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诉欠代工厂加工费 生活家地板维权反被讨债?

2016-01-28 10:52:00 北京商报 分享
参与

被诉欠代工厂数百万元加工费生活家地板维权反被讨债?

2016年1月20日,浙江生活家巴洛克地板有限公司(下称“浙江生活家”)诉著名地板品牌生活家的拥有者巴洛克木业(中山)有限公司(下称“生活家地板”)拖欠货款一案正式开庭,前者向后者讨要454万多元OEM加工费。生活家地板1月26日独家回应北京商报记者称,事实真相是作为代工厂的浙江生活家侵犯了自己的商标权,不得不开展维权行动,通过“暂停合作且暂扣货款”的方式以求“自救”。生活家地板为了维权却反而成为讨债对象?一时间,地板行业品牌企业与代工厂之间的关系变得颇为微妙。

代工厂上法庭讨货款

作为生活家实木地板最早的OEM贴牌生产厂家,浙江生活家曾与生活家地板携手合作多年,1月20日二者却成了法庭上的原告和被告,前者公开向后者讨要数百万元加工费。

作为原告,浙江生活家在起诉书中称,2012年1月1日与生活家地板签约,加工“生活家”牌实木地板,按照要求生产并发货后,生活家地板未按约给付货款,拖欠浙江生活家的款项共计454万多元。

浙江生活家董事长徐正财1月25日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他的工厂早期承接了生活家地板近60%的实木地板生产量,即使后期生活家地板规模扩大、在深圳和东北均有合作加工厂之后,位于南浔“地板之都”的浙江生活家仍然是总部设在中山的生活家地板最大的实木地板生产商。但是,自2015年9月1日起,生活家地板一直没有给浙江生活家订单,导致浙江生活家库存严重积压,OEM加工费和材料代购费被拖欠,与生活家地板协调未果,不得不走法律途径讨要欠款。

“以前偶尔也拖欠,可他们是大腿,我们是胳膊,胳膊拧不过大腿,我们也没啥办法,都是协调协调就过去了,这次实在是没有办法了,我们也是被逼无奈。”徐正财向北京商报记者如此表达他上法庭向生活家地板讨债的缘由。

生活家地板称在维权

作为一家有着20年历史、在行业内鼎鼎大名的品牌企业,生活家地板为何会拖欠代工厂的加工费?1月26日,生活家地板回应北京商报记者,完全否认“拖欠”的说法。

据生活家地板发给北京商报记者的函件解释,浙江生活家近半年来擅自违反合作协议,在多地私自销售侵犯生活家地板商标权的地板产品,且所售产品存在严重的质量问题,多次遭到消费者的投诉,为此,对其“违法行为进行了警告,并在事情解决前采取了暂停合作且暂扣货款等一系列自救措施”。

这份函件还宣称,由于浙江生活家不断侵权,还向经销商散布不实言论,严重诋毁生活家地板的声誉,生活家地板已于2015年12月22日正式发函解除了与浙江生活家的合作关系,并于12月25日再次发函要求其立刻停止一切侵权行为。同时生活家地板启动一系列主动维权行动,工商部门对多地侵权产品进行了查封扣押。2016年1月15日,生活家地板还对浙江生活家提起侵权索赔诉讼,获得了法院受理。

品牌与代工关系微妙

对于生活家地板不再给浙江生活家订单,并拖欠加工费,徐正财对北京商报记者的说法是,这与生活家地板品牌创始人、多年任董事长的刘硕真2014年被挤出管理层有关,“我最初决定和生活家地板合作,就是看中了刘硕真的人格魅力。不过一朝天子一朝臣,高层变动,我们下面的合作者也都跟着变了”。

生活家地板方面却认为浙江生活家利用代工的机会,开设门店私自销售侵犯生活家商标权的产品。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在生活家地板官方网站上,一篇发布于1月15日、题为《为“生活家·巴洛克”维权·生活家官方打假绝不手软》的公告,将矛头直指使用生活家公司商标及销售“生活家·巴洛克”地板的“门迪尼”门店,“门迪尼·巴洛克”正是浙江生活家注册的商标。

实际上,浙江生活家与生活家地板之间不止是代工关系,前者还在很长时间内帮助后者向用户发货,2015年9月曝出的生活家地板偷梁换柱丑闻,就是因为浙江生活家在发货时保留了“门迪尼·巴洛克”的品牌名,而没有换成“生活家·巴洛克”。

一个说品牌企业拖欠加工费而上法庭讨债,一个说代工厂涉嫌侵权而停止合作,浙江生活家与生活家地板之间的纠纷,在法庭判决之前难以判断孰是孰非。品牌企业和代工厂之间的微妙关系,却通过这一事件变得更加微妙。品牌企业与代工厂如何和谐合作,成了地板行业一个难解之题。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环球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