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美国著名中国问题专家戴维·兰普顿

2012-02-10 15:21:00 环球时报 分享
参与

  ●本报记者   姚莉   黄蕾  卢长银


  “向东看”是奥巴马政府在对外政策上做出的最大转变之一。在美国打造“亚太世纪”的战略背景下,从来就算不上平静的西太平洋在过去一年风浪更急了。中美两个隔洋相望的大国则在风浪中经历着摩擦、冲撞还有合作。2012年,西太平洋恐怕仍旧不会平静。美国眼下正经历激烈的“选战”,再过9个月,就将迎来大选投票。同样是在今年下半年,中国将会在十八大上进行领导层换届选举。2012年中美之间的风会往哪边刮?带着种种疑问《环球时报》记者采访了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高级国际研究学院教务长、曾在上次美国大选期间担任奥巴马的中国政策高级顾问的戴维·兰普顿教授。他认为,中美关系当前最大的障碍是两国安全机构正在增长的战略互不信任,两国应该在“行动-反行动”的恶性循环运转起来之前将其打破。


  小心处理中美关系是影响地区和世界和平的最大单一因素


  环球时报:美国最近正把战略重点转移至亚太,奥巴马总统年初公布了被认为是“瞄准亚洲”的新国防战略,许多分析认为这是针对中国的,您对此怎么看?


  兰普顿:人们必须小心,不要轻易被大众媒体的夸张所误导。美国将注意力转向亚洲的这项再平衡政策,不是一项简单的军事政策,而是指将所有国家资源往这个方向的再平衡,包括经济注意力以及文化和外交注意力。这种再平衡的背景是,奥巴马政府希望减少对中东和中亚冲突的经济和政治资源投入,从这些冲突中“节省”出的部分资源将被转移用在国内,另一些将被用于增加我们在亚洲的经济、外交和军事能力。这种再平衡会进行到什么程度,将取决于多种因素,包括中东和中亚会发生什么,美国国内的经济和财政问题如何发展,亚洲和太平洋地区的经济如何发展,中国的政策和该地区其他国家的政策如何发展,以及该地区的不确定性将如何演化等。


  至于说为什么在这个时候出台这样的政策,有许多原因。非常坦白地说,中国2009年至2010年在东亚和东南亚采取的政策对周边邻居和其他人来说,不像过去那么令人安心,许多国家请求华盛顿确保在该地区保持足够存在,维护这一地区的平衡。而且,2010年朝鲜在该地区的举动以及中国的反应,不仅让华盛顿一些人感到不安,也让日本韩国感到不安。


  最后,可能也是最重要的,鉴于对美国来说,跨太平洋贸易比跨大西洋贸易有更大的重要性以及亚太地区的军事规模和军事现代化,布什政府被认为没有对亚洲的多边组织和该地区的贸易、外交、军事关系付出足够注意力。这就解释了奥巴马政府的政策,比如为什么同意参加东亚峰会,为什么努力与韩国达成自由贸易协定。总体来说,让这种政策得以实施,有该地区较小国家的要求,有美国在该地区不断增长的利益,有华盛顿对保持该地区平衡的更大担忧,以及我们减少中东和中亚投入带来的“和平红利”所创造的机会。


  不过,在我看来,小心处理中美关系是影响地区和世界和平的最大单一因素。因此,美国和中国政策的中心环节应该是发展一种伙伴和互信关系。我们大家都必须努力把这种合作的战略必要与我们其他的外交政策协调起来。再平衡不应该减少中美之间的合作。


  环球时报:环球时报社下属的环球舆情调查中心最近的一项调查显示,近80%的中国民众认为美国有遏制中国的意图,或者正在进行遏制中国的行动。37%的中国民众认为这是中美关系的一个主要障碍。您对此怎么看?您觉得中美关系的最大障碍是什么?


