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荡四十年 · 外汇改革

2018-07-30 15:55 环球网

激荡四十年 • 外汇改革

汇制尤难国立初,踟蹰缓进稳中图。

改革深水激流荡,开放不歇奋远足。

  【环球网 记者 田刚】汇率亦称"外汇行市或汇价"。一国货币兑换另一国货币的比率,是以一种货币表示另一种货币的价格。由于世界各国货币的名称不同,币值不一,所以一国货币对其他国家的货币要规定一个兑换率,即汇率。

  汇率是国际贸易中最重要的调节杠杆,一个国家生产的商品都是按本国货币来计算成本的,要拿到国际市场上竞争,其商品成本一定会与汇率相关,汇率的高低也就直接影响该商品在国际市场上的成本和价格,直接影响商品的国际竞争力。因此汇率是调节国际收支的重要杠杆,通过与国内货币政策相配合,不仅可以调节国际收支,还可以调节经济增长,同时外汇市场也是金融市场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

  

外汇储备成为改革开放后不可或缺的基础资源。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汇制尤难国立初:我国外汇体制雏形

  新中国成立以来至改革开放前,人民币汇率由国家实行严格的管理和控制。改革开放前我国的汇率体制经历了新中国成立初期的单一浮动汇率制(1949~1952年)、五六十年代的单一固定汇率制(1953~1972年)和布雷顿森林体系后以"一篮子货币"计算的单一浮动汇率制(1973~1980年)。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我国的汇率体制从单一汇率制转为双重汇率制,在此期间经历了官方汇率与贸易外汇内部结算价并存(1981~1984年)和官方汇率与外汇调剂价格并存(1985~1993年)两个汇率双轨制时期。伴随着中国的外汇市场不断的走向完善,尤其是经过1994年和2005年两次重大的外汇改革,我国外汇市场现在不断地走向完善。

  

中国银行成为主要外汇结算银行。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踟蹰缓进稳中图:外汇改革起始

  我国的外汇体制改革起始于1994年,当年1月1日我国取消外了双重汇率制度,人民币官方汇率与市场汇率并轨,实行以外汇市场供求为基础的单一的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同年年4月4日,银行间外汇市场正式运营,各外汇指定银行依照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汇率,在规定的上下幅度内决定挂牌汇率,对客户买卖外汇;企业和个人按规定向银行买卖外汇,银行进入银行间外汇市场进行交易,形成市场汇率。

  此后在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爆发后,中国主动收窄了人民币汇率浮动区间,在经受住了金融危机的挑战后,我国的外汇管制进一步放宽。实践证明,这一汇率制度符合中国国情,为中国经济的持续快速发展,为维护地区乃至世界经济金融的稳定做出了积极贡献。

  

人民币汇改在央行的管理下有条不紊地进行。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改革深水激流荡:二次深度改革

  我国在2005年实施了第二次外汇改革,开始实行以市场供求为基础、参考一篮子货币进行调节、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人民币不再盯住单一美元,形成更富弹性的人民币汇率机制。此阶段,人民币汇率改革主要目的在于缓释升值压力,淡化汇率引发的外部矛盾,为人民币汇率制度市场化、国际化改革奠定基础。

  从具体改革历程来看,2005年7月21日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后,中国人民银行于每个工作日闭市后公布当日银行间外汇市场美元等交易货币对人民币汇率的收盘价,作为下一个工作日该货币对人民币交易的中间价。自2006年1月4日起,中国人民银行授权中国外汇交易中心于每个工作日上午9时15分对外公布当日人民币对美元、欧元、日元和港币汇率中间价,作为当日银行间即期外汇市场(含OTC方式和撮合方式)以及银行柜台交易汇率的中间价。

  从2005年7月到2008年7月,人民币对美元升值21%,而中国对美国贸易顺差反而大幅增长。2008年我国适当收窄了人民币波动幅度以应对国际金融危机,在国际金融危机最严重的时候,许多国家货币对美元大幅贬值,而人民币汇率保持了基本稳定。在国际金融危机之后的2010年6月19日,中国人民银行新闻发言人表示中国人民银行决定"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增强人民币汇率弹性"。

  

外汇改革迎来多币种结算时代。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开放不歇奋远足:“开放的大门不会关闭”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中国开放的大门不会关闭,只会越开越大。

  基于这一发展战略,2018年5月4日,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潘功胜在一次座谈会上指出,外汇管理部门将不断深化改革,推动金融市场双向开放,稳步推进资本项目可兑换,进一步提升贸易投资自由化便利化水平,积极服务于全面开放新格局和实体经济发展,同时防范跨境资金流动风险,为中外资企业创造良好的营商环境。

  与此同时,潘功胜还指出,我国推动资本项目开放的总体考虑主要有以下三个方面:一是推动少数不可兑换项目的开放,通过交易和汇兑环节上下游联动,提高跨境证券交易等项目的可兑换程度;二是提高可兑换项目的便利化程度,减少行政审批,实行负面清单管理,弱化政策约束,提高政策透明度和可预期性;三是提高交易环节对外开放程度,按照准入前国民待遇+负面清单管理原则,扩大国内市场尤其是服务业、金融服务业对外开放,创造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

  从外汇改革的核心目标来看,在复杂多变的国际环境下,外汇改革也将以服务实体经济为体,以资本项目开放和人民币国际化为翼,探索形成“一体两翼”的改革开放基本路径。

责编:陈超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