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裁撤医疗事业部 押宝医疗人工智能

2017-02-10 07:20:00 21世纪经济报道 分享
参与

  “我们在医药O2O领域探索后发现很难找到差异点,商业模式上院中数据、号源等优势不大,所以决定关停。”2月9日,面对沸扬了一天的百度裁撤医疗事业部一事,原百度医疗事业部总经理李政如是回应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百度是互联网医疗领域的后来者。与阿里、腾讯进军医疗行业的姿势略有不同,以搜索起家的百度通过投资、自建、共建的方式培育一系列医疗产品和平台,一度涵盖挂号、在线问诊、医药电商、人工智能和智能设备等方向,野心可见一斑。

  但七年过去了,百度在医疗领域的探索鲜有起色,部分产品甚至以失败告终。去年“血友病吧”、魏则西事件的震荡,更是给百度的医疗事业一记迎头痛击。2月9日午时,百度通过内部邮件宣布将医疗事业部的智能小e、拇指医生、内容团队转出,其余业务悉数关停。

  大刀阔斧改革之后,医疗人工智能成了百度寄予厚望的战地。但,医疗人工智能领域早已挤满了创业公司、科技巨头、资本等玩家,除却高成本、长周期的投入需求外,还面临医疗数据难以获取、核心产品产出少、造血能力有待考验等挑战。

  一波三折

  百度裁撤医疗事业部一事早已露出端倪。一名医药电商平台总经理告诉记者:“去年年中百度旗下的‘药直达’就终止跟我们的合作了,他们平台打算关停。挂号业务的合作后来也停止了。因为流量占比较小,关停对我们影响不大。”

  百度踏足医疗行业最早可追溯到2010年,牵手老牌互联网医疗平台好大夫在线,邀请上千名三甲医院的主任医师进行医疗词条的编撰。彼时,中国的互联网医疗正值萌芽期,互联网医疗巨头春雨医生、丁香园、微医(原挂号网)等刚刚起步。

  但百度直至2013年才陆续推出互联网医疗产品医前智能问诊平台、百度健康,并仍将大部分精力用在搭建云健康平台、硬件等。2013年12月,百度的智能人体便携设备品牌Duilfe成立。

  到了2014年,互联网医疗进入爆发元年,各类互联网医疗公司烧钱抢占流量,战役此起彼伏。这一年百度却鲜少出手,较为引外界关注的只有其推出的百度医生Web版,及一项辅助医疗行业的新计划——百度医疗大脑。

  分水岭出现在2015年,百度正式成立医疗事业部。百度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医疗事业部隶属于在百度新兴业务事业群组(EBG),事务部成立之初是为了统筹百度的医疗资源,并以挂号为切入点搭建医药O2O平台,打造完整的医药闭环。”

  此后,百度在医疗领域的圈地步伐异常凶猛,推出百度医生App、拇指医生更名上线,并推出针对药品O2O的“药直达”。同时,百度与医生、医院、各地卫计委广泛建立合作,如301医院、华山医院、上海一妇婴等,百度医生也陆续进驻陕西、安徽、江苏、贵州等省市,并牵手多家互联网医疗公司。

  百度的两笔医疗投资也在这期间完成:其斥资6000万美金获得健康医疗类网站健康之路13%的股权;与软银中国资本、弘晖资本共同投资趣医网,金额为4000万美元。

  一名百度医疗版块离职高管透露:“百度医疗事业部中间换过几次业务方向,最初想做健康大数据平台,没做起来,后来要做智慧医疗,也做的不深入。2年过去了,垂直不像垂直,平台不像平台,这两者的服务模式、服务对象本身就很不一样。”

  更为严峻的是,此时的互联网医疗行业走过2014年的集中爆发,开始隐现资本泡沫。2015年下半年,互联网医疗寒冬论逐步蔓延。而各路互联网医疗公司经过前期的跑马圈地,虽在挂号、在线轻问诊、医药电商方面等医药O2O领域分割了大部分流量入口,但也陷入了烧钱难盈利的困境。

  押宝人工智能

  在此次百度裁撤医疗事业部的风波中,“医疗事业部是EBG业绩最差的部门”、“连续3年全公司年终系数最低的部门之一”等有关盈利能力的质疑声亦不断传出。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发现,目前百度健康、dulife的网站已无法访问,dulife的iOS版本自2015年起便未迭代,且评分不到两颗星。

  上述百度相关负责人对此表示:“这个说法不准确。百度内部很多新项目都还没能盈利,但是也有保留下来的。”

