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带一路”建设 让中国西部内陆地区更开放

2019-04-12 10:23 经济参考报

  正午时分,一列满载汽车零配件、装备机械等产品的火车从重庆抵达钦州港,这批产品将经此转运至海防、雅加达等东南亚地区。同时,自东盟来的椰丝、木板等货物由此进入中国西部市场。

  这样繁忙的景象已经成为中国西南省份的常态,这主要得益于“一带一路”的重要项目——中新互联互通国际陆海贸易新通道的深入建设。

  国际陆海贸易新通道正式开通于2017年9月,它以重庆、四川等西部省份经广西出海出边大通道为主轴,连接“一带一路”,推动中国—东盟区域经济合作迈向更高层次,推动构建更加紧密的人类命运共同体。

  “‘陆海新通道’的‘新’,主要体现在西部地区的货物不再向东绕远,而是向南就近出境。”重庆市中新示范项目管理局局长韩宝昌说,货物从重庆、甘肃、贵州等西部地区出发,海铁联运经北部湾等沿海沿边口岸转运至新加坡等地,时间比东向传统线路节约15天左右。

  新通道点燃腾飞“新引擎”。重庆市中新示范项目管理局的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底,“陆海新通道”三种物流组织形式均已实现常态化开行,其中铁海联运班列共发运805班,国际铁路联运班列共开行55班,东盟跨境公路班车共开行661班,进出口货物已涵盖汽车和摩托车配件、建筑材料、农副产品等八大货类、240多个品种。

  “在陆海新通道的带动下,北部湾港去年全年完成集装箱吞吐量290万标箱,增长27%,增幅在中国沿海主要港口排名第一。”广西壮族自治区商务厅厅长蒋连生说,去年经凭祥友谊关口岸到越南、老挝、泰国等东盟国家的跨境公路运输全年集装箱运输量达35万标箱,增长90%。

  随着建设的深入,新通道正从海向陆延伸。在位于中越边境的龙邦边民互市区,载满腰果、冻虾等货物的越南车辆连续不断,边民忙碌有序地装卸从越南进口的农产品和海产品。重庆客商冯爱兵正在办理手续,他从越南进口的9柜冻虾,由越南大货车驳往国内大货车,只需4个小时这些冻虾即可装车完毕出发,12个小时内就将抵达重庆。

  作为面向东盟的重要陆路通道,如今,广西、云南两省份的边境线上分布着10多个国家一类口岸,主要边境城市已通达高速公路,与越南的普速铁路已经运行多年,云南昆明至老挝万象至泰国曼谷的国际快速铁路正在建设。

  “互联互通是‘一带一路’建设的核心,西部省份与周边国家不断推动基础设施建设升级,将为打造更开放的西部奠定坚实基础。”北京大学东盟国家研究中心主任翟崑教授说,与此同时,软件设施建设也在加快。

  新通道推动着广西、云南的边贸产业加速转型升级。蒋连生介绍,近两年口岸贸易货物正从水果等农副产品向电子、汽配等深加工产品转变,经北部湾港、凭祥、东兴等进口的货物量也在加速增长。

  如今,“陆海新通道”已成为中国西部地区快捷的开放大通道,同时还与“一带一路”建设的另一重要载体“中欧班列”实现无缝对接,极大缓解了重庆、成都等地的物流瓶颈。

  “‘一带一路’正在形成密集的互联互通网络,改变着中国西部地区落后的开放格局;与此同时,沿线国家可借此实现产能、要素的共享,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进程。”翟崑说。

责编:刘艺
分享: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