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企墨西哥陷窘境 目光转向中国

2017-02-13 07:40:00 21世纪经济报道 分享
参与

  墨西哥是国际车企投资的热土,美国总统特朗普在上台前后多次威胁将对福特、通用汽车、丰田在墨西哥设厂制造并出口美国的汽车征收高额关税。

  特朗普之所以对在墨设厂的车企再三发难,是因为墨西哥作为全球最具吸引力的汽车生产市场之一,已威胁到美国本土的汽车制造业。尽管墨西哥投资环境优势显著,特朗普的政策取向不免给这个国家的汽车产业蒙上阴影。

  为应对目前的窘境,墨西哥政府转而向拉美其他国家以及包括中国在内的亚洲国家寻求发展机会。在此背景之下,中国汽车制造商江淮汽车2月1日与墨西哥吉安特汽车公司达成合作协议,联合向墨西哥伊达尔戈州一座工厂注资44亿墨西哥比索(约合2.1亿美元)。

  不确定性打击墨西哥经济

  墨西哥媒体称,特朗普针对墨西哥的一系列负面言论和政策已造成该国近44亿美元外资的损失。1月30日,墨西哥总统培尼亚在电视讲话中直言,特朗普上台对墨西哥意味着“一段复杂和艰难时期的到来”。

  拉美和加勒比经济委员会认为,美国占墨西哥出口市场的份额高达85%,如果美国退出NAFTA,将使墨西哥经济衰退,GDP下降2.7%。

  中诚信主权评级部高级分析师张婷婷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特朗普新政中退出北美自贸协定,与墨西哥重启贸易谈判、增加边境税等措施将对墨西哥的出口贸易前景形成明显冲击。同时,大幅贬值的墨西哥比索有助于增加墨西哥出口产品的竞争力,墨西哥也可能从美国经济的走强中获取收益。

  自特朗普当选以来,墨西哥比索一路走跌。由于特朗普对墨西哥一系列政策尚未真正落地,预计墨西哥比索在此之前仍将维持震荡态势。

  “我们认为,在特朗普对墨政策落地前,由于政策不确定性带来的观望将对墨西哥短期经济发展形成负面影响,2017年经济发展前景不乐观。但度过政策落地和适应期后,墨西哥经济的发展也将迎来新的动能。”张婷婷说。

  墨西哥政府正在寻求强化与亚洲和欧洲的经贸联系,吸引其他地区对墨的投资,并着眼开发新的出口市场,以降低对美国的依赖,弥补对美贸易下降的影响。

  2月1日,欧盟和墨西哥在布鲁塞尔宣布,将加快新自由贸易协定谈判,双方决定将于今年4月3日至7日和6月26日至29日举行两轮谈判,并努力在2017年前完成所有谈判内容。

  在中国社会科学院拉丁美洲研究所副研究员周志伟看来,墨西哥经济对美国存在很高的单向依赖,墨西哥政策的调整很难平抑特朗普政策带来的损失,因此效果如何还不明朗。

  “墨西哥与美国关于NAFTA的谈判的影响更为关键,我个人认为不太可能全盘推翻NAFTA,可能个别条款会有调整,但在不确定的情况下,墨西哥必须主动求变。”他说。

  寻求与中国加大合作

  特朗普多次扬言将对日本丰田和美国福特、通用等汽车公司在墨西哥制造的对美出口汽车征收高额关税,威胁之下,福特放弃了在墨西哥16亿美元的投资计划。

  中国车企2月1日的注资对墨西哥的汽车产业无疑是一次信心的提振。据报道,此次中墨车企合作将给伊达尔戈州带来1000多个直接就业岗位和4000多个间接就业岗位。首年将投产汽车1000辆,消费以墨西哥市场为主,兼顾中美洲市场。

  “由于国外市场基本已被瓜分殆尽,中国汽车企业只有从产品研发做起,在当地设厂、配套,才能有一定竞争力。随着出口美国的难度上升,墨西哥会转而加大向南的出口,但南美主要汽车生产国是巴西,竞争非常激烈。” 资深汽车分析师贾新光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称。

  中国车企之所以看好墨西哥市场,这与墨汽车业在出口方面的显著优势紧密相关。首先,墨西哥占据得天独厚的地缘优势,可辐射整个美洲市场。除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外,墨西哥还与40多个国家及欧盟签有自贸协定,为出口提供了便利。2014年,墨西哥超过巴西,成为拉美第一、世界第七大汽车生产国和世界第四大汽车出口国。

  其次,国际车企之所以青睐墨西哥,还在于它们格外看重墨西哥劳动力成本低的优势。据德意志银行估算,在美国,生产一辆汽车的人力成本约为2400美元,而在墨西哥,人力成本仅为500美元。这意味着,一辆美国产汽车的人力成本约占汽车销售价格的13%,而在墨西哥,这一比例可能还不到3%。

  墨西哥政府正在积极推动改革、吸引外资,中企在墨西哥的投资动作频频:去年12月进行的墨西哥海上石油区块竞标中,中海油获得了两个海上区块的开采权;华为、联想、海尔等中国知名企业近年也不断加大在墨西哥的投入。

  在贸易方面,商务部数据显示,2016年前10个月,墨西哥与中国双边贸易总额达620.6亿美元。周志伟认为,墨西哥与中国的贸易关系相对复杂,由于两国的出口结构较为相似,都是以制造业出口为主,存在一定的竞争关系,墨西哥在双边贸易中不占优势。

  “尽管中国市场非常大,但中短期内调整双边贸易结构难度较高。对于墨西哥而言,在东南亚、中东、拉美地区等新兴市场是墨西哥强化全球市场份额的主要机会。”他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

  拉美地区抱团取暖

  特朗普的政策阴影拉近了拉美国家之间的关系。6日,墨总统培尼亚与阿根廷总统马克里通电话,表示同意研究签署全面自由贸易协议的可能性。7日,巴西总统特梅尔与阿根廷总统马克里共同表示,南共市应该努力推动和墨西哥的一体化,并寻求南共市和墨西哥所在的太平洋联盟的关系。

  周志伟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称,对于拉美地区而言,NAFTA签订以来,墨西哥总体采取了“向北看”的战略,对外战略是以美国为核心,弱化了与拉美邻国之间的合作;同时,南美洲呈现了强化内部合作的政策意愿,将墨西哥排除在外。

  当前形势发生了转变。他指出,美国政策的调整,使得墨西哥对自己外交战略进行再调整,进一步强外交关系、对外经济关系的多元化。巴西和阿根廷是保护色彩比较浓的市场,随着两国政府更迭,也采取了更开放的外交策略,不仅向亚太看,也“向北看”。在特朗普上台之前,巴西和阿根廷表现了加强与美国合作的意愿,特朗普政策调整后,两国的合作意愿面临落空,必须寻找新的机会。

  “虽然各方都有深化经贸合作的意愿,但效果如何仍是疑问。拉美地区一体化在20世纪60年代已经起步,但并未取得很大的突破,核心的问题是拉美内部没有形成产业链条,很多国家仍需要借助地区外的价值链来参与全球化。下一步要加强拉美的一体化,就必须完善拉美地区的基础设施建设,促进拉美市场的整合,巴西、阿根廷等几个主要国家还要进行产业结构升级。” 周志伟说。

  (编辑:赵海建)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环球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