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理这样说 | 鼓励普惠性幼儿园发展

2016-03-05 14:53:00 北京晚报 分享
参与

关键词

教育公平

发展更高质量更加公平的教育。公共教育投入要加大向中西部和边远、贫困地区倾斜力度。统一城乡义务教育经费保障机制,改善薄弱学校和寄宿制学校办学条件。鼓励普惠性幼儿园发展。办好特殊教育。大力发展现代职业教育,分类推进中等职业教育免除学杂费。对贫困家庭学生率先免除普通高中学杂费。落实提高乡村教师待遇政策。加快推进远程教育,扩大优质教育资源覆盖面。继续扩大重点高校面向贫困地区农村招生规模,落实和完善农民工随迁子女在当地就学和升学考试政策。

医疗保障

今年要实现大病保险全覆盖,政策加大投入,让更多大病患者减轻负担。中央财政安排城乡医疗救助补助资金160亿元,增长9.6%。整合城乡居民基本医保制度,财政补助由每人每年380元提高到420元。改革医保支付方式,加快推进基本医保全国联网和异地就医结算。扩大公立医院综合改革试点城市范围,协同推进医疗服务价格、药品流通等改革。加快培养全科医生、儿科医生。在70%左右的地市开展分级诊疗试点。基本公共卫生服务经费财政补助从人均40元提高到45元,促进医疗资源向基层和农村流动。鼓励社会办医。完善一对夫妇可生育两个孩子的配套政策。

十三五

建立个人学习账号

和学分累计制度

加快学习型社会建设。大力发展继续教育,构建惠及全民的终身教育培训体系,推动各类学习资源开放共享,办好开放大学,发展在线教育和远程教育,整合各类数字教育资源向全社会提供服务。建立个人学习账号和学分累计制度,畅通继续教育、终身学习通道,制定国家资历框架,推进非学历教育学习成果、职业技能等级学分转换互认。发展老年教育。

婴儿死亡率降至千分之7.5

全面推行住院分娩补助制度,向孕产妇免费提供生育全过程的基本医疗保健服务。加强出生缺陷综合防治,建立覆盖城乡居民,涵盖孕前、孕期、新生儿各阶段的出生缺陷防治免费服务制度。全面提高妇幼保健服务能力,加大妇女儿童重点疾病防治力度,提高妇女常见病筛查率和早诊早治率,加强儿童疾病防治和预防伤害。全面实施贫困地区儿童营养改善和新生儿疾病筛查项目。婴儿死亡率、5岁以下儿童死亡率、孕产妇死亡率分别降为7.5‰、9.5‰、18/10万。

成绩单

本市2014年2月实施单独二孩政策

截至2015年底

单独二孩申请数达6.2万例

其中2万例已生育,释放部分生育势能

本市2016年出生人口总量将达30万

年均新增出生人口11万

比2014年“单独二孩”政策时年增20%

我国目前总和生育率为1.6左右

全面放开二孩后,短期可达2或2.1

四五年后将回落至1.7到1.8左右

力求总和生育率在1.8的理想状态

读报告

建议恢复0到3岁托儿机构

解读人:翟振武

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院长、教授,中国人口学会会长

适当延长产假陪产假

北京晚报:全面二孩政策实施以后,符合政策的目标人群面临一个“要不要生”的问题,尤其是在北京这样的大城市,生活压力比较大,养育成本比较高,存在“不敢生”的现象,如何才能解决这些人的后顾之忧?

翟振武:的确,大城市里许多年轻夫妇在权衡生育的直接成本和机会成本后,最终选择不生,这是经济社会发展过程中的一个普遍规律,从发达国家的发展历程来看,随着城市化水平的提高,生育意愿也都有所降低,在国内来说,就表现为大城市“不敢生”的现象比中小城市和农村更为突出。

对于那些有生育意愿的目标人群来说,政府还是可以通过提供必要的服务和创造一些优惠条件来帮助他们克服困难的,包括适当延长产假和陪产假、完善生育保险制度、落实哺乳时间和母婴室的建设等。

除此之外,还应大力发展针对0到3岁婴幼儿的托儿机构。对于大多数女性来说,产假结束后终究还是要回到工作岗位,假如再有二孩,照料问题就会更加棘手。

事实上,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女性也工作,生的孩子比现在还多,但因为有托儿机构,所以并没有觉得像现在这样困难。现在,借着全面放开二孩的契机,完全可以重新恢复托儿机构的建设,填补0到3岁婴幼儿照料方面的空白。这里面还有谁来牵头、谁来管理的问题。现有的部委分工中,生孩子归卫计委管,幼儿园归教育部管,而0到3岁这个阶段却很难找到明确归属,托儿机构应当怎么建、具体有何规范、按照什么标准、过程由谁审批等一系列问题都亟待落实。

当务之急是培养儿科医生

北京晚报:目标人群在年龄分布上有怎样的特点?应当采取哪些措施确保生得出、生得好?

翟振武:根据国家卫计委的调查,符合全面二孩政策的目标人群约9000多万,其中,40到49岁人群占50%。而高龄妊娠意味着妊娠期并发症的发生率有所增加,胎儿先天愚型及先天发育异常等出生缺陷也将提高,生育风险比较大,产前诊断更加复杂,造成大医院扎堆现象严重,医疗服务缺口明显。同时,随着人类辅助生育技术日益成熟,包括试管婴儿在内的需求非常旺盛,但目前供给方面还远远不足,有必要在未来几年增加投入。

孩子出生以后,儿科医生匮乏将是另一个巨大挑战。在当前环境下,儿科医生压力大、收入低,儿科在医院里的“创收”能力相对较弱。全面放开二孩势必带来儿童数量的增加,儿科的建立和扩容、儿科医生的培养也就成为当务之急。

生育率维持在1.8左右

北京晚报:“十三五”期间,全面二孩政策将会给人口数量带来怎样的变化?

翟振武:平均来说,从受孕到生产,通常需要一年半左右的时间,因此全面二孩政策在今年实施以后,预计将在2017年下半年有第一批孩子出生。由于前期有双独二孩、单独二孩政策的过渡,已经陆续释放了一定的生育需求,可以起到削峰、错峰的作用,避免出现人口堆积和人口数量的陡升。

目前我国的总和生育率为1.6左右,也就是说,平均每个妇女在育龄期大概生育1.6个孩子。按照预测,全面放开二孩以后,短时间内可能达到2或2.1,但过了四五年,会逐渐回落至1.7到1.8左右。随着经济社会发展,未来生育意愿会继续降低,可能会到欧洲和日本的1.6甚至1.4,但到时候政策也会有新的调整,例如取消生育限制,鼓励生育等,力求让总和生育率维持在1.8左右的理想状态。(宗媛媛)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环球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