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湾产油国缘何兴起炼油热

  海湾产油国近来纷纷兴起炼油热潮,这是出于经济多元化、平抑国际油价波动、缓解财政压力等方面的需要,也有利于改善营商环境和增加就业。

  阿布扎比国家石油公司首席执行官贾比尔近日宣布,将在未来5年投资450亿美元,建设世界最大的单一综合炼油和石化联合体,将阿联酋产出的原油精炼加工。该公司还计划到2025年把炼油产能提高至150万桶/日,在20年内将其石化产量提高2倍。

  与阿联酋一样重视炼油能力建设的还有不少其他海湾国家。例如,沙特阿美石油公司不久前在红海沿岸投资建设两个炼油厂,使其炼油能力达到了540万桶/日,比10年前提高40%。科威特新建的埃尔祖儿炼油厂,原油加工能力超过60万桶/日,将于近期投产。

  海湾产油国纷纷兴起炼油热潮,首先是经济多元化的需要。长期以来,经济结构单一、过度倚重原油出口一直是海湾产油国的顽疾。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后,国际油价暴跌,畸形经济结构的弊端暴露无遗。海湾国家痛定思痛,决心摆脱对原油出口的依赖。经济多元化成为海湾地区多国政府的施政重点。其中,沙特政府开出的“药方”包括出售国家石油公司股权,建立世界最大主权财富基金。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指出,要“戒除石油瘾”。沙特出台的2030愿景计划提出,沙特的非石油出口比重将从目前的15%增长到2030年的50%,今后沙特的主要收入来源包括投资、制造业、房地产和旅游。阿联酋则鼓励私人投资进入社区设施建设领域,如投资社区市场、公园和公共停车场等。阿布扎比上述炼油项目的建成投产,将增加阿联酋石油的附加值,为该国GDP增加1%。阿曼则着力推动非石油产业发展,加快杜库姆经济特区等工业园区建设。

  其次是平抑国际油价波动的需要。国际油价起起落落,使不少原油输出国经济坐上了“过山车”。高油价带来经济“繁荣”,低油价则使各国政府财政收入捉襟见肘,入不敷出,经济增速陡然下降,甚至主权评级遭下调。一般而言,炼油厂的利润要高于原油开采。炼油厂的最大成本支出是原油,海湾国家发展炼油产业,原料就在国内,可以就地取材,有着不可比拟的成本优势。更重要的是,发展炼油产业,发展多元化的石油下游产业,可以大幅度延伸石油产业链和拉升石油价值链,增强其应对油价波动的能力,熨平油价周期,保障国民经济平稳运行。

  再次是缓解财政压力的需要。海湾国家工业底子大都比较薄,石油加工能力有限,一方面将其产出的原油大量低价销往亚洲、欧洲和美国的炼油厂,另一方面却不得不高价进口成品油和石化产品。美国能源信息署公布的数据显示,2012年沙特、阿联酋和伊拉克三国的成品油进口量相当于整个美国的进口量。一进一出,自然是肥了外国的炼油厂,亏了本国消费者。为保障民生,海湾国家对燃油实行补贴,这给政府造成了巨大的财政压力。国际油价低迷时,阿联酋还一度出现了10多年来罕见的经常账户赤字。为减轻财政压力,阿联酋在2015年取消了燃油补贴,并从今年起开始对部分商品和服务征收5%的增值税。近年来,沙特在原油加工方面已取得了长足进展,其成品油在满足国内需要的同时,还出口欧洲市场,成为欧洲进口柴油的主要来源。沙特的目标是将其炼油能力提高到1000万桶/日。

  最后是有利于改善营商环境和增加就业。失业率居高不下是海湾国家经济的另一顽疾。高油价造就的高福利,使不少海湾国家居民过上了安稳富足的好日子,一些人贪图安逸懒于创业就业。时间一长就形成了严重的社会问题,一方面是大量本国人无所事事,另一方面是外籍劳工充斥各行各业。如在阿联酋,建筑工人、超市收银员、商店职员、酒店服务员等,清一色都是“老外”。同时,海湾本国人却难以找到高质量的、体面的就业岗位。发展炼油产业,离不开大量的资金投入和技术引进。巨额投资进入炼油业这样的实体经济,将带来正面效应,提升当地的投资环境,创造新的、体面的就业机会。阿联酋政府就预计,该国发展炼油产业将在2025年前创造1.5万个就业岗位。(徐惠喜)

责编:白洁
分享: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