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云:年轻人应该先想着给别人什么 别总想着赚钱

2016-09-01 15:11:00 央视财经 分享
参与

  8月31日消息,二十国集团工商界活动(B20)将于9月3号到4号在杭州举行。作为G20峰会的重要开场活动,今年的B20吸引了全球数百名工商界领袖齐聚杭州。今日(8月31日),B20中小企业发展工作组主席马云在接受央视财经专访时表示,各国应开辟经济特区只为中小企业服务。

  马云认为,世界上有一些逆全球化的倾向。马云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最近整个世界走向越来越走向封闭,走向保护,包括英国的脱欧,包括今天全世界各地的TPP,WTO谈判停止下来,各种各样看世界有一点开始走向往回走。

  过去的三十年世界贸易是不到一万家大企业决定,这一万家大企业决定了世界贸易的走向,但是这一万家企业,让整个世界经济在过去的二三十年有了蓬勃的发展。

  全世界各国都在支持中小企业,但是全世界各国都没找出一条方法来进行中小企业,因为中小企业它出国比较难,今天的海关税务商检都是为大企业准备的,是否各国应该开辟一个经济的特区,只为中小企业进行服务,24小时通关,低于一百亿美金以下的年销售额应该进行免税政策,所以这些政策如果起来,我相信他会为世界创造无数的就业,也为世界经济带来无数的贡献,所以这是我们的构思和想法。

  采访实录:

  张羽(主持人):观察G20,解读G20,刚才演播室已经介绍了,我们演播室下午来的一位重量级的嘉宾是阿里巴巴董事局的主席,当然今天来到我们演播室还因为他另外一个身份,是B20中小企业发展工作组的主席,为大家简单介绍一下B20和G20的关系,B20就是工商峰会它是G20的配套机制,那么它是汇集全球的工商精英为G20的政策决策提供建议。那么在B20当中马云先生就是中小企业发展工作组的主席。马云先生这两天网上在流传着一个您为杭州做的英文版的广告,我认真收看了一下,从口气来讲我觉得非常像来自于您本人的真实感受和创意,当时的动机是什么呢?

  马云(B20中小企业发展工作组主席):我自己是个杭州人,受益于杭州,因为杭州我觉得世界上很难找到特别在中国很难找到这么一个城市受益于开放,因为开放国家的开放政策使得杭州有了今天,也因为了杭州的开放使我有机会学了英文,在这儿创业做互联网,所以我觉得那么多全世界各地的人都在关注这个城市的时候,作为杭州人我有这个责任跟大家分享一下介绍一下杭州,所以也不是一个广告,我自己觉得就是一个对我所有的朋友,关心杭州的人做一个英文的介绍。

  张羽:从您的口气可以听出来,确实是您个人的真实感受和想法。

  马云:是。

  张羽:是这样。

  马云:是是是,因为我特别我讲到这个城市,很多人只知道杭州很漂亮,自然山水很好,但是杭州的历史杭州的人文,杭州最早参与整个世界的发展,其实大家并不了解。我在美国跟美国同事讲,就是杭州曾经是中美友谊建立的一个主要的城市,这应该上海公报的主要的谈论谈判的地点是在杭州,所以我记得我是8岁那一年尼克松来到杭州,所以那时候的印象很深,在正因为这种中美的开放型的谈判,尼克松和毛泽东这种伟大的这种愿景驱动了这个国家的发展,才会有今天。那么今天G20我相信也是一个了不起的东西方也好,世界各国的优秀的领导者,在这儿讨论世界的未来,也许它为三十年以后、二十年以后,三十年以后、五十年以后的年轻人孩子们打下一个未来世界发展的基础。

  张羽:这样一段交流的片子,我注意它主要分四大块,杭州的历史文化,您要对G20领导人传递的信息,还有阿里巴巴为什么留在杭州,还有一段就是杭州对于中国新经济的贡献。其实我觉得四段它核心只有一个关健词,就是开放,您表达这样一个意思有什么特别的针对吗要。

