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荡四十年 · 中国“入世”谈判备忘录

2018-05-24 13:34 环球网 张晶

互惠同赢大势驱,唇枪舌剑布时局。

权衡利弊思长远,攻守相调异往昔。

  【环球网 记者 张晶】2001年11月10日晚,世界贸易组织(WTO)第四届部长级会议在卡塔尔首都多哈以全体协商一致的方式,审议并通过了中国加入世贸组织的决定。中国政府代表、外经贸部部长石广生签署中国加入世贸组织的议定书并递交了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签署的中国加入世贸组织批准书,完成了加入世贸组织的所有程序。这意味着长达15年的谈判风雨历程终于划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这将载入中国经济发展的史册。12月11日,中国正式成为世界贸易组织成员。在中国改革开放历史进程中,入世是一个关键转折。2001年12月11日,中国和世界共同迈出的那重要一步,不仅让中国与世界的联系更加紧密,也让中国融入世界的步伐更加坚定。

  

  图为1993年1月,北京,天安门广场南侧。随处可见的外国广告代替了标语口号。全中国人民都关注着中国入世的进程,同时也意识到关贸总协定缔约国地位的谈判进程加速,中国“入关”已为期不远。到那时,会有更多的中国商品“走出去”,也必然会有更多的外国商品“走进来”。我们在心理准备上还有许多细致的事要做。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互惠同赢大势驱:互利共赢,中国入世是时代发展必然结果

  中国需要WTO。邓小平同志早就指出:“中国的发展离不开世界”,“关起门来搞建设是不能成功的”。经济全球化对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在收益和风险上并不均等,但发展中国家若不想长期落后、被动挨打,就必须顺应潮流,积极融入经济全球化。改革开放后,我国经济实力明显增强,在诸多领域已具备了参与国际分工与竞争的能力,但因长期被排斥在世界多边贸易体系之外,我国不得不主要依靠双边磋商和协议来协调对外经贸关系,使国内企业和产品在进入国际市场时受到了许多歧视性或不公正待遇。加入WTO,中国不仅有分享经济全球化成果的权利,还能够参加制定有关游戏规则,在建立国际经济新秩序中把握主动权,并且可以利用WTO争端解决机制在国际贸易战中占据有利位势。

  当然,WTO也需要中国。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中国拥有占世界1/5多的人口,经济总量和进出口总值均跃居世界第七位,外汇储备达到2000亿美元,吸收外资连续8年居发展中国家之首。其中,与WTO成员间的贸易额占我国外贸总额的90%,来华落户的跨国公司多来自于WTO成员。中国申奥成功,这也意味着世界欣然选择了开放的中国。中国还成功主办了APEC年会,赢得国际社会的高度评价和广泛尊重。显然,没有中国加入,WTO将有失完整,不能真正体现其世界性。入世后,中国巨大的需求潜力将转化为现实的购买力,为全球提供一个最诱人的大市场,这是中国将要对人类作出的突出贡献。据初步估算,“十五”期间,中国将进口约1.4万亿美元的设备、技术和产品,这会给各国工商界创造巨大商机。WTO几任总干事萨瑟兰、鲁杰罗、穆尔都先后在不同场合表达过同样的意愿:WTO亟须中国带来新的生机和平衡。历史赋予了中国这一使命。 

  

图为1999年11月15日,中美双方就中国加入世贸组织(WTO)达成协议。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唇枪舌剑布时局:多轮谈判,中国为加入世贸做足准备

  毫无疑问,中国入世谈判是多边贸易体制史上最艰难的一次较量,在世界谈判史上也极为罕见。

  中国复关和入世谈判大致可分为三大阶段:第一阶段从80年代初到1986年7月,主要是酝酿、准备复关事宜;第二阶段从1987年2月到1992年10月,主要是审议中国经贸体制,中方要回答的中心题目是到底要搞市场经济还是计划经济;第三阶段从1992年10月到2001年9月,中方进入实质性谈判,即双边市场准入谈判和围绕起草中国入世法律文件的多边谈判。

  1994年底,因以美国为首的一些发达成员漫天要价,无理阻挠,中国复关未果。1995年1月,WTO取代GATT;同年,中方决定申请入世,并根据要求,与WTO的37个成员开始了拉锯式的双边谈判。从1997年5月与匈牙利最先达成协议,到2001年9月13日与最末一个谈判对手墨西哥达成协议,直至2001年9月17日WTO中国工作组第十八次会议通过中国入世法律文件,这期间起伏跌宕,山重水复。而最难打的硬仗,莫过于中美谈判,其次是中欧谈判,其中中美谈判进行了25轮,中欧谈判进行了15轮。

  备受瞩目的中美谈判范围广、内容多、难度大,美国凭借其经济实力,要价非常高,立场非常强硬,谈判又不时受到各种政治因素干扰。对此,党中央、国务院以大局为重,审时度势,运筹帷幄。朱镕基总理等在最后一轮中美谈判中亲临现场,坐镇指挥。我方代表坚持原则,经过6天6夜的艰苦谈判,这场最关键的战役取得双赢的结果,于1999年11月15日签署了双边协议,从而使入世谈判取得突破性进展,为谈判的最终成功铺平了道路。

  

图为2001年11月10日晚6时38分(卡塔尔首都多哈当地时间),世界贸易组织(WTO)第四届部长级会议审议通过了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的申请。中国将从12月11日起正式成为世贸组织成员。 外经贸部部长石广生在会议横幅上签字留念。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权衡利弊思长远: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中国入世是利是弊?

