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包工头”遇上“大烦心事”——来自贵阳市区工地的讨薪日记

2016-01-28 19:25:00 新华社 向定杰 分享
参与

新华网贵阳1月28日新媒体专电(记者向定杰)春节将至,老板不发工钱,农民工心急如焚。而夹在两者之间的包工头,也似乎头痛万分。

27日下午,记者来到贵阳市乌当区金水湾国际水汇项目。寒潮虽已退去,但一群工人围坐在钢筋支架旁露天烧柴取暖。工地旁满是灰尘的面包车,被划上“欠债还钱,血汗钱!”

重庆人胡宗富说:“还烤火?我心里恼火哟!”去年7月,他带了12个人来做木工。但至今,13个人加起来才领到了11万元。“连房租都开不起!老太太背着孙子,天天追着我要钱,昨天才交二千八。”

记者走进工人住所,狭窄的过道照不进多少阳光,每间木板屋里摆上三张床,六七个人挤在一起,各种混合味道刺鼻。

昏暗的卧室背后,是厨房。桌上是切好的白菜块,地下是买来的白菜叶。“吃不上肉,烟也戒了。”一位刚卧床睡觉的工人说,平时洗澡都是冷水。

“这不算苦。”胡宗富有些哽咽地说:“工友们拿不到钱,他们的小孩、老人就跑到我家里闹,我有家不能回。”

一旁的毕节人李祥深有同感,当时朋友介绍,他东拼西凑借了18万元来承包,还喊了40多个老家人。现在装修工程完成了70%,总造价450万元却只付了102万元。他说:“我这100多号人里,大多数都是50多岁的人,谁不是上有老、下有小?一边是朋友,一边是工人,真不知道怎么办!”

在提示下,记者才注意到项目名称已经从“金水湾国际水汇”改为了不伦不类的“天山仙泉际水汇”。“现在我们不做,老板想再转包,叫另一帮人来做。我看,这巴掌大一块地方,前前后后恐怕用了两三百人。”

李祥越说越激动,“现在有些工人拉闸断电,结果受到人身威胁。我昨天去讨钱,老板还把之前打给我的欠条撕毁,幸好有拍照。”那上面写着“在1月20号前先打38万元,后期20万元在4月完工后结算。”

记者致电工人口中的老板杨涛,他说自己正在去银行的路上,银行不放钱、贷款很难,并表示这几天为了安抚工人,已经拿了七八万块。

随后,记者跟着胡宗富第六次去乌当区劳动监察大队。“过前面的红绿灯……靠右、靠右……调头”,他全程指路。到达地点,却有些失望,举报中心已经下班。不过,还开着的几间办公室却被40多人围得水泄不通。

“我们有时也是力不从心。”乌当区劳动监察大队副队长李汀感叹。他介绍,乌当区有50多个在建项目,15个工作人员几乎天天加班熬夜。从去年11月开始,收到电话或上门投诉有30多起,参与调解的有23起,成功的有20起。

他说:“出现问题的原因很多,比如甲方乙方资金不足、双方互不认账、施工单位挪作他用……而解决途径,工人不愿走司法,强制执行还要等六个月。同时,即使甲方资金已经报批,审计、走账流程非常长。”

“协调协商是通过各种行政手段施压,确保工资支付按时足额。但现在有恶意欠薪的,也有恶意讨薪、以工人名义要工程款的,这个证据搜集难度大,打击力度也就小了。”李汀说。

夜幕降临,大家仍在寒风中等结果,这是一条漫长的“讨薪路”。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环球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