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规“救急” 股权质押风险料缓解

沪深交易所日前发布《关于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相关事项的通知》(简称《通知》),股权质押交易业务中多项“紧箍咒”得以放松。从具体政策上来看,松绑主要体现在两方面:一是股东质押回购违约,当确需延期,可延期超过3年;二是新增质押的融资如全用于偿还违约合约债务,允许不适用股票质押新规中关于单一融出方及市场整体质押比例上限等限制。

一些接受记者采访的上市公司人士认为,监管层此举有利于缓解大股东资金流周转难题,为民营企业提供适当宽松的融资环境。一些市场人士也表示,股权质押风险具有较高的复杂性,单一政策很难解决系统问题,“纾困”途径尚需持续完善。

政策松绑“救急”

根据交易所介绍,《通知》内容主要包括两方面,一是优化违约合约展期安排,明确融入方违约且确需延期以纾解其信用风险时,若累计回购期限已满或将满3年,经交易双方协商一致,延期后累计的回购期限可以超过3年,以存量延期方式缓解融入方还款压力。

二是明确旨在解决合约违约而新增交易的特别安排,对于新增股票质押回购融入资金全部用于偿还违约合约债务的,可不适用现行股票质押回购业务办法关于单一融出方及市场整体质押比例上限、资管计划不得作为融出方参与涉及业绩承诺股票质押回购限制及质押率上限等条款,以新增交易方式缓解融入方流动性压力。

同时,《通知》对券商提出要求。如果股票质押回购出现上述两种情形,券商应当审慎评估融入方的信用风险和履约能力;同时券商要持续做好股票质押回购的风险管理,鼓励有条件的券商围绕服务实体经济,履行社会责任,支持民营企业发展,通过合约延期、股权或债权受让、新增融资等方式,积极参与纾解优质上市公司股东流动性压力。

“市场经过长期下行,大部分股票估值处于历史低位,价格泡沫消失,质押率偏高等带来的风险降低,股权质押业务监管放松具备了一定的技术基础。”首创证券研究所所长王剑辉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

王剑辉指出,部分企业实控人面临着流动性和控制权转移的双重危机,当前股权质押新规“松绑”,能对这些企业起到“救急”的作用。

股权质押风险料缓解

2019年将是股票质押到期规模的高峰期,与此同时,新增股票质押规模下降,存量股票解押压力剧增。天风证券策略分析刘晨明团队指出,2019年有2.16万亿存量质押业务尚待解押。新增质押规模难以弥补到期需解押规模。考虑到近两年到期质押笔数激增,到期规模较大,而2018年以来股票市场表现不佳,质押股票市值下降,大股东新增可质押规模减少,过去“借新还旧”的循环方式难以为继。

而股权质押新规“松绑”,有助于缓解当前的市场风险。“《通知》从存量市场和增量市场两方面解决了当前股权质押市场的痛点。”和晶科技董秘陈瑶表示,存量市场方面,《通知》优化违约合约展期安排,可以降低股权质押违约率,并减少因违约减持对公司股权的挤压效应。

“原先质押到期不能延期,而股东无法从其他渠道筹措资金,会导致股东的大量股份被迫‘挤出’到二级市场,使公司股价进一步下跌,《通知》放宽对展期的限制可以减少这种情况发生。”陈瑶说。

在增量市场方面,《通知》规定对于新增股票质押回购融入资金全部用于偿还违约合约债务的,可不适用现行业务办法中关于单一融出方及市场整体质押比例上限,这有利于刺激增量市场。

“总体而言,《通知》对上市公司是利好,可以让公司股东以时间换空间,盘活资产。”陈瑶说,原先股东可以通过在产业内进行股权投资获得较好的股权收益,甚至寻找良好并购标的。但是若股权质押无法展期,则会导致股东把股权质押当成债来看,忙于“拆东墙补西墙”还债,而无心公司经营,更别说进行股权投资。

纾困途径尚需完善

虽然《通知》针对当前股权质押风险的一些重要节点,进行了针对性的“风险拆除”手术,但有市场人士认为,这一政策“救急难救穷”的特点比较明显,对于高质押率且处于风险爆发边缘的企业能起到“奇效”,不过,要整体缓解股权质押风险仍需多方努力。

深圳一家上市公司证代梁壮(化名)对记者表示,当前券商做股权质押业务态度较为谨慎。一方面,对股东资金用途有限制,要求尽量流向实体经济,非实体经济企业较难得到帮助;另一方面,券商对上市公司资质有要求,公司若出现亏损也较难得到帮助,这些条件意味着服务性企业和亏损企业难以得到持续帮助。

“从《通知》的内容上看,只有借新还旧的一些企业才能突破质押比例之类的限制,但如果只能依赖借新还旧,说明大股东融资手段已经穷尽。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市场保持平稳,上市公司大股东的风险有望慢慢消化,但如果市场继续下行,这一手段的效果就相当有限。”上海一家上市公司的董秘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

该董秘表示,目前对于上市公司大股东而言,解决质押风险的途径主要有两方面,一是股价上涨抹去“强平”等风险;二是用更便宜的“新钱”置换旧有债务,当前市场这两个条件都很难实现。

事实上,有市场人士认为,股权质押风险的累积与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风险偏好、证券市场环境以及宏观流动性等多因素有关,“纾困”渠道尚需持续完善。

王剑辉表示,所有单一政策都只能起到部分作用,股权质押风险问题性质复杂,解决尚需多方探索。以纾困基金为例,虽然目前纾困基金总额已经接近7000亿元,部分资金也开始运转,但是因为“纾困”对象标准不统一等问题,整体效果仍没有充分体现。

责编:高蓉杰
分享: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