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 汽车/ 科技/ 数码/ 游戏/ 留学/ 财经中心

壳牌耗资140亿美元建巨型浮动平台 押注LNG版图

2017-09-25 08:15:00 人民网-国际金融报 分享
参与

  原标题:壳牌耗资140亿美元建巨型浮动平台 押注LNG版图

  近日,一艘长度相当于4个足球场的浮式天然气开采船,用了8周时间,从韩国一家造船厂拖到澳大利亚西北海岸近500公里外的海上。

  这是荷兰皇家壳牌集团的一个项目,耗资140亿美元,名为“序曲”。未来25年,这艘船将从海底气井开采天然气,然后将其转换成超冷液化天然气,运往世界各地。

  这也是全球能源巨头布局天然气行业的一个序曲。正如意大利埃尼集团首席执行官克劳迪奥·德斯卡尔齐表示:“过去,当你勘探到天然气而非石油时,你会感到失望,但是,现在,我们要找的就是天然气。”

  面对油价低迷、减排要求以及可再生能源崛起,能源巨头已经纷纷转向天然气,期待这有助于它们在低碳的未来立足。

  不过,令人稍感不安的是,由于价格处于低位,一些刚刚上马的大型项目面临停工或搁浅的尴尬境地。

  巨头押注

  除了“序曲”项目,荷兰皇家壳牌集团2016年还完成了约530亿美元收购英国天然气集团(BG)的交易,成为全球最大液化天然气公司。

  雪佛龙在澳大利亚的惠斯通(Wheatstone)液化天然气开发项目也将投产,紧随附近于去年投产的高庚(Gorgon)项目,两项投资合计880亿美元。

  埃尼集团位于埃及近海的祖尔(Zohr)气田将于今年底投产。埃克森美孚、英国石油、道达尔也投入巨资。

  据记者了解,今年至2021年,BP投产的16个新项目中,有12个与天然气有关。

  10年前,大型液化天然气项目才陆续出现,不过,埃克森美孚认为,到2040年,液化天然气(液化天然气)的年需求量将增长1.6%,是原油增速的两倍。

  一项统计显示,从2014年到2021年,液化天然气供应将增长50%。这一被BP首席经济学家斯宾塞·戴尔称为增速“相当惊人”的趋势,意味着每两三个月就会有一条新的液化天然气“生产线”投产。

  类似的重心转移出现在整个行业。根据能源咨询公司伍德麦肯兹的数据,在等待投资决定的开发前期资源中,拨给天然气项目的资源是石油的2倍。

  浮式液化天然气设施这项相对较新的技术也在为天然气的推广提供帮助。在陆地建一个液化天然气进口接收站需要三年时间,而建设离岸工厂则只需要大约一半时间。

  根据《世界浮式液化天然气市场预测2015-2021》的报告,预计在2015年至2021年的6年中,全球用于浮式液化天然气(F液化天然气)船的资本支出将达到355亿美元。在此期间,全球用于浮式储存和再气化装置(FSRU)的支出也将达到228亿美元。因此,在2015年至2021年间,全球用于F液化天然气市场的总支出,预计将高达583亿美元。

  生意灵活

  液化天然气贸易始于上世纪60年代,当时,由于技术问题,液化处理天然气的成本很高,以至于液化天然气只是一个细分市场产品,只有像日本这样的发达国家才负担得起。

  随后多年,天然气液化技术的提高,令该种能源可以更便捷地运输到更多市场。天然气市场供大于求使得曾经有着严格条款的天然气合同变得越来越灵活,此前因天气等当地因素长期限定的价格差异也在缩小。

  根据《华尔街日报》,3月份的一天,装满液化天然气的留贾·库那森(Rioja Knutsen)油轮正从美国驶往葡萄牙。突然,墨西哥的电力公司对这批天然气报出了更高的价格,于是这艘油轮在巴哈马右转之后朝南驶去。在分散全球的地区市场中,天然气的买卖方式正迅速转变。过去,留贾·库那森的做法不被接受,也无法想象。

  像留贾·库那森这样的油轮正将这些地区连接在一起,一个天然气全球单一市场正在形成。越来越多的地方兴建液化天然气进口码头。

  Tellurian Inc.董事长兼创始人谢里夫·苏基称,交易员在特定时间打个电话就能让这些天然气去往急需的市场。

  亚洲新兴市场国家将引领全球液化天然气需求增长,这一地区正转向进口液化天然气来弥补国内供应萎缩而产生的缺口,这将提振亚洲地区的液化天然气贸易。

  美国能源资讯局(EIA)称,需求增长中的大部分将来自中国,余下部分将来自较小经济体;中国正在与新加坡和日本竞争,力图将自身发展为液化天然气贸易枢纽。

  据报道,美国和中国正磋商一项贸易协议,有可能将大量得克萨斯州和宾夕法尼亚州开采的天然气运送到上海和广东的工厂。

  国家之需

  从全球能源发展格局看,液态天然气的使用和发展还有更深层的含义。

  美国页岩油革命后,不只原油产出大增、天然气产量也飙升。由于欧盟对俄罗斯制裁,美国极力向欧盟推销天然气,趁机削弱俄罗斯在欧洲天然气市场的龙头地位。

  美国能源资讯局(EIA)数据显示,俄罗斯出口天然气中,75%销往欧洲,是俄罗斯重要财源,俄罗斯联邦预算有40%以上来自原油和天然气收入。

  8月21日,立陶宛收到首批美国液化天然气,立陶宛能源部长济吉曼塔斯·瓦伊丘纳斯(Zygimantas Vaiciunas)直言,进口美国液化天然气不只符合政治所需,商业上也可行。

