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艺双馨显芳华

2017-12-01 09:52:00 南方日报 分享
参与

《心佛不二》(纸本设色) 方土 作

方土

崔臻和

陈诗歌

从容

张唯

  编者按

  11月22日,广东文艺界在广州举行座谈会,表彰第三届广东省中青年德艺双馨作家、艺术家。“德艺双馨”是对文艺家的品德表现、艺术贡献和社会影响很高的评价,是每一位文学艺术工作者孜孜以求的荣誉。广东省委、省政府历来高度重视培育文艺人才,此前,广东省已评选表彰了两届共20位中青年德艺双馨作家、艺术家。本届评选表彰的8位中青年文艺家,都是活跃在文艺创作、表演一线的优秀人才,经过广泛推荐、严格评选而产生,是我省中青年文艺工作者的楷模。获得评选表彰的8位中青年文艺家分别是:深圳市戏剧家协会主席、编剧从容,广州画院院长、国家一级美术师方土,广州文学艺术创作研究院二级编剧李新华,深圳市华浩影视有限公司制片人、导演张敏,深圳红树林杂志社编辑、儿童文学作家陈开斌,东莞市作家协会副主席、一级作家陈启文,深圳华侨城欢乐谷旅游公司首席魔术师茹仙古丽,东莞市文化馆副馆长、作曲家崔臻和。鉴于南方日报已于近期报道了李新华、陈启文、茹仙古丽三位艺术家的事迹,今天本报继续推介其他五位艺术家,请读者垂注。

  方土:承担使命 关怀现实

  ●张工

  方土,广州画院院长,画家。擅长大写意花鸟画、人物画、山水画和实验水墨。作品入选第八、九、十、十二届全国美展和国内大型美展并多次获奖,为中国美术馆、中国国家画院、广东美术馆、广州艺术博物院、韩国亚洲美术馆等机构收藏,出版个人画集二十余种,举办个展十余次。

  方土是一位有社会担当的画家。近年来,方土在组建广东省中国画学会过程中表现出的组织才能和尊老敬贤,这也是大家欣赏他的地方。中国画向来注重传承,对上一代的学习和继承是中国画发展的重要因素,方土担任该会执行会长,积极策划组织了多场较大规模的学术活动,有效聚集了中国画的人气,尤其是得到老一辈画家的肯定,也受到各地中国画家的支持。

  其次,方土重视青年美术人才的培养。在中国国家画院杨晓阳院长的大力支持下,方土提出并促成了由中国国家画院、广州画院、广州美术学院共同创办了“广州国家青苗画家培育计划”,为项目的实施执行付出了大量时间和精力。目前“青苗一期”的一批画家以优异成绩结业,其成效不仅得到了中国国家画院的高度认可,还得到了广东省委领导的赞赏并在全省文艺界推广。“青苗计划”的经费筹措和工作推进都是方土在负责,没有强烈的社会责任感、乐于担当的牺牲精神和认真细致的工作能力是很难做好的。对一个正当创作盛年、势头良好的画家来说这种牺牲和投入尤为难得。

  方土担任广州画院院长一职已有12年之久,目前广州画院已搬入新址,这是经他多年筹措之后建成的,大大改善了画家们的创作环境。在他带领下,广州画院的画家连续在第十至十二届全国美展、中国百家金陵画展、国家重大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中华文明五千年美术创作工程、一带一路国际美术创作工程等重要美术评选中取得佳绩。

  同时,作为有实力的画家,方土有想法、有闯劲。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他与全国一帮年轻艺术家醉心于中国画实验水墨探索,取得了不小的成就,创作出《天大地大·系列》《IT分子·系列》等作品,被国内外多家美术馆收藏;此后近10多年他又将中国画传统笔墨与实验水墨有机结合,探索出了一条新的路子,创作出《人类的朋友》《军娃系列》《乡村木匠》《岁月如歌》《未来战士》等一大批充满现实关怀的作品,得到广泛的认同。美术评论家朱万章说:“方土的人物画,以浓厚的水墨,画出人物的苍浑、厚重与时代感。他注重人物的造型,但更注重造型之外的精神气质。无论是军人的沧桑与藏民的质朴,还是具有传统意味的高士的豁达,都淋漓尽致地跃然纸上。”

  作为广州画院的院长,方土认为,对每一个艺术者来说,关心社会、关心历史、关心政治是艺术创作的一个原则,而这一原则,正是广东省美术工作者的优良传统。方土表示:“将更加坚定弘扬传统中国画的文化自信,时刻以推动社会主义文化繁荣兴盛为己任,在实践中进行文化创新。”

