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城千余家具厂商九成面临转移

2016-01-28 10:54:00 北京商报 分享
参与

百强黎明强力等多家企业革新技术争取留守机会

在疏解非首都功能战略的指引下,京城家具生产企业向外实行产业转移已成大势所趋。不过,并不是所有生产企业都必须迁出京城。1月26日,北京家具行业协会会长何法涧向北京商报记者透露,通过水性漆改造达标的企业和红木家具企业有望继续将生产基地留在北京郊区,只是条件十分严苛,数量也不会超过京城现有1000多家家具生产企业的1/10。这意味着,京城九成家具生产企业都不得不面临向京外转移的局面。

两类企业有机会留在京城

1月26日,北京北六环外,一个并不显眼的厂门上,“元盛隆博”几个大字在低温侵袭后的京城阳光照耀下,有些古朴的味道。进入厂内,生产车间错落有致,工人们正在按部就班地进行着雕、刻、切、涂等工艺,一款款组装好的红木家具正准备送到几个月前就下了订单的客户家中。

“北京家具企业向外转移,并不包括红木家具企业。”元盛隆博总经理刘岩松很轻松地对准榫卯,将一堆散件装配成一把官帽椅,神态自若。他的企业做得不是很大,产品却相当精致,尤其是对榫卯的巧妙应用,展现出中国古老工艺的神奇魅力。他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在日益严苛的环保政策压力下,红木家具生产企业将有机会留在北京生产,“当然北京城区肯定不行了,我们的工厂本来就在郊区,政策方面没有让我们迁移的要求”。

刘岩松表示,红木家具无需迁往外地,源于它具有的两大特点:艺术性与环保性。与普通家具相比,红木家具的文化内涵决定了自身的与众不同,与其说红木是家具,不如称之为“工艺品”更为贴切。另一方面,传统的红木家具在制造过程中所使用的蜡与大漆完全符合国家环保标准,不会对空气造成污染,因此,在历次的环保检查与检测中,红木家具的环保性能都能达标,别说搬迁,连改造的名单中也没有红木家具。

与红木家具一样,同样因为环保而可能保留在京城生产的是水性漆使用或改造优秀的企业。2014年6月27日,曲美家具作为行业中率先全线启用水性漆的企业,为众多家具企业治污找到了一条出路。在曲美家具的示范效应下,如今百强、黎明、强力、博洛尼等企业也已完成或正在进行水性漆喷涂技术的革新。据了解,改造达标的家具生产企业有机会将生产基地留在北京,但是谁能留下目前还很难说。

企业将面临严苛环保要求

“据我个人估计,截至2016年底,能够继续留在京城的家具生产企业将不超过总数的1/10。”1月25日,北京家具行业协会会长何法涧在接受采访时向北京商报记者透露,日益严苛的京城家具生存环境将迫使九成家具企业外迁出京。

作为《北京家具行业“十三五”发展规划》的重要起草人,何法涧表示,虽然《北京市新增产业的禁止和限制目录(2015年版)与《北京市工业污染行业、生产工艺调整退出及设备淘汰目录(2014年版)》等政府政策都未将水性漆工艺以及红木家具列入搬迁名单,但是随着北京市环保要求的不断提高与“高精尖”产业升级的逐渐深化,北京家具企业所面临的生存条件将日益严格。

“迄今为止,北京市1000多家家具制造企业中仅有曲美一家企业已经全面实行了水性漆改革,而剩下的绝大部分企业仍依旧在使用油性漆。”何法涧表示,随着北京家具制造行业将全面禁止使用油性涂料这一规定时间的临近,这些仍按兵不动的家具企业势必会被“洗”出京城。在何法涧看来,能够有机会继续留在京城做大做强的企业要么必须有文化、有内涵,要么必须有创新、有技术。

技术难点迫使企业转移

众所周知,挥发性有机化合物是形成PM2.5的重要来源,同时也是雾霾天气产生的重要原因,VOC排放中约18%是由传统溶剂型油漆产生,倘若家具生产过程中大量使用传统溶剂型油漆,净化措施不到位、废漆桶处理不当等,都会给大气造成极大污染。为此,抛弃油性漆、改用水性漆成为北京家具企业试图留在京城生产的惟一途径。

不过,并不是北京每一家企业都能彻底将这项技术应用在自己的生产线上。水性木器漆使用成本高、涂刷要求严、生产线改造难度大三大瓶颈成为摆在北京家具企业面前的一道生死门槛。“对于生产型家具企业来说,使用水性漆的成本比使用传统油漆成本高30%-50%。”何法涧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使用水性木器漆除了成本因素以外,最大的挑战还是技术问题。曲美家具从2012年就开始探索水性漆喷涂工艺,斥资2000万元购买生产设备,历时两年研发,经历8个月的市场检验才将水性喷涂工艺运用于所有生产线,而《北京市工业污染行业、生产工艺调整退出及设备淘汰目录(2014年版)》又将时间大限定在了2016年底,这对于许多仍按兵不动的家具企业来说面临的只有外迁这一条路。

“以我个人的观点,能够在2016年末彻底实现水性漆技术改革的企业将不超过总数的5%!”青县沿海产业转移示范基地牵头人、北京锦尚高德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李博向记者表示,倘若某家家具企业想要在短短一年内实现环保技术的彻底变革简直堪比登天,“VOCs排放、工业废气排放、粉尘除尘、锅炉除硫、污水处理等设施的建设投资总额大约有四五千万元,过高的生产与技术革新成本促使着这些企业必须迁出京城,否则到2016年末这些企业势必会被淘汰”。

对于家具生产企业来说,难题更在于,即使花巨资进行了水性漆改造,可能依然难以达到环保指标而不能生产。改造还是转移,仍让不少家具企业难以抉择。记者 吕承锦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环球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