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荡四十年 • 加入世贸,融入世界市场的怀抱

2018-08-29 13:45 环球网 田刚

激荡四十年·加入世贸

欲求时势破冰难,举步途穷障复坚。

脱困得张沧海翼,纵横驰跃众关山。

  改革开放,一半在于对内“改革”,一半在于对外“开放”;对外开放,就是要向世界打开国门,同时融入到全球市场贸易当中。

  世界贸易组织(英语:World Trade Organization 简称WTO)简称为“世贸组织”。1994年4月15日,在摩洛哥的马拉喀什市举行的关贸总协定乌拉圭回合部长会议上,决定成立的、更具全球性的世界贸易组织,以取代成立于1947年的关贸总协定;随后在1995年1月1日,世界贸易组织正式成立。世界贸易组织是当代最重要的国际经济组织之一,拥有164个成员、成员贸易总额达到全球的98%,有"经济联合国"之称;并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世界银行(WB)一起被称为世界经济发展的三大支柱。

 

图为纺织品出口企业仓库的积压产品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欲求时势破冰难:限制和约束

  再加入世贸组织之前,中国不可直接参与国际贸易规则的决策过程,中国只能被动接受的不利状况,这不利于中国的合法权益得到反映;同时,也不可把国际贸易争端交到世贸组织的仲裁机关处理,常常遭受不公平待遇。

  由于亚洲金融危机和国内的原因,中国急需外汇资源,但由于国际经济大环境的问题,贸易冲突的危机越来越明显。而在加入世贸组织之前,中国还无法享受美国的正常贸易关系(即无条件最惠国)待遇,并要继续蒙受欧盟众多的歧视性配额限制。

  与此同时,我国外贸额90%以上是同世贸组织成员发生的,一旦发生摩擦,往往以双边政治关系为“抵押”,却无权引用多边争端解决机制,从而在贸易中处于被动地位,使中国往往成为歧视性反倾销反补贴的首要对象。

  正是基于上述种种被动,我国在世贸组织正式成立当年,也即1995年便正式提出加入世贸组织的申请,随后便开启了长达数年的艰难谈判历程。 

图为中国于2001年正式加入世界贸易组织。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举步途穷障复坚:艰难谈判  

  回顾整个中国加入世贸组织的过程,可谓颇多坎坷:

  1994年11月28日至12月19日,也即世贸组织正式成立前夕,龙永图就率中国代表团在日内瓦就市场准入和议定书与缔约方进行谈判,但谈判未能达成协议。在1994年10月20日召开的关贸总协定中国工作组第19次工作会议上,中国政府代表团团长、外经贸部副部长谷永江在会上严厉谴责少数缔约方漫天要价,无理阻挠,致使中国复关谈判未能达成协议。

  1995年3月11日至13日,美国贸易代表坎特访华,与外经贸部部长吴仪就复关问题达成8点协议,同意在灵活务实的基础上进行中国“入世”的谈判,并同意在乌拉圭回合协议基础上实事求是地解决中国发展中国家地位的问题。同年5月7日至19日,应关贸中国工作组主席吉拉德邀请,外经贸部部长助理龙永图率中国代表团赴日内瓦与缔约方就中国复关进行非正式双边磋商。此次磋商被西方媒体称为“试水”谈判。

  随后,在1995年6月3日,中国成为世贸组织观察员,成为中国加入世贸组织的重要一步。随后在当年7月11日,中国正式提出加入世贸组织的申请,同时也开启了长达数年的艰难谈判之旅。

  1995年11月28日,美方向中方递交了一份“关于中国加入世贸组织的非正式文件”,也即入世“交通图”,其中罗列了对中国“入世”的28项要求。次年2月12日,中美就中国“入世”问题举行了第10轮双边磋商。中方对美方的“交通图”逐点做了反应。

  1996年3月,世贸组织中国工作组第一次正式会议在日内瓦召开,中国代表团出席了会议。1997年8月6日,中国与新西兰在北京就中国“入世”问题达成双边协议;同年8月26日,中国与韩国在汉城就中国“入世”问题达成双边协议;同年10月13日至24日,外经贸部首席谈判代表龙永图副部长率团在日内瓦与30个世贸组织成员进行了双边磋商,先后与匈牙利、捷克、斯洛伐克、巴基斯坦签署了结束中国“入世”双边市场推入谈判协议,并与智利、哥伦比亚、阿根廷、印度等基本结束了中国“入世”双边市场准入谈判。

  1997年10月26日至11月2日,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应邀访美,在与克林顿总统发表的联合声明中,重申加快中国“入世”谈判,争取尽早结束。

