酣客公社王为至茅台董事长的一封信

2014-10-15 11:31:00 环球网 分享
参与

  袁董:

  2014重庆秋季糖酒会前一天,也就是10月10日,《仁怀早晚报》发表了一篇文章《茅台!你永远喝不起!》,这篇文章,酒界很多人看了,显然是站在捍卫茅台的角度批驳我的。文中提到的互联网白酒、某某公社“炮轰茅台”,指的显然是酣客公社。随后,搜狐和新浪......等很多媒体,也都站在看似捍卫茅台的角度,对我进行了深刻的讽刺、贬损、抨击。

  这封信,通过互联网的方式,转达给您,是因为要不到您的E-mail地址、QQ、微信号。秋糖即将结束,目前,这些看似捍卫茅台、抨击互联网白酒的媒体效应,很有铺天盖地的苗头和可能......我觉得这个时间点有点紧急,因为媒体一旦继续跟进、发酵,对茅台不好,对互联网白酒,不仅无害,反而有益。

  所以,作为酱酒的超级铁粉,酱香的忠实酒鬼,我给您提个建议——我不知道抨击酣客公社的这些媒体,是否是茅台授意的,但我觉得:不论是不是茅台授意,茅台都应该立刻停止对所谓的“炮轰茅台”做任何回应、任何反击、任何评论,不论是对酣客公社,还是对其他互联网组织和社群。因为,会伤害茅台。

  茅台,是我尊重的品牌,我不喜欢的是茅台的价格。但,因为对酱酒的偏执狂热,所以,纵然不喜欢价高,在心里也尊重茅台品牌。所以,我很坦诚、很透明自己的态度——茅台或媒体的抨击式的回应,反而是对茅台最大的的伤害,而且,只会对新生的互联网白酒,带来更多的掌声和关注。不论那些媒体,是不是茅台授意的,都应该立刻刹车,如果是媒体自己的行为,茅台甚至应该严厉棒喝,加以制止。因为,巨头和巨人对新生社会现象的任何抨击,都会脏了茅台。

  茅台对此公关的策略层次——

  中策:压根不回应,不理会;

  上策:笑着面对,包容支持!我茅台高兴了,收购你,或者消灭你,都是小菜一碟;

  上上策:达观自嘲,欢迎吐槽,自我幽默!把胸怀和开明,附加到茅台这个品牌上;

  下策:回应,就是下策;

  下下策:愤怒回应,是下下策;

  原因有五点——

  1-压根没人炮轰谁:唯恐天下不乱——是媒体生存的基本技能,不制造热点、冲突,媒体内容太平,这是人家媒体的专业和“本分”。我这次是被“骗”到秋糖谈互联网思维、【真互联】和【假互联】的区别的,组委会说要干货、要精彩实用的东西,要真方法论......我挺感动的。

  但,酣客公社作为中国最大的企业家互联网社交族群,跟酒界、酒圈、酒媒体......从来不打交道,也从不参加酒博会。我们更喜欢冷静安静地做务实做事。所以,我到现场看了对我的介绍,我也觉得媒体的概念包装能力、文字引导能力、挑动情绪的能力真的很强——成功的引发了《仁怀早晚报》等媒体的捍卫和反击,但,参与抨击的媒体,除了暴露了比较业余的逼格,压根没找到真敌人......而不拍砖、不愤怒,保持客观、中立、冷静立场的《酒海导航》、《中国酒业》、《华夏酒报》......等酒媒体,反而收获了技术性的信任。

  2-大江湖,成熟的人都在呵护:酒业,从面上看,各有各的竞争手段,但,对于产业和江湖而言,成熟的人,哪怕是对手,都有共同的呵护意识。茅台是酒业巨头,茅台有什么不测,酒业大江湖,都会受损失......酣客公社,不是蹦蹦跳跳、博人眼球的屌丝社群,粉丝平均年龄四十至六十岁,都是企业家,有成熟的江湖观、全局观、产业观,酣客公社坚定地认为——

  酣客公社的酿造观——中国白酒,是地球之上,宇宙之内最好的酿造圣物!......为此,我们还在著名网站与红酒、洋酒的高手,展开对决辩论。

  酣客公社的酱酒观——酱酒,是最好的白酒,用曲、用粮、酿造、发酵、蒸馏、窖藏、勾调......成本最高,工艺最复杂,最具价值;

  酣客公社的酱酒发展观——酱酒,最大的智慧,就是团结扩份额,抱团上规模,如果能扩大10%的份额,贵州就能增加几百亿的GDP;

  酣客公社的市场观——目前,在调整期,酱酒的危机最严重!今年的小红梁,才卖四千多,大多数酒窖,就没下粮......这充分说明了酱酒在危机中,更加危机的现实;

  3-茅台,是白酒老大,酱酒老大!别说没有人炮轰,就算是酣客公社不成熟,炮轰了,以你小小的酣客公社,茅台犯得上搭理吗?茅台的实力,比你大几百倍,搭理谁,其实就是厚爱谁,凭什么搭理你刚刚萌芽的,小小的互联网白酒?