  马云:我觉得在今天整个世界,因为这个世界过去的三五十年的发展,是因为开放做成这个样子,把世界各国的贸易也好,商业往来也好,政治往来也好,外交往来也好,都走向开放,但最近整个世界走向越来越走向封闭,走向保护,包括英国的脱欧,包括今天全世界各地的TPP,WTO谈判停止下来,各种各样看世界有一点开始走向往回走。我觉得在这个时候,应该要有人告诉大家,这个世界受益于开放,未来也应该受益于开放,世界必须走向越来越大的开放,所以我想告诉大家,杭州这个城市包括我本人,我们这个企业,我们看到是因为开放才有今天。

  张羽:也就是说您现在对世界上一些逆全球化的倾向,有着深深的忧虑。

  马云:是的。

  张羽:您觉得这种倾向会对中小企业的发展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呢?

  马云:我其实觉得呢现在大家对全球化意见很大,其实全球化第一次我有印象的时候是在十几年前中国还没有,中国刚刚准备加入WTO组织,我在达沃斯参加会议,我们这儿在欢呼雀跃说中国加入WTO,但是那时候在达沃斯有很多的反全球化,那时候我是不是很明白,我们认为是好事,为什么人家认为坏事,还有很多的游行砸砖头,但这么多年下来,事实上证明,整个全球化对世界经济是有贡献的,但是全球化也从一方面来讲,也对世界经济今天的不平衡造成了一定的影响。因为过去的全球化我个人认为,是大国的全球化,是个美国化,大企业,大国家受益,但在发展中国家,中小企业并没有受益,年轻人并没有受益,所以我是觉得全球化本身是个好事情,但是全球化本身是需要进行完善的,不应该因为出现经济不平衡,不应该出现了一些问题,我们把全球化给否定掉,而是应该完善全球化。如果说我们能够找出一个机制,能够解决中小企业,能够解决发展中国家,能够解决年轻人能够受益卷求化,我认为未来二三十年的机会就应该在这个地方,所以我觉得目前的反全球化的这种思想,反全球贸易自由贸易的倾向,我是比较担忧的。

  张羽:您讲到了寻找一种机制让中小企业,让年轻人纳入到全球化的领域当中来,让他们受益,让他们来参与全球化,这种机制是什么呢?您这种思路有没有纳入到B20的政策建议当中去呢?

  马云:我们这次其实经过了一定时间的准备,我们认真就从做一个行业的电子商务,我一直觉得大家觉得阿里巴巴做企业,好像现在占的位置比较高。

  张羽:阿里巴巴现在是个大企业。

  马云:但我觉得我们今天毕竟企业如人嘛,我们今天十七岁,刚好十七年,不管我们怎么做的多么的大,但是从本质上我们还是个孩子,但是企业规模这么大,小企业可以闷声发大财,但是到今天这个规模,我们必须有一种担当,去看世界未来的走势,看我们的客户未来的走势,因为阿里巴巴从第一天起,我们所有围绕的客户是中小企业和年轻人,所以我们必须既然我们为中小企业和年轻人服务,也必须为他们的未来和将来去考虑。所以经过一段时间,包括我们自己电子商务的经验,我们给G20领导提出了一个EWTP的想法,就是全球电子商务的贸易平台,我们也叫Electronic World Trade Platform,我们希望为全世界的中小企业打造一个真正属于自己可以自由公平开放贸易的平台。因为WTO组织目前来讲,经过这么的多哈论坛到今天为止,大家谈不下去,我觉得有的时候很多国家把贸易问题,把商业问题政治化,我们应该由商业来驱动,真正设计一套为小企业解决问题,为年轻人就业解决问题,为小企业今天如果你想把商品卖到菲律宾,你今天想商品卖到肯尼亚,你今天希望从挪威进口商品,都能做到。

  张羽:您能给我简单,明确的描述一下,您刚才所说的这EWTP这样一个机制,它是一个什么样的轮廓。

  马云:其实我们的真正的想法就是今天由于这个世界上已经将近有20亿年轻人,20亿的人在开始使用移动手机上互联网,这帮孩子是不愿意接受原来的贸易方式的。一百多年以前,世界各国的贸易是几个皇帝决定,这个我们两个国家之间要做生意,你要不跟我做我就先鸦片战争打进来,但是尽管看起来很不合理,但是有几个皇帝决定的贸易也促进了世界经济当时的发展。