  1999年3月3日,中美高级贸易代表团就降低关税、进一步敞开农业、电信、金融和保险市场谈判至深夜。同年3月15日,中国总理朱镕基在中外记者招待会上说:“中国进行复关和入世谈判已经13年,黑头发都谈成了白头发,该结束这个谈判了。现在存在这种机遇。第一,WTO成员已经知道没有中国的参加WTO就没有代表性,就是忽视了中国这个潜在的最大市场。第二,中国改革开放的深入和经验的积累,使我们对加入WTO可能带来的问题提高了监管能力和承受能力。因此,中国准备为加入WTO作出最大的让步。”

  1999年后,中国入世进程明显加快。当年4月,朱镕基总理访美,与美国在市场准入谈判方面取得实质性进展,并就中国加入世贸组织问题发表联合声明;11月10日,美国贸易代表团访华,与中国就中国入世问题进行双边谈判,最终在11月15日双方签署了《中美关于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的双边协议》,这标志着中国与美国就此正式结束双边谈判,也为中国与其他主要贸易伙伴的谈判奠定了基础。

  2001年9月17日,世贸组织中国工作组第18次会议举行正式会议,通过了中国的所有法律文件,同时也结束了世贸组织中国工作组的全部工作;中国的“入世”之旅最终定格于2001年12月11日,中国正式成为世贸组织成员。       

                                                

   图为连续多年高速增长的对外贸易催生繁忙的码头。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脱困得张沧海翼:历史机遇

  加入世贸组织之后,对于中国经济发展的助力良多。

  首先,加入世贸有利于中国更快、更好地融入国际经济社会。加入WTO,可以充分分享国际分工利益,与世界先进经济技术同步前进,可以帮助中国经济更好地融入国际经济社会,更好地利用国际资源和国际市场的优化资源配置功能,发展我国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

  第二,有利于维护我国的经济利益。加入WTO,将使我国在国际经济舞台上拥有更大的发言权,可以为建立公平合理的国际经济新秩序,维护包括我国在内的发展中国家的利益。

  第三,有利于推进我国经济体制改革。加入WTO,与我国建立市场经济方向的改革目标相一致。可以巩固我国经济体制改革的成果,有力推进我国市场经济的健全和完善。

  最后,有利于扩大出口贸易。 加入WTO后,我国可获得多边、稳定、无条件的最惠国待遇,并以发展中国家身份获得普惠制等特殊优惠待遇,使我国出口贸易有较大的增加。贸易结构从之前出口主要依靠低成本、劳动密集型产业逐渐向新技术密集产业过渡。加入WTO后,当与其他国家发生贸易纠纷时,可以通过WTO贸易争端解决机制,比较公正、合理地解决贸易争端,维护我国国家和企业利益。  

图为中国在世贸组织起诉美国301征税措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纵横驰跃众关山:巧用规则平争端

  2018年6月28日,《中国与世界贸易组织》白皮书由国务院新闻办公室正式对外发布。白皮书的发表不仅是向全世界公开中国加入WTO这17年来的表现,也是明确中国力挺WTO的态度。《白皮书》列举出翔实权威的数据,从中可以清晰看出,中国认真履行了入世议定书的所有承诺。在服务贸易领域的上百个部门中,银行金融、通信网络、保险证券等逐步放开。在知识产权领域,中国完成了相关法律法规的修改,使其与WTO《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定》以及其他保护知识产权的国际规则相一致,加大知识产权保护力度。

  近年来,美国在进出口贸易过程中出现贸易逆差,商品的国际竞争力逐渐削弱,对外贸易处于不利地位,这是美国挑起中美贸易争端的直接原因。而中国作为国际贸易地位举足轻重的大国,遭遇越来越多的贸易摩擦是正常现象,也必将越来越多地利用世贸组织争端解决机制来维护自身权益。通过学习、运用WTO规则,更好地参与竞争,通过双边和多变协调机制寻求互利共赢的发展是我们应对挑战的良策。

  例如在今年7月5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向媒体声称,将在对货值340亿美元的中国产品加征25%进口关税之后,迅速再对货值160亿美元的其他产品在接下来日子内同样加征进口关税。不仅如此,特朗普也继续做出威胁,表示在以后可能会对5000亿美元的中国产品再加征进口关税。

  随后中国也在当晚发布公文,重申了《中国与世界贸易组织》白皮书,并表示中方在世贸组织就美国对华301调查项下正式实施的征税措施也已追加起诉;如果美国依然一意孤行坚持贸易摩擦扩大化,中国应当根据世贸组织规则提出报复性措施。 

责编:段洁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