  崔臻和:创作独具岭南特色的歌曲

  ●王奇

  崔臻和,国家一级作曲、音乐制作人,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系中国音乐家协会会员,中国音乐家协会创作委员会委员,广东省音乐家协会副主席,东莞市文化馆副馆长。

  崔臻和自1983年从事音乐创作,多年来精心创作了各类音乐、器乐、戏曲、曲艺等作品300余部。主要作品有《爱唱乌钦的阿爸》《萨日朗的传说》《阿爸的草原》《海峡之梦》等,曾先后荣获中宣部第九届“五个一工程”优秀作品奖、中宣部第十一届“五个一工程”优秀作品奖,全国优秀流行歌曲创作大赛一等奖,多次荣获文化部群星奖、金奖、群星大奖,以及中国原创歌曲奖、中国广播新歌金奖、中国音乐电视金奖、中华民歌十大金曲奖等,出版发行了个人作品CD专辑《神奇的达斡尔》《阿爸的草原》《十二木卡姆》《咸水谣》《天地之间》等。多年来,他摒弃社会的急功近利、环境浮躁,潜心创作。他踏踏实实、奉献敬业、诚恳待人的为人处事风格深得业界的好评与赞誉。

  崔臻和的歌曲作品具有强大的艺术感染力和生命力,他的作品的思想性和艺术性富有时代特点,又超越时代的局限。他坚持不懈地走创作创新的道路,表现出对事业的执着和热爱。从事音乐工作30多年,他深入到全国各地数不清的村屯坊间,采录到千余首各民族民间歌曲、歌舞音乐、器乐曲、说唱音乐和戏曲音乐等,并在此基础上进行加工、创新,创作出了一大批脍炙人口的民族音乐。

  崔臻和在音乐创作方面总是站在中国音乐创作、理论的创新前沿,作品繁多,成就颇丰。他的音乐具有高超的表现力和高尚的品格,无论是器乐作品,还是流行歌曲,无不以色彩见长,以洗练取胜。他一直致力于将民间传统音乐推广到更大的舞台上去。从黑土地南下广东之后,他就一头扎进具有广东特色的音乐作品创作当中。在他看来,艺术要有特色才有存在价值。作为一个在岭南生活的创作者,应该去创作独具岭南特色的作品,这是一种责任。

  崔臻和是一个始终创新、不断求索的人,每一首作品都酣畅淋漓,充满情感,而又没有炫耀,技艺反映的是真诚的心。他的音乐作品是真善美的体现。所谓真,即他从不在音乐中说假话。音乐最能真实地反映一个人的灵魂。崔臻和就像一颗纯净的水晶,他的音乐中没有杂质,纯粹是灵魂的流露。所谓善,即心灵的善。音乐为人类的美好而作,他的作品充满了人性的善和关爱。所谓美,即他的音乐充满着美。无论是西方现代技法还是中国音乐元素,他都可以把它们有机地融合在一起。他认为生活是创作的源泉。创作最关键的是生活的体验、真情实感、专业技术三者的统一。没有生活的体验,就没有创作的冲动,没有冲动就激发不出好的灵感,到最后形成一首歌,则需要技术。

  世界哪儿都喧嚣,但哪儿都可以沉静。崔臻和不受世事喧嚣的影响,在宁静的心田中耕耘着属于他的一片沃土。

  陈诗哥:童话,是一种生命姿态和生命哲学

  ●冯臻

  陈开斌(笔名陈诗哥),广东肇庆人,中国作协儿童文学委员会委员,现居深圳。2003年毕业于华南师范大学中文系,2009年开始发表童话,获2009年冰心儿童文学奖、2010—2011《儿童文学》金近奖,2013年以《风居住的街道》全票获第九届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是国内首位获中国儿童文学最高奖的80后作家。2017年获首届广东儿童文学奖金奖,被评为第三届广东省中青年德艺双馨作家。

  在中国当下的青年童话作家中,陈诗哥是最勤奋、最具思想力和创造力、最有探索勇气的作家之一。他将诗意、诗性巧妙地融入童话之中,在他那里,童话不仅仅是一种文学体裁,更是一种生命姿态和生命哲学。他把自身完备而独特的童话观,坚定地实践在童话创作之中,刷新了某些刻板僵化的童话创作思想,拓展并丰富了童话文体的疆界,他的作品意味着一种童话新美学的崛起。

  我们发现,优秀的、格局大的儿童文学作品,都有自己独到的艺术眼光。安徒生童话悲悯的神性眼光、《小王子》作者圣·埃克苏佩里的诗性眼光、林格伦的顽童眼光(或者叫“解放儿童”的眼光)、米切尔·恩德的反思现代性眼光、罗尔德·达尔的荒诞狂欢眼光,安房直子的灵性眼光等等,都从不从角度和层面提升了儿童文学的品格,为孩子也为人类构建了无可替代的艺术世界。

