批零差价扩大 出货压力下加油站价格战又要来了

2018-07-06 08:58 中国经济导报

6月22日,OPEC(欧佩克)会议决定将减产履约率降到100%,这也意味着要增产80余万桶。然而,国际油价并没有应声下挫,反而大幅上涨。

经济导报记者从多家资讯公司获悉,本轮成品油调价已是板上钉钉。不过由于国内部分主营单位月度销售任务受阻,出货压力下,汽柴油批发价格多顺势下跌,汽柴油批零价差扩大。

批零差价的扩大,原本让加油站可以赚取更多的利润,但实际情况并非如此。

“上个月,中石化销售公司下发关于扩销增量的文件,保证未来几个月的的任务量与销售额,已经有明确的经营策略和激励措施,加强竞争是必然的手段,加油站促销大战一触即发。”济南一家民营加油站负责人董书军在接受经济导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警惕油价回调风险

受加拿大与利比亚原油供应减少及美国推动其他国家参与停止从伊朗进口原油影响,市场担忧原油供应紧缺,从而导致国际原油价格持续上涨。

7月2日,WTI收盘价为73.94美元/桶,布伦特收盘价为77.30美元/桶。与6月22日的开盘价相比,WTI上涨了8.01美元;布伦特上涨了4.3美元。

尽管国际油价持续上涨,但带来的回调风险也越来越大。

“现在原油价格有点虚高。”山东一家地炼企业的原油事业部副部长张德强在接受经济导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在他看来,受美国制裁伊朗消息影响,原油6月末出现一波恐慌性拉涨行情,“6月26-29日连续暴涨,WTI从65美元拉至74美元,当前价格出乎大多数人预料。”

张德强告诉经济导报记者,目前市场上传闻沙特阿拉伯7月日产量有望冲破1100万桶大关,与俄罗斯比肩。“沙特的举动势必会引来俄罗斯的加倍‘奉陪’,原油将大量充斥市场,而此时伊朗减产不足以抵消石油产量的增加,那么原油市场将再一次低迷。”张德强分析。

同样,中国大宗商品发展研究中心(CDRC)提供的最新数据显示,2018年7月份原油CCI(大宗商品信心指数)为-0.03,反映较多数市场人士对7月份原油市场信心不足。

商务部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所副所长、经济导报特约评论员白明认为,国际油价处于牛熊分水岭的关键位置,对任何消息都比平时敏感。预计更多不确定性因素影响7月份国际油价,油价上下波动区间加大。

中国油品加工及流通产业俱乐部CPEC秘书长刘心田认为,国际油价既可能持续创新高,也可能受消息面的影响随时转向暴跌。“最大的可能是,WTI在7月上旬刷新75-78美元的新高后,7月中旬持续回至70美元,而下旬在65-68美元获得支撑。”刘心田预测。

销量滑坡

“这几天的批发价比较稳定。”山东一家炼厂的销售经理王健解释道,“6月26日汽油批发价为7430元/吨,随后几天一直稳定在这个价位,只是30日涨到7500元/吨,不过今天又降到了7440元/吨。”

也就是说,国际油价在持续上涨时,山东地炼的成品油批发价并没有多大变化。“主要是因为销量不好,只能是维持价格销售。”

如此计算,山东92号汽油的最高零售限价为9567元/吨,按照王健所在公司的汽油售价7440元/吨,理论批零差价为2127元/吨。

“随着批零差价的扩大,原本以为能多挣一点钱呢,没想到中石化销售公司下发关于扩销增量的文件,让原本不稳定的市场再度有些紧张。”董书军说道。

“文件的出台背景是,5月中石化销售公司销量同比下降,尤其5月25号之后市场疲软,6月上旬汽柴油同销量降幅更是达到8%。结果就是月度任务、半年度任务甚至年度任务都有可能欠量。”隆众石化网分析师丁旭说道。

实际上,不只是中石化,全国成品油销售行情均呈现下滑趋势,成品油领域的另一极山东地炼同样如此。

“5月份的汽油的产销比在83%左右,柴油的产销比在88%左右,但到了6月份都呼呼下降,汽油的产销比降到了70%左右,柴油降到78%左右。”王健说道。

金联创的一份最新数据显示,山东地炼常减压开工率为58.27%,环比跌2.26个百分点,原因是多家地炼陆续停工检修。接下来的7月份,山东地炼开工率将继续下滑,华联石化、寿光联盟等炼厂均有检修计划。金联创预计7月中旬左右,山东地炼开工率或将跌至年内新低。

促销大战剑在弦上

丁旭告诉经济导报记者,中石化销售公司发的文件指导思路除了自查外,还要开展针对性营销。

据介绍,文件加大考核和经营增量奖励,同时下调配置结算价格。每吨增量汽柴油奖励1000元(河北、河南、山东、山西为700元/吨);非机出销量同比增加每吨奖励200元。此外,统一下调省市公司(福建、新疆、西藏除外)配置结算价格200元/吨(含税)。

“先不说奖惩措施的刺激效果,仅下调配置结算价格,就相当于有了0.14-0.17元/升的降价空间。”董书军说。

而据经济导报记者了解,今年中石化加油站还会推出大额优惠,只不过是投放在较小范围内,区域性和力度更强,被针对的民营站也许会更加困难。

同时,中石化将在站点占优势比重的地区,会有强力的针对性竞争,旨在短时间内完成打压目标,消灭敌人有生力量;在中石化站点较少的地区则持续维持一定优惠幅度,以保持市场份额,等待机会以静制动。

说到加油站的竞争,不得不提去年4-7月份的价格战高峰。虽然最终两败俱伤,但显然是民企单位损失更大。

“去年的价格战那个惨烈啊!”回想起去年的价格战,董书军有些感慨,“那个时候就是拼命和其他加油站比谁的价格低,谁的服务好。有段时间,一吨油的纯利润只有200块钱左右,基本上相当于白干。”

在董书军看来,今年的价格战怎么打还不好说,“估计中石化会推出新的战略,何时打响第一枪还不知道,到时候只能随机应对。”

责编:田刚
分享: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