  过去的三十年世界贸易是不到一万家大企业决定,这一万家大企业决定了世界贸易的走向,但是这一万家企业,让整个世界经济在过去的二三十年有了蓬勃的发展。设想,未来的二三十年,如果能够让二三十亿的年轻人通过手机和电脑能够做到全球买,全球卖,如果这一点做到,对世界经济的贡献是非常大,对无数的年轻人的共享也是非常之大,所以我们想基于阿里巴巴在中国做电子商务的经验。

  比方说你原来人家是没法想像的,今天杭州的人可以把货品自由和内蒙、新疆、拉萨、云南、贵州进行交易,所以我自己觉得,既然我们可以跟云南、贵州、拉萨、新疆做生意,为什么中国的年轻们不可以把商品跟肯尼亚做生意,为什么不可以把肯尼亚的商品卖到中国来,为什么不可以跟阿根廷的年轻人,大家通过手机可以进行交易,这个我们希望建立一套机制。全世界各国都在支持中小企业,但是全世界各国都没找出一条方法来进行中小企业,因为中小企业它出国比较难,今天的海关税务商检都是为大企业准备的,是否各国应该开辟一个经济的特区,只为中小企业进行服务,24小时通关,低于一百亿美金以下的年销售额应该进行免税政策,所以这些政策如果起来,我相信他会为世界创造无数的就业,也为世界经济带来无数的贡献,所以这是我们的构思和想法。

  张羽:您描绘了一个非常宏大和美好的前景,我想问一下它的主导是谁呢?是中小企业吗?还是政府呢?

  马云:我觉得这个主导就应该是由企业来主导,WTO是由政府主导的,今天我认为WTO谈不下去的其中一个原因是,就两百个国家或者几十上百个国家的政府官员坐在一起讨论一个经济贸易问题的时候,往往因为政治的原因,外交的原因,使得国与国之间的贸易反而做不起来,商业的问题应该回到商人来讨论,政府应该在政策制定上面进行保护,进行促进,所以我自己觉得,今天的EWTP提出来实际上是个WTO的补充,WTO原来是政府谈判,大企业落实,今天我们希望是一个中小企业推出来,企业退出来,政府进行促进和帮助。所以我坚决的认为,这件事情必须由企业来推动,而不是政府来推动。

  张羽:您刚才讲到WTO是由政府之间的谈判,那是因为国家的代表是政府,那么国与国之间那种跨境交易的话,涉及到海关税务一系列相关政策,像刚才您讲到的以中小企业进行交流和代表的话,这个门槛怎么才能跨过去呢?

  马云:我觉得这个第一,中小企业就像我们这种参与者EWTP的参与者必须把一整套的思想提出来,然后一个国家一个国家的谈过去,比方说我们跟新西兰谈,比方说我们跟加拿大谈,我们要一个国家希望对方国家给予你对方国家加拿大国家的中小企业的优惠政策,给中国中小企业的优惠政策,我们也希望向中国政府申请给中国中小企业和给加拿大中小企业有这样的优惠政策一,然后通过政府在环境建设,比方说如果大企业是24小时通关的话,小企业也应该24小时通关,也应该是24小时进行商检,我们也应该给中小企业,如果低于一百万美金的话,我们应该是否给予三年到五年的免税,这个我觉得不是多大的难事情。因为这些免税也许你税收的并不多,但是你创造的就业带来了整个经济的变化是非常之大,但是任何事情都很难。WTO刚开始成立的时候,也是磨难经过这么多年走出来,所以我觉得未必有的时候商人善于谈判,也许我们能够把这事情做成。

  张羽:您已经开始谈判了吗?

  马云:我已经跑了,上半年我跑了三十多个国家和地区,一路一路的谈过去,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没有一个国家说,我不愿意支持中小企业,我不愿意帮助年轻人,只是大家说我们怎么做,所以接下来我们的工作就是希望把这件事情一步一步的落实。

  张羽:现在这个已经纳入到B20的政策建议当中了吗?

  马云:是的,已经纳入到B20的政策建议当中,在这次G20会议过程中,会向G20的20个国家领导人提出一个倡议。

责编:陈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