?

  4月17日,绿能宝发布公告称,“针对投资人于2017年4月10日及以后(最长180日)出现的提现逾期情况,经平台与各方协调,现因光伏补贴延迟等原因,致使目前平台提现出现逾期现象,承租人不能按期兑付提现金额。”就解决方案,绿能宝提出:第一,提现逾期最长将在180日内按照T+30日通过平台向投资人进行兑付;同时将根据《委托融资租赁合同》的相关约定对投资人进行相应补偿。第二,投资人投资的各项目均真实有效,承租人公司的经营和持有资产远大于投资人的投资金额,因此可确保各投资人的逾期租金和本金可全额兑付;后续承租人将提供相关资产证明,平台会予以披露,并将努力监督各方履行合约义务。

  上述解释似乎并不能平复投资人的心情。据第一财经记者了解,就在17日晚间,还是有不少投资人找到了相关工作人员,要求一个说法。

  绿能宝产品是如何运作的,又为何会逾期?

  SPI相关负责人曾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以该公司推出的一款“美桔1号-绿能宝”为例:普通大众(即投资人)可通过SPI的互联网购买该款产品,最低投资额为1000元。而这1000元现金其实对应了实物“光伏电池板”。随后,这些钱由绿能宝公司来操作,并将买好的电池板再租给河北巨鹿的一家太阳能发电项目,用于后者建设电站。

  “整个模式设计上有一个最大的隐忧,”一位光伏互联网金融行业人士对记者表示,首先,光伏电池板的出租不太现实,投资人购买的电池板不会从电站上拆卸下来。其次,绿能宝要确保整个电站项目是足够安全的。“举个例子,某家企业建设一个电站,它需要确保这一电站的质量、电费收入和可持续性等多项指标符合相关要求,从而使得电站能有稳定收益,才会让电站投资方也就是绿能宝的投资人放心。”

  就上述这一问题,彭小峰及其团队并非没有做过考量,该公司称已引入保险机构,也会对每一个电站项目有严格的风险控制,对于电站的建设标准、运行等也都有要求。 还有媒体报道,对于外界关注的第三方资金监管问题,绿能宝方面表示,公司采购(电池板)的都是第三方产品,所以投资者的资金最终都汇给了电池板的生产商。如果得以良好执行,电站项目本身的投资建设方、绿能宝投资人都应获得不错的收益。

  补贴不到位

  光伏亿家副总裁马弋葳则对记者表示,正常情况下,一个电站项目在第一年内会获得15%~20%的现金流,因此绿能宝并不会运营困难,“然而,这个项目可能在运转的过程中有一些麻烦,比如说补贴不到位。”绿能宝自己给出的一个解释是,“现因光伏补贴延迟等原因,致使目前平台提现出现逾期现象。”

  尽管光伏电站属于清洁发电领域,但由于发电成本依然高于煤电,因而我国近几年来的光伏“大跃进”依然需要国家财政补贴才能存活下来。但多重原因影响下,可再生能源补贴的资金有缺口,光伏电站的补贴到位时间通常需要1年多。

  仅2015年,可再生能源补贴资金缺口再创新高,累计约300亿元,较往年仍在增加。2015年12月,国家发改委下发通知,将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征收标准上调4厘至0.019元/千瓦时,预计可多征收可再生能源专项资金190亿元,但仅能弥补一部分补贴拖欠费用,无法覆盖目前累积的补贴缺口。因此如果在补贴拖欠的情况下,电站发电的效率、收益确实也会明显下降,这对于以“电池板购买”为核心的理财产品兑付确有影响。

  而就光伏理财项目本身而言,假设以真实电站为基础,它的资金闭环链是否足够健康也考验着运营方。

  当“绿能宝”的投资人在一定锁定期(如90天)之后要提现,前提是电站建设或并网到位、绿能宝确保理财产品有第二个接收人产生、企业的资金池也足够大,三者缺一都有可能出现第一个投资人兑付困难的尴尬局面。

  马弋葳还表示,这是一个“期限错配”的问题,也就是金融行业内所称的“短存长贷”。光伏电站在25年的生命周期中,最快回本的时间是5~7年,更慢的一些项目投资回报时间为8~10年,而光伏理财产品的时间段太短,底层资金一旦供应不上,很有可能使这一新兴的理财产品陷入窘境。

  第一财经记者在绿能宝网站上也注意到,目前仍有多款产品售卖中,其中锁定期最长的有180天时限的美橙Z665号,预期年化收益6.5%。而最短的两个理财产品为30天锁定,预期年化收益率分别是5%、5.5%。

  一位离职绿能宝的人士则对第一财经记者透露,事实上该公司此前的理财产品并没有出现过逾期问题,本金及利息全额兑付,“但是,国内不少电站项目其实是需要长期投资的,电池板占整个项目投资额比重很大,约50%以上。因此当前期理财项目全部兑付、后期产品又人气不足之时,SPI公司的资金需求可能较大,这也是为何会有现阶段理财产品发生逾期现象的原因之一。”

  绿能宝承诺,投资人投资的各项目均真实有效,承租人公司的经营和持有资产远大于投资人的投资金额,因此可确保各投资人的逾期租金和本金可全额兑付。对此,马弋葳向第一财经记者分析道,假设确实项目真实存在,投资人的本金、利息也可以拿回,“电站投资方可以选择把这些电站项目直接打包卖出,投资人的利益也得优先考虑。”他也表示,目前对于来说还有另一个方案,即吸引其他融资进入SPI和绿能宝。

  在绿能宝投资人提现逾期的消息被披露之后,也有媒体曝出,该公司的运营实体上海美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上海美桔”)已“人去楼空”。

  据第一财经记者最新掌握的情况来看,作为SPI的子公司,上海美桔去年三月份时人员还较多。除了部分绿能宝的工作人员之外,SPI的另一关联项目“绿电通”业务人员也在同一个办公室办公。此外,SPI的人事部、财务部、行政部等都在此工作。去年秋天时,由于SPI进行了规模级的裁员,每个部门留守人员在1~2人左右,这主要是彭小峰为缩减成本、尽量避免多余支出而做出的决定,整个裁员进行了近半年时间。因此,上海办公室从原有的100多人规模缩减了不少,截至今日当地留下了个别办公室,其余人员除分流之外都撤回了SPI苏州总部。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环球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