  4-酣客公社的白酒观——国民白酒文化认知,是白酒业最大的缺失。所以,对消费者做认知、做科普、培养市场对酱酒的情感......只有酣客公社在做,而且是在用变态和傻乎乎的认真,做酱酒文化的认知。不瞒您,酣客公社的粉丝,可能是中国唯一可以把酱酒工艺倒背如流、都能闻出七轮次酒、清楚液态法固态法固液法......的酱酒铁粉。从这一点看,肯定是给酱酒江湖做贡献了。

  坦率的说,互联网赋予了消费者【信息对称、追求趣味、拥抱体验】的权力,所以,一百年前巴拿马那场会,和红军用什么东西洗伤口......消费者,真的不感兴趣了。除了白酒圈内在互相争论,口沫横飞,对于市场,压根没人感兴趣。消费者感兴趣的是【与我有什么关系?有什么精彩体验?】。

  5-就算是捍卫与回应,也要用专业的班子和技术——俗话说,不怕狼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如果真的需要抨击酣客公社,也肯定不能用太业余的团队和文字,谩骂式、口号式、文革式的文字,的确只有反作用,看似帮忙,实际是帮倒忙。尤其是在【标题党得宠,正文没人看】的浮躁当下,选了那么错误一个标题——《茅台!你永远喝不起!》,我善解人意,知道,那篇文章的本意是——茅台很高贵,根本不是你们这些互联网白酒可以撼动,也高攀不上的......但,标题文字技术太业余了,这个名字,传递出了【与本意完全相反】的意思,还加了两个感叹号......因为有针对性,所以,阅读量还挺高。这不是给您添乱嘛。我们的技术人员往前查了一个月,那个媒体,还真没有累计点击上万的文章,而那篇,当天就过万了。

  纵然,我对茅台的价格,有看法,但,对于酱酒这个品类的捍卫,酣客公社,是勤奋、务实、专业的。

  多说两句吧:关于贵州酱酒产业的振兴,省委省政府有很高的期待,贵阳酒博会,也是诸多努力之一。您是兄长,也是前辈,我粗浅地觉得——天气不好,我们就取地利和人和,地利和人和,就是【寻找新的风口,酱酒深刻团结,抱团扩份额】。既然政策大气候已经确定不好了,那就应该把互联网作为大机遇,深入研究、得其精髓,按照互联网的规律,生长出茅台的新文化。全球经验多次证明——把地面业务简单的放到网上,这是伪互联网模式,不仅没用,还会耗费成本。互联网的内在规律,不是产品、渠道、销售,而是情怀、认知、链接,粘性、温度感、参与感......互联网模式的核心技术是【触点、场景、转化】,所以,把茅台的触点增加、场景增加、温度提升,引流转化率才会升高,这是基本的套路。

  酣客公社很渺小,但,开放和共享精神,业内皆知——我的PPT和内部资料,同行永远可以随便拷;吴总,请我给华泽高管上课,我们倾其尽知,分文不取;都说酣客公社在颠覆传统,但,郝总让我给酒仙网客户讲经验,我一样尽我所知。这次秋糖,虽然被媒体扣上了颠覆者的帽子,但,每场论坛,我都清楚表达——酣客公社的经验,对行业完整开放,粉丝经济很简单,每个酒业同仁,都可以拿走学,并且【真互联网】很容易,艰难的,是没搞清楚本质,随便进军互联网。

  所以,看到那一系列报道,同在第二场论坛的郝总也跟我嘀咕——我们俩怎么回忆,也回忆不出我们炮轰、狂言的细节。而,仁怀的媒体,反映又那么快,所以,怕媒体替您惹麻烦,我觉得还是写一封信比较稳妥。业余的帮忙,真的等于帮倒忙。