  牛津能源研究所分析师卡佳·叶菲玛娃认为,部分中东欧国家,特别是波兰、立陶宛等,宁愿付出较高价格,进口美国液化天然气。这些国家认为天然气是安全议题,把减少对俄罗斯天然气的依赖,当作政治优先事项。

  不过,标普全球普氏公司油气分析主管伊拉·约瑟夫预言,倘若美国销往欧洲的液化天然气,价格持续高过俄罗斯天然气,此种贸易难以持续。

  据数据和分析机构英国简氏集团报告,如今有39个国家进口液化天然气,相比之下,10年前仅17个国家进口液化天然气。预计未来两年,这个数字将上升到46个,其中包括乌拉圭、巴林和孟加拉国。

  法国政府计划于2040前在法国及海外领土全面禁止生产与开采石油和天然气,希望摆脱对化石燃料依赖以及对抗全球暖化,并宣称这项禁令为全球首见。

  法国内阁会议的草案指出法国政府将于2040终止所有的石油和天然气生产。这一计划将使法国政府能够顺理成章地拒绝已被提出的40多个探勘要求。

  法国政府声称此项禁令为全球首例,他们希望能让法国摆脱化石能源并履行法国在“巴黎气候协议”中作出的承诺。

  法国环保部长尼古拉斯霍特(Nicolas Hulot)表示,这项立法将使法国逐步解放,并且使投资者能在可再生能源方面能做更长远的投资。因为石油和天然气致使我们在地缘政治上处于依附地位。

  不过,法国政府这一计划仅具象征意义。因为法国的石油和天然气大多从国外进口,本土生产仅占1%。

  风险敞口

  按照伍德麦肯兹分析师艾米·鲍恩的说法,将天然气转化为零下160摄氏度,以满足将其运输到需求中心,其实是一个排放密集型过程。

  爱丁堡石油和天然气行业咨询公司在一项研究中表示,到2025年,全球25家能源公司的石油和天然气生产运营排放量预计将增长17%。相比之下,化石燃料产量同比增长15%。

  尽管天然气仍有碳排放量,但是,考虑到主要用于生产电力的生产、交付和消费的全部过程,液化天然气仍然是污染最少的化石燃料。

  Amy Bowe认为:“如果我们要通过消耗燃料产生的排放量来审视整个过程,液化天然气依然是更环保的能源。”

  能源巨头转向天然气,就是看中了天然气与石油、煤炭相比的清洁特点,将令其在其他化石燃料走下坡路之际继续增长。

  资料显示,天然气在燃烧发电时产生的二氧化碳是煤炭的一半,氮氧化物和其他危害健康的颗粒物的排放量是煤炭的四分之一。

  正因为液化天然气的环保性,大型能源公司加大投资,希望与风电、太阳能等可再生能源的竞争中,保持一定的竞争力。

  “长期而言,可再生资源将占据主导地位,但在过渡期,甚至可能在过渡期末尾,需要一种能够在风电和太阳能发电不可用时顶替的稳定发电来源。”壳牌天然气业务主管马尔滕·韦特萨拉表示,“我绝对相信,天然气将在一段时间内发挥这种作用。”

  不过,从价格上看,2016年,天然气价格跌至10年来最低水平。

  英国简氏集团液化天然气分析师戈塔姆·苏达卡称,天然气将进入一个供应过剩的时期,一段时间内价格将承压。

  不过,即使在较低的价位,液化天然气仍面临竞争,在一些地方,继续烧煤的成本比修建天然气设施的成本更低;在另外一些地区,核能发展势头也不错。

  印度是全世界最大的煤炭消费国之一。有分析认为,在印度,对煤炭形成最大挑战的可能是太阳能等可再生能源,而不是天然气。核能方面,日本最近重启了一些此前停止运行的核电站,中国也在新建核电站。

  资料显示,大空头吉姆·查诺斯(Jim Chanos)正押注于一些美国页岩油和天然气类股,因为“华尔街对该行业的分析存在严重缺陷”。

  值得注意的是,因为价格处于低位,一些大牌开发商投资的高成本浮式液化天然气项目,要么半途而废,要么被搁置。

  目前,被搁置的一个大型潜在液化天然气项目是伍德赛德石油公司(Woodside Petroleum)为Browse盆地区域计划的项目。该项目至少计划投资300亿美元,需要建3艘液化天然气船,每一艘都比壳牌的Prelude项目大。

  按照原计划,伍德赛德安装3艘390万吨/年的液化天然气船,通过与合作伙伴壳牌的协议,采用与Prelude类似的技术。但是,由于世界油气价格形势,整个项目已经被搁置。另一个澳大利亚项目,埃克森美孚的斯卡伯F液化天然气项目也已被搁置。

责编:田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