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计算、物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中国数字经济蓬勃兴起

2018-11-09 11:25 环球网

图为参会者体验5G,涵盖物联网、移动互联网、智慧家庭、车联网、可穿戴设备、智能硬件等的数字经济新技术、新业态备受关注。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环球网 记者 陈进】面对数字化变革和数字经济浪潮,是主动拥抱还是被动接受?对于很多传统企业来说,这是个问题。在数字化变革驱动的第四次全球工业革命背景下,从工作流程、业务模式,到思维方式和应用场景的探索,传统行业和传统企业都面临着数字经济的巨大冲击。

  正在举办的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上,数字经济再度成为与会嘉宾热议话题,中国数字经济的迅猛发展业已引发世界关注。就此,软通动力执行副总裁兼首席技术官黄立在接受环球网专访时表示,未来,中国“三张网”将逐渐普及,通过数据中心、云计算、大数据以及人工智能技术的支撑,打造完整的软、硬件生态圈,“数字化服务方案”可以为传统企业提供一站式服务方案,在提高工作效率、有效增强企业竞争力的同时,大幅度降低企业人力成本。“软通动力要做企业数字化转型的最佳合作伙伴、数字经济的使能者和企业合作的最佳合作伙伴。”黄立说。

  数字经济浪潮涌动

  根据2016年G20杭州峰会通过的《二十国集团数字经济发展与合作倡议》,数字经济是指以使用数字化的知识和信息作为关键生产要素、以现代化信息网络作为重要载体、以信息通信技术的有效使用作为效率提升和经济结构优化的重要推动力的一系列经济活动。互联网、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金融科技与其他数字技术应用与信息的采集、存储、分析和共享过程,改变了社会互动方式。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的信息通信技术使得现代经济活动更加灵活、敏捷、智慧。

  

图为软通动力执行副总裁兼首席技术官黄立在阐述数字化转型的机遇与挑战。受访者供图

  研究发现,全球各国GDP与数字经济的排名高度一致。阿里研究院、毕马威等机构不久前发布的《2018全球数字经济发展指数报告》显示,中国位于2018全球数字经济发展指数第二位,仅次于美国。阿里研究院数据显示,工业经济变革速度慢,企业规模越大,越容易丧失创新的动力,而数字经济技术更新的速度远超工业经济时代。目前世界市值最大的十大公司中,7个是数字经济公司,其中最年轻的公司成立时间尚不足20年。另据IDC预测,到2021年,至少50%的全球GDP将会是数字化的,中国数字经济的比重将超过55%。数字化产品、数字化服务、数字化运营、数字化生态将推动各行业的持续创新转型。

  显然,发展数字经济已成为全球共识。黄立说,数字技术为各个领域带来了机会,也带来了挑战。纵观当前国内行业与数字技术的融合情况,金融、电信、政府、制造、能源和交通已跻身成为排名前六位的行业应用场景。

  中国作为世界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从政府到企业,对数字经济发展的关注度都在持续增强。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要建设数字中国、发展数字经济,以培育新增长点、形成新动能。2018年4月,国家领导人在“全国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会议”上强调,要发展数字经济,加快推动数字产业化,依靠信息技术创新驱动,不断催生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用新动能推动新发展。如何实现数字经济快速发展,黄立认为,企业数字化转型是促进数字经济蓬勃发展的重要因素。

  黄立强调,现阶段中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转变为高质量发展,数字技术的价值正在逐渐显现出来。“数字经济的发展是一个复杂的系统工程,需要多元主体协同合作。软通动力深谙打造产业平台和生态系统的必要性和重要性,通过聚合学研机构、政府组织、战略伙伴等七大类合作伙伴,建立立体化的生态体系,使全面支撑数字经济业务成为可能。”黄立说。

  人民网此前亦曾撰文称,数字经济代表一种新的经济形态,即充分发挥数字经济在生产要素配置中的优化和集成作用,将数字经济发展中的创新成果深度融合于实体经济的各个领域之中,提升实体经济的创新力和新动力,形成更广泛的以数字经济为创新驱动和实现工具的经济发展新形态。

  2018年9月19日,国家发改委透露,计划在5年内投入1000亿元支持数字经济发展,支持大数据、物联网、云计算、新型智慧城市等领域建设,优先培育和支持一批数字经济领域重点项目,助力数字经济和数字丝绸之路建设。国家发改委人士表示,中国已经形成了数字经济发展的庞大市场和深厚基础,未来发展潜力巨大。并且,随着网络设施不断升级、行业规模持续壮大、资本市场加码助力以及新兴业态和营商环境的不断完善,未来,中国数字经济将保持快速发展的态势。

  传统企业“数字化”不会一蹴而就

  业内人士指出,虽然部分行业、企业的数字化转型取得了较好的成效,但不可否认的是,企业在数字化转型的过程中,仍面临着客户升级、技术升级、需求转变、友商升级、自身挑战五大方面的挑战。例如,云计算、大数据或将取代传统集成服务,实现平台化服务;企业内部的人才结构矛盾突出、自主研发能力有待加强、创新能力不足等。

