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脉科技上市次年业绩"沦陷" 预亏前多名董监高减持

进入2019年,对于华脉科技的投资者来说有点闹心,在持股5%以上股东及多名董监高减持一事的笼罩下,公司同时还陷入了业绩预亏的旋涡。近日,一则“上市次年巨亏、大额货款司法追讨、高管忙辞职忙减持,又想‘圈钱’3亿元”的消息在市场流传,矛头直指华脉科技,公司又一次站在了风口浪尖上。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自2019年1月30日公司对外宣布2018年业绩与上年同期相比将出现预亏8500万元至1.1亿元后,公司在今年2月初就公司董监高减持进展作了披露,截至2019年2月2日,减持期届满,包含原高管吴体荣、副总经理窦云在内,多名董监高合计减持套现逾4000万元。

公司董事会秘书朱重北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减持是合规的”,对于原高管及董监高减持一事,朱重北告诉记者,公司年报尚未披露,减持不在窗口期内。

上市次年净利即陷亏损

据华脉科技2018年业绩预亏公告显示,公司2018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预计亏损8500万元至1.1亿元。公司解释称,预亏主要是由于毛利率下降、限制性股票股份支付费用加速确认、未决诉讼事项计提坏账准备等因素。

记者了解到,2018年由于主要客户资本开支减少,生产成本居高不下使得公司产品毛利率下降,业绩受到较大影响的另一因素为公司及全资子公司南京华讯科技有限公司与天翼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中国电信股份有限公司西安分公司买卖移动终端设备货款纠纷案件,诉讼涉及金额分别为5121.60万元、3074.60万元,经一审分别裁定本案涉嫌经济犯罪,不属于一般经济纠纷,公司能否收回货款以及最终收回金额均存在重大不确定性,因此,对于未决诉讼事项公司2018年计提坏账准备约6500万元。

“会计师事务所对公司进行年度审计时,如因上述诉讼需做相应的追溯调整,将对2017年净利润产生一定影响。”目前,上述诉讼仍在公安侦查阶段,尚未形成最终结论。谈及追溯一事,朱重北回复的第一句话是“不会有追溯调整的。”在记者与其反复确认后,其表示,“2017年我们的利润收入扣税以后还是6600多万元,就是调整的话也就是几百万元,不会造成亏损。”

进入资本市场不到两年时间,华脉科技即陷入业绩旋涡,上市首年其经营困局即显现出了苗头。2017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1.55亿元,较2016年增长15.78%,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7354.5万元,较2016年减少12.40%。市场对此提出上市当年业绩即下滑的质疑,不过,公司对此予以否认称,“2017年公司扣非后净利润较2016年增长0.04%。经营业绩较为平稳,未出现报道提及的上市当年业绩下滑的情形。”

多名董监高密集减持

一边是经营陷入困境,一边是董监高忙着辞职,并有部分董监高在上市一年解禁期满后即提出减持计划,投资者直言不讳地向公司董事会秘书提出疑问:“公司高管及大股东接连大额减持,请问公司管理团队是否存在重大分歧?或是公司自身及高层都不看好公司未来发展,或者本身就存在不为投资者所知的隐形重大利空?”

对此,公司方面并未直面回复投资者的犀利质疑,仅就着公告内容回复表示“公司现任监事高管出于个人资金需求按相关规定减持股票并予以公告”。

记者查阅资料了解到,2018年7月14日,华脉科技对外披露了一份5%以上股东及董监高人员减持股份计划的公告,依据公告,因自身资金需求,王晓甫、张凡、鲁仲明、吴珩、窦云、吴体荣自公告披露之日起15个交易日后6个月内,拟通过集中竞价方式减持公司股份不超过668.96万股,占公司总股本4.82%。

结合两份减持进展公告记者获悉,截至2018年12月29日,在减持期间内,吴体荣以13.38元/股至17.10元/股的价格减持了79.48万股公司股份,减持总金额为1264.94万元,减持后吴体荣仍持有公司股份约238.44万股。截至2019年2月2日,减持期届满,张凡、鲁仲明、窦云通过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分别累计减持公司股份85.70万股、79.28万股、66.88万股,分别占公司总股本的 0.62%、0.57%、0.48%,三人合计减持金额为3597.11万元,王晓甫、吴珩未减持其持有的公司股份。

采访中,朱重北告诉记者,“我们都是按照正常的程序就减持作了披露,包括数量标准都是对的,6个月作为减持期,到了以后就给一个终结公告。”

责编:高蓉杰
分享: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