  我狂热地热爱酱酒,铲糟子、上甑、烤酒、勾酒......我都觉得乐趣无穷。比高尔夫、越野、摄影的乐趣,不低反高。而且,我坚定地认为——中国白酒,是男人的成人礼,女人的保健品,是人到中年之后,身心对话、回味心灵的最好载体。嵇康、阮籍、刘伶、王羲之、李白、袁崇焕、许世友将军......对酒的诠释和热爱,在我心里阴魂不散!中国白酒,跟甘蔗渣酿的朗姆酒、根茎植物酿的龙舌兰、番薯酿的伏特加、粗粮大麦酿的威士忌、区区酿造酒的拉菲、无粮蒸馏的白兰地......相比,就是地球之上最好的酿造物。从物理学、生物化学、酿造的技术深度、发酵的风格多变,微生物的类别和数量、窖藏老熟的机理、无添加的纯粹......出发,中国酱酒,都是全球最顶级、最昂贵、最珍稀的酿造产品。只要我们坚持【白酒国民认知文化】的专注传播,勤奋务实,酱酒产业,完全可以在【总份额倍增】的前提下,逆势回升。

  上一个执政十年,已经结束。十八大后,新一届党中央国务院的团队,为了让中国经济彻底冷静、减少泡沫、调结构、软着陆、去杠杆、不刺激......以反腐败为契机,为先导,治党治国。从大局看,这绝对是对的,我也高度看好中国未来十年,看好男性化的力量治国,看好习总书记的政治智慧和治本勇气,如果美国大选共和党上台,我更觉得中国的崛起——没有悬念。

  从这个意义出发,遭遇冬天的不只是白酒,而是所有产能过剩、泡沫过度的制造业,和所有围绕权贵经济滋生的产业。因为政策而遭遇寒冬,这肯定不是政策的错,而是每个产业都需要站在【去泡沫、务实化、看本质、重宏观、使命感】的角度,去反思【过去的繁荣,是否基于理性?】,其反思【曾经的黄金十年,到底是因为身体健康?还是依附式发展?】。

  茅台是老大,肯定有资格带头引领这种务实的思考。并且,互联网会带来扁平化的社会新景象,这种新景象有深刻的技术和要领,那就是——开放、透明、信息权平等、精神和心灵导向。所以,茅台的互联网升级,务必重视互联网的核心方法论——去中心化、大核生存、生态化竞争,社会化营销。从这个技术观出发,我对于【民酒】和【腰部、臀部、腿部】思维,持反对意见,因为,这还是【中心化、小核思维、封闭式竞争、自说自话式的营销】。

  互联网信奉【水往低处流】的哲学,放低自己、以谦为本,本身就是从工业化思维,转向互联网思维,同时收获高感、收获新份额新利润的顶层设计。新经济新模式,是生长出来的,不是策划出来的,计划无用,发展非线性......这的确是新时代对白酒业的共同挑战。酒企、酒商、酒媒体、咨询公司......真的都必须放下【经验主义、计划主义、抢钱主义】,真正俯下身段,贴地飞行。茅台,作为酒业老大,建立新的茅台生态圈,让全社会的精英和资源,让茅台内的员工和茅台外的互联网天才,意见领袖,极客达人,都聚合在酱酒的大生态中,肯定是历史性的功勋。

  大茅台,亲切的茅台,可爱的茅台,有温度感的茅台,大核生存的茅台......不仅不会有危机,反而会逆势开创新的增量。酣客公社,已经有25%左右的粉丝,是从不喝酒的美女,她们已经开始用白酒美容,用酸酯醇醛酮和白酒微生物DIY面膜,用酱酒替代咖啡、茶、红酒......四滴四滴的小口慢咂的酣客喝法,不仅让男人无负担,从怕白酒到爱白酒,更让女人开始跟老公抢酒喝,看着电视剧,握着【酣客专用杯】,放下咖啡,开始酱酒......这就是我所说的白酒的国民认知。打造出新的价值点,新的白酒荣耀体验,重新发明白酒,真正回归价值,走向体验......这个很靠谱。茅台做,我们同样支持,并坦承开放所有方法论和系统。以茅台的实力,和产业智慧,一定可以比酣客公社做得更好。

  我最近在各个论坛上,演讲的题目只有两个——《除了使命感,谁也救不了白酒》和《电商必死,传统不灭,电商下一站是粉丝经济》。这是我实实在在的学术观点,没有任何装逼的成分。但,我也深知,没有巨头的新的互联网白酒运动,是不健康的,中国的互联网生态,也的确正在出现娱乐化、浅薄化、浮躁化的影子。所以,我肺腑之言——大型酒企,进军【真】互联网,是历史责任和机遇,对酒,对互联网,都有积极的建设价值。

  让媒体停下来吧,正作用不大,副作用不小。对于新事物,先不谈兼容、收纳。就算真的是竞争,大企业对小企业——不响应,不表态,也比表态响应要好,最起码稳重敦厚。虽然我觉得价格过高,但我依然喜欢酱酒,这个没办法,喜欢就是喜欢,热爱就是热爱,它就在哪。

  祝福茅台!

  王为

  20141014

责编:武帅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