  兰普顿:非常坦率地说,中美关系的最大障碍是两国安全机构正在增长的战略互不信任。我们已经处在一种“行动-反行动循环”的早期阶段,在这种局面下,一方构筑自己单方面安全的尝试会刺激另一方采取行动来抵消这种尝试,在这一过程中形成一种不断加剧的、更昂贵的竞争以及危险和不信任的循环。应该在这种循环开始运转之前将其打破。美国应该打消北京的疑虑,让北京知道它并不寻求遏制中国,中国需要切实让美国放心,让美国知道它的目标不是在亚洲削弱美国。我们需要向彼此和世界保证,我们真诚希望通过合作来解决亚洲及其他地区的最紧迫的跨国问题,我们希望有效地进行合作。


  美中不应该变成对方最大的问题


  环球时报:美国总统奥巴马近日在国情咨文中表示,将建立新执法部门调查“中国等国家的不平等贸易措施”。在大选和需要创造更多就业的压力下,奥巴马政府在对华贸易上似乎越来越强硬。您认为两国贸易关系会在今年进一步恶化吗?


  兰普顿:我不这么认为。如果那样的话,对我们每一个国家和世界经济都将是灾难,中美两国双边经济和金融关系也将严重恶化。事实上,我们都急切需要双边经济和金融关系继续发展———现在也正是这么做的。人们不应该把美国目前在世界贸易组织采取的寻求解决争端的行动与贸易战联系起来———这些行动正是WTO建立的解决机制,通过这种机制诉讼矛盾,协调利益和解决问题。讽刺的是,我们两国的贸易越多,我们要面对的这种行动就越多———反之亦然。美国正处在选举年,再加上经济表现糟糕,人们将看到更多贸易保护主义的情绪,但事实是,中国是美国增长最快的一个主要出口市场,美国也是中国巨大的直接和间接出口市场。表述了这么多,我可以真诚地说,美国商界现在对与中国做生意遇到的困难的不满,正导致美国企业对两国双边关系的支持的减少———比过去20年中我能够记得的任何时候都要少。


  环球时报:中美现在既有合作又有竞争,随着中国持续崛起,有国际机构预测中国经济总量将在2020年前后超过美国,这可能会给美国维持其世界唯一超级大国的地位带来更多压力,中美未来能避免滑向对手竞赛吗?


  兰普顿:我们两个国家内部都有严峻的问题,我们两国的领导层都有,或者应该有最主要的忧虑。美国和中国不是对方最大的问题,也不应该变成对方最大的问题。如果我们这样做了,那就是两个国家领导层的失败。而且,世界正处在变化之中,让越来越多的国家拥有不断增长的全球触及和全球参与能力。简单地说,超级大国不论怎么看都不是单纯的军事能力,它正变成一个过时的概念。未来真正而有效的大国将是那些能够最好地组织起来进行创新,拥有最多朋友,能够构筑最佳合作关系的国家。


  中美应在各种场合努力提高互信


  环球时报:金融危机发生后,西方国家出现了一些问题,美国还发生了“占领运动”。有学者将其称为“资本主义的问题”。您怎么看待所谓的“资本主义的问题”?


  兰普顿:目前,几乎世界所有主要经济体都面临压力和困难。由于全球化和它所带来的相互依赖,我们不应对其他国家的经济困难幸灾乐祸,事实上,每个国家的挑战也都给其他所有人带来困难。我要说的是,中国经济需要以它自己的方式再平衡,美国经济也需要以它自己的方式再平衡———如果我们一起合作这样做,我们都将过得更好。说到美国经济,我的观点是,我们需要更多节省,我们需要在研究和创新方面有更多投入,我们需要对市场进行更负责任的管理———这也是我们曾经失败过的地方。我们解决自己的问题符合中国的利益,中国解决它的问题也符合我们的利益。


  环球时报:2012年是世界政治的重要一年,美国将在今年举行总统选举,中国则会在十八大进行领导层换届选举。这将对中美关系有什么影响?今年影响两国关系的其他主要因素还有什么?


  兰普顿:国内政治和发展对每个国家的外交政策都有重大影响,中国和美国也不例外。由于美国和中国在各自国内都处在一个敏感时期,有时候媒体、一些政府人士及来自其他方面的人士,说起话来会不那么克制。因此,在这种情况下尤其重要的是,我们的高级领导人以最大的责任感说话、办事,在各种可能的场合特别努力地提高互信。从这方面来说,中国国家副主席习近平即将对美国的访问既受到欢迎,又是一个良好的机会。习近平副主席已经与美国副总统拜登建立了富有成效的关系。我期望习副主席在这次访问中能够在华盛顿和我们国家其他地方扩大中国的朋友圈。▲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环球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环球网简介| About huanqiu.com| 网站地图| 官方微博| 诚聘英才|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隐私政策| 服务条款|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