  “去年在挂号端的补贴已经全部停止了,只有维护号源还需要花一点成本。”李政则向记者坦言:“关停的核心是以挂号为主的医药O2O业务,我们花了很多的钱,做了很多免费预约挂号的工作,但只有拇指医生、智能小e是能多轮交互、符合医疗行业规律的,其他产品的差异化并不强。”

  毫无疑问,医疗人工智能成为百度的主要发力点。按照李彦宏将“互联网+医疗”所划分的四个发展阶段来看,以医疗挂号预约服务为代表的O2O业务处于第一阶段,智能诊疗、基因分析和精准医疗、新药研发则更有人工智能发挥的空间。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目前百度该事业部旗下拥有百度医生、拇指医生、百度健康、百度医学、百度医疗大脑、dulife智能硬件平台及药直达等板块。此次调整中在AI团队的拇指医生是一个在线健康咨询产品,智能小e则是一款智能机器人,能够帮助医生缩短了解病人问诊的过程;调整至搜索公司的百度医学为医学信息服务。其余“折戟”的业务覆盖预约就诊、健康资讯及医药电商O2O等领域。

  “百度医疗事业部过去两年所推出的各项业务,本质是对移动医疗O2O式的跑马圈地,是对医疗入口的争夺战。这种模式一度非常火热,包括BAT及其他移动医疗企业均有参与,但最终下来发现其核心价值有限,”北京万灵盘古科技CEO、斯坦福大学转化医学实验室博士后纪俊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医疗行业核心价值体现在智能问诊、精准医疗等诊疗过程,医疗资源稀缺的也正是这些。O2O无法从本质上增加医疗资源。”纪俊直言。

  根据2月9日百度下发的内部邮件内容,李政将带着百度医疗事业部的智能小e团队和拇指医生团队转入AI体系,医疗事业部内容建设团队转入搜索公司。

  李政告诉记者:“未来我会负责两块,一个是医疗人工智能的探索和落地,第二个就是百度医疗云的业务。一方面会发挥技术优势打造医疗人工智能,另一个是通过百度医疗云降低用户的存储成本等,这是两个方向。”

  毫无疑问,医疗人工智能成为百度的主要发力点。去年年底,百度发布了医疗人工智能领域内的新成果——百度医疗大脑,包含患者自诊和协助医生进行辅助诊疗的两个平台。

  “未来医疗大脑和医疗云会进行结合。ToC面向患者,ToB是面向医生和医疗机构,未来是一个大的平台,有不同的接口和服务产品。”李政透露。

  医疗数据孤岛

  医疗人工智能虽然尚处于萌芽阶段,但这一赛道上早已挤满了玩家。最近几年,医疗人工智能投资创业持续火爆,根据CBInsights数据,自2015年年初以来,50个类似初创公司获得融资,其中约20个在2016年获得了新一轮投资,业务内容涵盖疾病诊断、药物发现、基因检测等。

  IBM Watson认知关怀COO王泰峰告诉记者:“医疗人工智能的起跑点本质上是一样的。人工智能所有的算法、底层技术都是开源的,难点在于要在开源的算法里面找到一个适合某一领域的算法集,并且不断调优这个算法集。只要企业有技术积累、数学家和医疗行业专家,就进行产品研发,被新产品迅速赶超也是有可能的。”

  与这一火爆势头相反,首个医疗人工智能开发者IBM已在Watson(沃森)肿瘤机器人的研发上投入600亿美金,至今仍在亏损。王泰峰向记者透露:“单影像训练投入就超过40亿美金。”

  高额的投入主要在于获取训练医疗人工智能的医疗数据。对于中国的创业公司而言,医疗信息孤岛的长期存在,更是加大了医疗数据的获取难度。百度同样面临这一难题。

  李政坦言,目前百度缺少大量的数据来训练百度医疗大脑,这需要大量的患者病例。“百度不缺线上的医疗数据,从原来的医疗搜索、职能问诊、拇指医生等收集了大量线上数据,但是院中数据还是需要通过机构合作来获得。”

  高成本完成前期研发之后,如何将产品“送”进中国医院实现本土化落地,也是一大难关。记者获悉,去年10月至今,Watson牵手的中国公立医院数量没有增加,依旧是23家。不过,Watson已与4个县级市签署了框架协议,进行前期试点。

  “我们需要时间真正让更多医生使用这一平台,这需要医生愿意接受规范化治疗的习惯培养。”王泰峰告诉记者:“现在科技巨头的布局维度不同,企业要依靠自己的资源和技术优势去找到发力点。现在跟医疗相关并且能够创业变现的集中在三个领域,肿瘤、母婴和医学美容,其他的慢病等都很难变现。”(编辑:黄锴,邮箱:huangk@21jingji.com)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环球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