  黄立说,所有行业都需要数字化,但在速度和顺序上会有先后。面对挑战,传统企业要做好为期3—5年的数字化转型规划,包括构建统一技术平台、开放共享平台、智慧服务平台,而构建统一的数字技术平台是实现数字化转型的基本要素。从统一技术平台完成数据融合,到开放共享平台打通资源共享,再到智慧服务平台实现智慧应用,是企业数字转型规划的重要路径。黄立表示,统一的数字化平台,将为以创新为主要引领和支撑的数字经济提供重要支撑。

图为杭州消费者在“无人牛肉摊”扫码付款。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数字技术带来的聚集效应会释放出很多传统市场上不可见的长尾需求,而这些长尾需求的释放会带来产品和服务的差异化要求。IDC报告认为,数字化时代下的企业竞争正在加速,市场参与者要么通过数字化转型成为领头企业,形成规模化优势,要么通过数字化转型成为长尾市场中的“小而美”玩家,中间态的企业将逐渐被市场淘汰。

  在转型为主旋律的大背景下,各行业中的企业和组织都必然会参与到数字化转型的进程中来,否则所面临的不单单是市场表现的下滑,更大的可能是竞争格局中的被动。正在举办的2018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上,业内人士指出,未来三到五年,中国将会遍及“三张网”——消费互联网、工业互联网及政务互联网。其中,工业互联网是推动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与实体经济结合的重要抓手,将推动企业数字化转型。

  黄立表示,目前很多从业者对数字经济仍未能清醒认知。黄立说,数字经济区别于互联网经济,同时,数字经济不是虚拟经济,更不是空心经济。“数字经济的目的是服务实体经济,未来3年,传统IT服务将以2%的年均速度增长,而数字服务将以20%的年均速度增长。”黄立告诉环球网。

 

创意配图:数字经济、数字货币、大数据。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以下是采访实录:

  环球网:在帮助企业应对挑战时,软通动力将会发挥怎样的作用?如何让消费者“可视化”得去理解数字经济?

  黄立:数字经济势在必行。软通动力定位是“数字经济的使能者”,它体现了企业的愿景:作为国内最大的IT服务厂商,通过自身的技术能力等的积累,帮助传统企业、新型互联网企业进行数字化转型。

  从产品的“可视化”角度,软通动力与阿里共同推出了一款针对县域的产品——“智慧县域”。其解决的是农民金融服务短缺的问题,尤其是涉农贷款。通过数字经济,一个普通的农民可以“3分钟申请、一秒钟决定、0秒钟放款”,通过普惠金融,我们也为扶贫做出了贡献。

  此外,消费者每天都用的线上支付,也是数字经济的典型代表。在未来,硬件的作用会越来越小,软件和服务的角色则越来越不可或缺。

  环球网:您如何评价技术在数字经济中的价值?传统经济转型拥抱数字化是否困难更大?

  黄立:随着国内经济增长方式的转变,效率提升势在必行。当前,中国劳动力成本高企,尤其是IT行业,简单依靠低人力成本和高能耗的增长方式必然被抛弃。与此同时,技术及由之而来的高效率将会是更加持久的经济增长方式。在未来,对于技术人员的要求也会越来越高。一个合格的技术人员,在懂技术的同时,还要懂测试、懂开发;以前只负责APP后端开发的技术人员,以后也要同时懂得微服务。

  所有行业都需要数字化,但速度肯定是不一样的。金融等依托于数据的行业,在数字化方面的敏感程度肯定更高。传统经济转型拥抱数字化更难一些,速度也会慢一些。首先是观念的转变,目前软通接触到的一些传统企业客户,内心对于数字经济还没有特别高的认同感。个人认为,传统企业必须有“不认同数字经济就可能会落后”的心态去看待数字经济。除此之外,专业的事情交给专业的人去做。传统企业不一定自己去做IT化这样的重资产项目,包括云计算等的服务在内,传统企业可以选择与数字化服务商进行合作。

  比如钢铁、汽车这样的传统企业,首先是“去中间化”,中间环节越来越少。企业应该选择数字化服务商来帮助自身的决策和生产。仅以生产为例,通过物联网技术能够让生产更加自动化,减少企业成本。

  数字经济跟传统经济是不矛盾的。数字经济区别于互联网经济、虚拟经济,数字经济不是空心经济。数字经济最主要的目的是帮助实体经济。

  环球网:经济转型对数字技术人才的长期需求将是大势所趋。当前,我国专业化数字技术人才的培养模式是怎样的?

  黄立:培养模式类似于传统人才。一方面是理论知识的学校,一方面是具体项目的实践。但在学习方式上发生了变化,当下年轻人的自我提高是通过线上学习、群讨论、数字产品等方式实现。

责编:陈超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