  而在陈诗哥的童话创作中,我们看到的是一种面向高贵的自由精神的眼光以及一个不一样的“国王”形象。通常,对于文学作品中的国王,不外乎是猜忌、自大、专横、昏聩的形象,比如《皇帝的新衣》里那个遭人嘲笑的皇帝、莎士比亚笔下的那个刚愎自用的李尔王,《小王子》一书中坐在自己的星球上无所事事的平庸国王等等。但是在陈诗哥童话中,我们可以看到,国王不再是一个具体的形象,而是一种意象,一种象征,陈诗哥的童话将“国王”这个意象赋予了崭新的意义,在他那里,国王不再是权力的化身,不再是昏庸丑陋的形象,不再是乖张暴戾的代名词,他代表着一个人对自我的把握和主宰,是一个自信、聪慧、细腻、仰视星空,俯察大地,将自我与自然,将个体与万物融合的主体。是自我意识的完全觉醒,是洒脱不羁、自由自在的生命体验,是对天人合一境界的追求,是书写个人生命精神史的一种角度,也是与这个纷繁复杂的现实世界的相处方式。因此,在陈诗哥的童话里,国王是一个孩子,王国是所有0至99岁还拥有童心,还向往纯粹生活的所有的人。他的《大海在哪里》《国王的宝藏》等短篇童话,都彰显了这种无拘无束、自在从容的精神,可以说“国王”这个意象是解读陈诗哥创作的一个关键词,或者说是进入他文本世界的一个密码。

  不仅仅是他的短篇作品,在他的长篇童话代表作《童话之书》中也彰显了这种对无拘无束、自在从容的精神的追寻。《童话之书》是陈诗哥对童话究竟是什么,童话能在现实世界里起到什么作用,我们的世界可不可以建立在童话之上等问题的探究,也表达了他对现实世界的看法。其中,在《童话之书》中,他探讨了一个非常有意思的话题,就是什么是儿童,什么是孩子。在陈诗哥看来,儿童是一个生理概念,人不能重新成为一个儿童,但可以重新成为一个孩子。孩子指的是:最初的人,也就是有一颗温柔、谦卑、宽恕、忍耐的心,他对事物有着直接的喜爱,而非仅仅拥有一个概念。只要具有这些品质,一个人哪怕是90岁,他也是一个孩子。在陈诗哥看来:童话不仅仅是给儿童看的,在这世代大人似乎更需要看童话。相信童话,即意味着大人们有可能经历第二次童年。正因为陈诗哥有这种独到的艺术思想,他才能将童话引向深邃和开阔,才有力地突破了童话文体画地为牢、固步自封的传统标准,将童话朝着生命哲学的维度,延展向诗性的国度。

  从容:创客与侠客兼具的精神

  ●清心

  从容出生于德艺双馨的艺术世家,从小受到良好的艺术熏陶,加上与生俱来的艺术细胞和后天刻苦努力,她在上海戏剧界一炮而红,成为小有名气的后起之秀。她创作的第一部话剧作品《爱的构思》由上海青年话剧团组织公演,随后在全国多家院团和高校相继演出,著名表演艺术家娄继成、李媛媛担任主演,各路记者纷纷采访报道,被称为20世纪80年代先锋话剧的代表性作品之一。

  从容,一个极富寓意的名字。张家声评价从容:“有才华的人不一定厚道,但从容厚道;厚道的人不一定有才华,但从容有才华。”她自己曾说:“我心从容为戏剧。”我觉得从容的身上有文化创客与侠客兼具的精神,她是个为深圳文化建设大声疾呼的鼓吹者和坚持不懈的实践者。她奔走呼吁深圳成立移民档案馆,让子孙后代了解当时是渔村小镇的深圳是怎样发展成为中国的一线城市。深圳是座移民城市,把建设者们的情感留下来,树起深圳市民对深圳的家园归属感,也是对深圳精神的尊敬和传承。

  从容在出任《在共和国的窗口》大型音乐诗歌朗诵晚会的艺术总监、总撰稿时,为了搞出新意又不落俗套,突破以往诗歌朗诵会配音乐的固有僵化模式。晚会采用多媒体、小提琴、二胡等乐器演奏;民歌歌手唱诗;舞蹈演员跳舞;把诗歌与戏剧糅合在一起,诗与剧达到完美的统一。舞台的声、乐、舞、剧、景等各个元素相映生辉,形成一个有机的整体,把诗歌朗诵会办成多媒介联袂出演的艺术盛典,使观众的听觉和视觉都感受到艺术之美和震撼。许多观众惊呼:原来诗歌朗诵晚会不仅仅听诗歌朗诵,还可以欣赏音乐,观看戏剧演出,既大饱眼福,又大饱耳福,让心灵进行一次艺术之光的洗礼。这成为从容的第一次跨界探索与艺术的突破,并且大获成功,对诗歌传播方式的探索以及诗歌舞台表现形式的多样化产生了重要影响。中央电视台派专人到深圳把这台诗歌朗诵会录制成电视文艺片《深圳人》,于2001年全国两会期间,在中央电视台文艺频道多次播出,还在全国各种文艺频道多次播放,开创了中国诗歌晚会的新形式。此后,《在共和国的窗口》大型音乐诗歌朗诵晚会的表现形式纷纷被全国各地模仿,成为一个艺术的标杆。

