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经济日报》原总编辑艾丰:文创产业发展要防止肤浅化娱乐化过分市场化

2018-06-30 16:17 环球网 陈进

  【环球网 记者 陈进】}2018年6月27日,中国文化创意产业创新联盟在北京电影小镇举行揭牌仪式,举办了主题为“产业升级驱动乡村振兴”的黑庄户文创峰会,美丽乡村暨北京电影小镇建设正式启动。

  北京电影小镇计划在2018年底完成一期建设,2019年全部完工。届时将搭建一个真正服务电影全流程生产、服务电影企业发展、服务优质电影内容孵化的产业平台,并致力于打造中国电影产业策源基地和国际电影文化交流枢纽,争创国家级特色小镇和国家级文化产业示范区。

  会议举办地——幺铺村,位于北京市朝阳区与通州副中心交界处,周边林列着大运河森林公园、古塔公园、旺兴湖等风景地,是北京市最早的“美丽乡村”之一,吸引了一批著名艺术家和艺术工作机构入驻,其文化底蕴浓厚。与会嘉宾认为,幺铺村,是代表美丽乡村建设的典范,是朝阳东部的展示窗口,是生态绿环中的宜居地,是特色鲜明的电影小镇。

  《经济日报》原总编辑艾丰在峰会致辞,并接受了环球网专访。以下为专访实录。

  环球网:作为本次黑庄户文创峰会嘉宾,您觉得在建设美丽乡村过程中,文化、文创产业能起到怎样的作用?北京电影小镇的落成,对黑庄户的发展将有哪些带动作用?

  艾丰:此次峰会将文化产业崛起和乡村振兴相结合,有必然性,也有必要性。

  文化产业发展需要资金,资金需要实际载体和流向。搞电影需要土地,而土地正是农村的优势。乡村要想振兴,一定要和城市相结合,各界人士要把要素、资本、人才、产业引到农村来,融合发展。文化产业与乡村振兴一拍即合,所以建设电影小镇实际上是两个优势的融合与互补。目前,方向有了,具体操作中还有很多地方要努力。

     

图为艾丰在现场致辞。     

  环球网:请您针对性的为黑庄户发展电影小镇提一些建议。

  艾丰:北京电影小镇的发展最重要在于特色,跟在别人后面发展不会有出路,也没有价值。特色,不但是区别于别人,更深层次叫“他人不可替代性”。我做了以后别人替代不了我,瞿琮说得好,不要争取做N0.1,要做Only1。做天下第一很难,但做到天下唯一相对容易。北京电影小镇不一定是第一,但可以唯一。

  环球网:差异化发展。

  艾丰:不是简单的差异化,是要差异到不可替代。我认为将来的创意成功与否,就在于能否把自己的不可替代性找到。电影和音乐这种行业,了解行业的人能找到它的不可替代性在哪里。但是原则不能丢,不是跟他人不同,而是他人不可替代,这两个程度是不一样的。

  环球网:新时代,新旧动能转换成为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的着力点之一,您认为,文创产业在推动新旧动能的转换上有哪些积极作用?

  艾丰:从大概念上说,新旧动能转换就是国家(经济发展)的转型。过去一段时间,我们依赖要素投入,靠制度、靠建厂,产量迅速增加,产能过剩也随之而来,也出现了污染。动能转换,需要转到生产效率上来,要靠投入的结构、比例,要靠体制和技术转型,然后效率提高。

  文化产业是软资源,它不消耗实体资源,不产生污染。文化产业是利用软资源发展经济,第一、不产生污染;第二、具有可再生性;第三,中国文化资源丰富。中国经济要发展,产值要增加,消耗实体资源的产业要受到限制。而文化是软资源,是可持续的,是我们解决动能转换非常重要的一个杠杆。

              

图为艾丰接受环球网专访。              

  环球网:新旧动能转换,是从全局到地方都在面临的一个问题。

  艾丰:北京也是这样。北京很多企业迁走了,文化产业没有让迁,北京是文化中心,正好发挥作用,北京的经济拉动力更多靠文化产业,当然也靠科技创新产业,它也是软的,消耗脑油,不消耗汽油。所以中国人一定要明白越往高处越难,为什么越难,原来烧煤可以赚钱,现在不烧煤了,烧脑油,不是任何人烧脑油都能赚钱的,有的人想了半天不一定想出好东西来。

  环球网:文创可能提供一种模式,如果咱们做得比较好,各个地方也可以借鉴一下?

  艾丰:文创实际上借鉴是次要的,研究自己是主要的,别人是借鉴的,但是要把自己研究透。中国有很多东西也要研究外国的,当然外国人对中国的文化,没有我们自己了解的透。

  民族的不可能自动成为世界的,但是通过好的方式,好的努力,加上若干其他要素,可以成为世界的。现在文化这句话,特别是经济领域的,越是民族的越世界,这句话太片面。

  环球网:文创产业正逐渐成为促进国家经济发展的支柱产业之一,在您看来,当前我国的文创产业风潮有哪些特点?应如何推动文创产业的发展升级?

  艾丰:我认为,当前的文创产业,首先要克服浮躁。创新是很艰苦且高级的事情,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成功的。当前搞创意、尤其是文化界,这种意识普遍不够。

  首先,创新肤浅化。未必所有的创新都很深,但没有深度的创新是不会长久的。

  其次,泛娱乐化。文化有娱乐,但不能把文化等同于娱乐。如果一个民族的文化就是娱乐文化,那这个民族还能有出息吗?类似社会重大、深刻、大众关心的问题,对人民的励志、启迪和正能量的东西应该越来越多。不如此,现在的90后、00后如何撑起祖国的未来?

  再次、过分市场化。市场化可以,但不要过分。市场经济是双刃剑,可以教你好,也可以教你怀,要吸收教你好的那一部分,抵制教你怀的部分。文化不光是适应市场那一小块,更要适应整个人类社会,包括国家、家庭、伦理等等。综上,肤浅化、娱乐化、过分市场化需要警惕和反思。

  人物简介:

  艾丰,高级记者、著名经济学家、品牌中国产业联盟主席、经济日报原总编辑,我国名牌战略最早倡导者之一,是公认的名牌理论权威专家。1938年4月15日出生,1961年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新闻系,1981年毕业于社科院研究生院,1961年到1978年在北京广播电台工作,1978年到1995年在人民日报社历任编委、经济部主任。1996年到1999年任经济日报总编辑。

责编:贺超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