  既是谈判,双方必定有得有失,天下没有免费午餐。外经贸部首席谈判代表、中国代表团团长龙永图坦率地说,谈了15年,我们在原则问题上坚持了15年。如果我们什么都答应的话,谈判早就结束了。谈判过程之难,时间之长,正说明我国为维护自身根本利益所付出的巨大努力。另一方面,谈判多打几个回合,也为国内产业和企业争取了固本强体的缓冲期。 

  15年来,围绕着谈判,类似的疑惑和争议始终持续不休。最典型的有两种观点,一种是盲目悲观,认为入世等于立即全面开放市场,等于实行完全的市场经济,大量外国产品、服务长驱直入,将给我国经济带来强大的冲击,似乎入世就要大难临头;另一种则盲目乐观,认为入世之日即中国完成建立市场经济体制任务之时,是中国坐享全球多边贸易投资利益之时,出口、就业、GDP等马上会大幅增加,似乎入世就是黄金万两。

  客观地讲,上述观点都有一定的片面性。对于入世的利弊得失,我们应该用全面、发展、辩证的眼光来看待,站在改革开放、经济发展和参与全球化的全局和战略高度来分析。既要看单个产业,又要看整个产业;既要看当前,又要看长远。

  利弊当辩证观。确实,以发展中国家身份加入WTO,对我国经济发展有利有弊,但总体上是利大于弊。在享受WTO权利方面,如果利用得好,我们就可以更进一步扩大出口,更多地吸引外资,更恰当地保护和支持国内产业发展,更有效地对付某些WTO成员的贸易歧视;利用得不好,以上利益就难以充分获得,有的甚至会丧失。同样,在履行WTO义务方面,如果我们能变开放压力为改革动力,变外来挑战为自身机遇,切实调整和优化产业结构,提高政府管理水平,大胆实行科技创新,不断增强企业的国际竞争力,就可以减失增得,兴利除弊。 

  

图为中美国旗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攻守相调异往昔:步伐坚定,中国坚持经济全球化反对保护主义

  北京时间2018年3月23日凌晨,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总统备忘录,宣布将采取措施对中国产品加征关税,限制中国投资,并将相关问题诉诸WTO争端解决机制。据外电报道,波及的产品价值高达600亿美元。

  中国政府迅速采取反制措施,商务部当天上午表示,拟对美国对华约30亿美元的商品加征关税。

  国际金融危机带来的变革调整仍在持续,包括世界贸易、投资、产业链在内的经济贸易格局也正在发生深刻变革。中国在未来采取什么样的策略来面对全球贸易格局和多边贸易体制的发展与变化,是值得认真思索的问题。

  现行多边贸易体制自1995年确立以来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160多个成员国贸易总量占全球贸易的90%以上,对全球贸易投资自由化和世界经济增长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但现有国际贸易规则基于传统贸易问题,主要用于规范跨国货物贸易流动,已远远落后于现实需要。当前,贸易保护主义抬头,贸易摩擦加剧,国际贸易环境恶化,阻碍了世界经济复苏。因此,中国正积极寻求推动多边贸易规则升级的途径,推动WTO诸边协定谈判,支持WTO多哈回合谈判早日完成。

  “未来,中国应继续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加强国际合作,共同维护多边贸易体制。发挥WTO框架下争端解决机制对维护多边贸易体制稳定性和可预期性的重要作用”,顾学明告诉记者:“WTO成员不会轻易放弃使全球经济受益的多边贸易体制,中国也会继续作出努力支持WTO多哈回合谈判早日完成,真正实现所有成员共同制定的发展目标。”

  “对于当前的贸易保护主义,我们应该不仅仅停留在倡导、道义上的指责层面,而应该在多边层面采取实际措施,整体框架应该有调整”,邢厚媛表示,只有约束机制完善了,对贸易保护主义有了实际的约束后,才可能维护全球贸易的公平开展。

  “在世界贸易组织框架下,维护公平自由贸易的体系,是中国应该坚守的方向”。桑百川指出,在国际经贸规则发展过程中,各个世贸组织成员利益分配是不均衡的。一个成员内部不同阶层的收益程度也是不均衡的。在两个不均衡的条件下,也就引发了对于贸易自由化不同的看法和不同的策略,有些世贸组织成员捡起了贸易保护的手段,也形成了对多边体制的冲击,中国在未来应该按照一贯倡导的公平、开放、共享、互利共赢等基本理念,推动改善国际经贸规则,改革全球经济治理体系。“我们要发挥世贸组织在全球经济治理中的基础作用,以多边体制为基础,以区域合作为抓手,从多边和区域两个维度共同推进国际经济贸易的自由化和公平化。”

责编:张晶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