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力银隆携手天津 董明珠为造车梦“充值”

2017-02-08 07:11:00 21世纪经济报道 分享
参与

  新年伊始,格力电器和银隆再度合体亮相。

  2月6日晚,天津市委副书记、市长王东峰会见格力电器董事长董明珠、银隆新能源有限公司总裁孙国华一行,并分别签署市政府与格力电器、银隆公司战略合作框架协议,携手打造全国先进的智能电器、智能装备、新能源电池及汽车产业基地。

  2016年,董明珠的“造车梦”风波不断,而且随着格力收购珠海银隆的方案终止,经历了暂时的搁浅。但她随后用一种高调的方式,以个人名义斥资10亿投资珠海银隆,坚定看好珠海银隆新能源车的前景。

  如今,两家企业携手天津市政府,不免引发市场对董明珠“造车梦”将圆的猜测。

  天津银隆新能源有限公司总经理王怀斌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格力电器负责智能电器和智能装备基地的部分,新能源电池及汽车产业基地则由银隆单独负责,与格力电器没有关系。

  家电行业资深观察人士刘步尘表示,银隆未来的发展主要以电动公交车为主,要做特斯拉那种电动汽车的难度还是很大的,二者是两种完全不同的车型。“首先不拿到国家的许可就做不了,其次电动汽车生产耗时长,不花时间来做测试和路跑是不能上市的,估计要等到三年之后了。”

  “造车梦”新转机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中国工程网查询到,天津银隆新能源有限公司的天津新能源车项目在2016年12月就已经发布了工程信息,并且截止到2016年12月中旬, 项目还处于施工图设计阶段,预计开工日期为2017年6月。

  “我们恰好是两方同时在这里投资。此前因为格力准备收购银隆,所以是以格力的名义来建,但现在格力电器不介入了。但对于银隆集团来说,本身也需要做新能源汽车工厂,所以这个项目还是延续了下来。”对于新能源电池及汽车基地项目,王怀斌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解释道,“因为董总个人很关注新能源汽车行业,想做汽车,现在银隆集团和格力电器形成了一种良好的关系,所以一起和天津市政府合作。但两家公司是两个不同的独立的主体,并不存在其他的关联关系。”

  根据王怀斌的说法,此次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只是天津市政府与格力电器和银隆各自单方面的合作,并不是一起“造车”,但董明珠与银隆还有一层特殊的关系,董明珠是珠海银隆的前五大股东,持股接近7.5%。

  “董明珠在借机帮银隆一把,董明珠本身是银隆的股东。” 对于格力电器此次与天津市政府合作的原因,刘步尘分析。

  他认为,以银隆的技术实力和投资能力都不足以吸引天津市政府对其招商引资,但格力电器对天津市政府有很强的吸引力。

  另一方面,格力需要找到未来的新增长点。

  格力电器确实在不断拓展新的发展领域。

  根据格力电器官方微信公众号2月6日的推送,珠海市领导在新年调研格力电器时,董明珠说,今年格力将加快智能装备和模具的市场拓展。并表示,通过三四年下来,格力电器的智能装备已经小有起色,在公司内部已经实现应用运行,也开始了对外销售。

  公开资料显示,2015年5月,格力智能家电产业园项目首期在湖南省宁乡经济技术开发区开工建设,2016年3月,格力智能装备产业园在武汉市蔡甸区开建。

  而在这些新业务中,也有银隆的身影。格力电器内部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虽然格力对银隆的收购没有成功,但是合作是没有停止的。比如共同打造汽车空调、模具、电机、电控等业务,同时银隆的钛酸锂电池也能够服务于格力电器的智慧能源管理系统。

  对于是否有再尝试收购的计划,该人士表示不清楚,并说如果有相关的计划也是通过公告渠道发布。

  钛酸锂技术存争议

  尽管外界质疑声不断,董明珠的“造车梦”几乎从未放弃过。获得董明珠、王健林两位商业巨头“力挺”的珠海银隆,到底有什么值得投资的地方呢?

  珠海银隆新能源有限公司是由银隆集团发起成立的高新技术企业,2008年开始组建自己的研究机构和投资团队,正式杀入新能源汽车行业。其中,钛酸锂电池是银隆的“杀手锏”,也正是受到资本热捧的核心所在。

  作为一家高科技企业,珠海银隆一共有两大核心技术受到社会瞩目,一项是新能源汽车,另一项则是储能。业内普遍认为,比起新能源汽车,应用于储能中的钛酸锂技术更具有商业价值。

  在去年12月举行的“新能源、新动能、新价值”中国制造高峰论坛上,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透露了投资银隆的逻辑,除了出于对多年合作伙伴格力的信任以外,更多则是出于对新能源技术的看好。

  “银隆有两个核心技术:一是电动汽车,一是储能。我觉得(珠海银隆)更多的前途在储能上。如果把这两个技术商业化,该公司的市值就会翻倍。如果银隆能把储能这块做得更好,我们会投资更多。”王健林如是说。

  对于钛酸锂电池的优势和弊端,外界一直众说纷纭。中关村储能联盟理事长俞振华告诉记者,钛酸锂电池最大的优点有两个:寿命长及安全性高。“论生命周期,普通锂离子电池约为 1000-2000 次循环,钛酸锂则是 3 万次循环。”

  俞振华表示,钛酸锂电池本身也存在着局限性,那就是能量密度低、价格高。“比起一般的锂电池,价格一直是钛酸锂电池所面临的挑战,为了分摊成本,钛酸锂电池在储能方面通常会找高端的应用场景,或是能够体现其长寿命优势的场合。”俞振华认为,钛酸锂电池的应用必须要延伸其下游产业链方可很好地解决这一问题。

  与此同时,从银隆披露的公开信息看来,新能源汽车一直是其营业收入的主要来源。根据银隆提供的信息,2016年生产的大中型客车为12000台,乘用车仅为20台,而在其五年规划中则指出,到2020年,乘用车计划生产20万台,客车则为3.5万台。

  尽管野心不小,但不少汽车业内专家表示,银隆进入乘用车领域后,在产品方面将面临不小的挑战。

  汽车行业资深分析师钟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作为一家做电池起家的企业,整车生产从来都不是银隆的强项所在,现在要往乘用车发展,等于说要重新做起。“乘用车对电池要求比较高,电池体积要小,每单位体积储存能量又要高。目前钛酸锂电池还是更多地适用于商用车型。”钟师认为,银隆与其介入竞争激烈的新能源汽车领域,还不如做好其驾轻就熟的电池业务,充分利用银隆的储能优势。

  (编辑:贾红辉,邮箱:jiahh@21jingji.com)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环球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