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应用之门:新兴能源产业化步伐还需坚实

2018-07-30 09:20 经济参考报

  当前,对新兴能源的利用价值及潜能,既不能盲目乐观,也没必要消极悲观。在一些业内人士及专家学者看来,我国新兴能源在勘探开采的关键技术上,亟待攻坚突破,能源利用优势有待培育,而这有助于新兴能源快速展现其商业价值,逐渐打开常态化应用之门。

  一些国家在可燃冰上的积极态度,就与美国“页岩气革命”给全球能源市场带来的巨大冲击和深刻教训有直接关系。专家表示,世界上对页岩气资源的研究和勘探开发最早始于美国,从20世纪70年代起的四十多年里,美国企业和政府克服了初始技术不完善、开发成本高昂、市场波动剧烈等一系列困难与挑战,在持续不断的争议中坚持投入,最终成为世界上唯一实现页岩气大规模商业性开采的国家,这场“页岩气革命”不仅动摇了世界能源格局,最终对国际产业格局乃至地缘政治格局产生了巨大影响。

  从美国“页岩气革命”的实施路径和成功经验看,资源量和生产量是决定一种颠覆性新能源能否被市场接受的关键要素。同样是颠覆性的产业效应,美国在“页岩气革命”上的坚持与投入,对包括我国在内的世界各国深耕新兴能源具有现实借鉴意义。

  有专家指出,必须尽快探索将新兴资源纳入常态化管理体系之下。以可燃冰为例,其开发需要产业经济、技术和政策体系的配套。可燃冰还不是一个独立的矿种,并没有与之相匹配的矿业权管理制度,其产业化所需的土地、海洋、生态、环保、安全、能源等法规条例、技术标准及相关政策尚未完善甚至基本空白,削弱了企业的开发意愿。可将天然气水合物设立为新矿种,纳入新兴战略产业目录,制定相关产业政策,鼓励和引导企业参与勘探开发,推动天然气水合物开发利用进程。

  氢能、页岩气等新兴能源的开发同样如此。在确定其战略价值的基础上,要围绕制定统筹规划方案,明确部门责任,开展持续性投入,从而提高我国能源保障能力,造福生态环境。

责编:白洁
分享: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