  从容是一位“爱心人士”,深圳戏剧家协会会员生孩子、过生日,她都要代表大家慰问,多年如一日。她对待下属如同自己的妹妹;对待有才华的人,总是想尽办法培养。她说既然上天给了我这个戏剧平台,我就要为大家用好这个平台。让大家多出作品、让这座城市多出人才,让年轻的戏剧人愿意留下来。她在每次社会组织的“赈灾募捐活动”和“助学活动”中,都会捐钱。25年垦荒深圳戏剧的岁月一晃就过去了,她为深圳戏剧带来了清新之风和浩然之气。

  张唯:在创意多元中坚守现实主义

  ●付音

  张敏(艺名张唯),独立电影人。2006年至2010年,张唯先后就读于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文学系进修班和中国艺术研究院艺术文化学及电影学专业进修班。张唯已经执导了五部题材迥异的现实主义剧情长片。他善于从时事新闻中捕捉故事,再经过艺术过滤和美学编织后,将故事上升为具有艺术品质和社会价值的电影故事主体。他的电影不仅具有充分合理的戏剧性,在碰撞社会生活的矛盾的同时,亦能展现人文主义的光辉,以光影载道,为时代立传。

  张唯2010年的处女作《北京草原》,通过一位在北京生活的非洲男孩的视角,用独特的镜头语言将北京繁华的都市森林幻化成辽阔的非洲草原,讲述了这位非洲男孩在北京的梦想与生活。2011年,张唯创作了电影《一个人的皮影戏》。该片首次以剧情片的形式展现了皮影艺术的现实困境,在欢呼和掌声中渐渐膨胀的老皮影艺术家最终发现自己必须面对事实真相。2014年,电影《打工老板》以中国改革开放30多年来深圳特区的企业生存状态为时代背景,讲述了一位深圳民营企业家的创业故事,并反映了民营企业家创业中面临竞争、全球经济危机等困境。而他在2016年创作的电影《喜禾》则将关注的目光锁定自闭症儿童的家庭,讲述了一位母亲为了自闭症的儿子能够上学,为了改变自己的宿命所付出的艰辛努力。2017年,张唯创作了电影《天籁梦想》,影片讲述了4位藏族盲童,从珠穆朗玛峰脚下的小村出发,为了在深圳电视台“天籁梦想”节目上表演而踏上冒险历程。值得一提的是,《天籁梦想》不仅是根据真人真事改编,而且是由西藏的拉萨、江孜二地盲校的盲人师生多人本色出演。本片将于2018年1月9日在国内全线公映。

  张唯的电影创作具有风格上的一贯性,他多以现实主义的笔触和接近纪录片的纪实风格来描写边缘人群与社会的关系。谈到剧本创作上的一些讲究时,张唯说他会坚持运用社会学与人类学的定性研究法,通过大量的田野调查与深度采访,深入影片聚焦的人群,真正从他们的角度来了解普通人所不了解的另一种人生。这也许很不符合现今电影圈快餐式的消费习惯,但张唯对此并不在意,他说他只是尽力做自己想做的电影。

  影评人王樽说:“张唯的电影有种很特别的感觉,故事和人物都紧贴现实,有着像纪录片一样的纪实性,来自现实,不回避社会问题,同时,又能力避说教,客观而冷静地表现现实。”这些年中国文艺电影的创作似乎有一些回归作者电影的趋势,这与同样善于表现社会问题,但高度类型化、过度煽情的韩国电影形成了鲜明对比。张唯身上的作者标签与他面对现实主义题材的创作态度相吻合。他并不是自上而下围观式的怜悯,也不以边缘人群的悲欢作为商品输出,而是作为一名电影艺术工作者,深入他人的生活并与之共存的姿态。由于足够真实,张唯的电影能够被更为广泛的人群所接纳,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张唯的每部电影都能在全球范围内的国际电影节屡获奖项。

  对于今后是否会挑战别的题材的电影,张唯表示:“其实我并没有对题材进行刻意的挑选,只要是打动我的故事,我都愿意尝试。”

责编:陈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