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克斯跨界口腔医疗折戟 大小股东“内斗”祸及患者

2017-02-15 07:31:00 21世纪经济报道 分享
参与

  “我们只希望能退款来支持后续治疗费用。我在奥克斯口腔医院刚打了钉子没装牙冠,再换一家医院必须重新缴费,而且很多医院也不敢接诊。”患者张东(化名)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2月11日早上9点,位于北京东三环的奥克斯口腔医院聚集了20多位维权患者。这缘起1月20日北京奥克斯口腔医院的一则股权转让公告。“医院开业至今经营持续亏损,经股东会决议,决定选择有口腔经营经验的第三方受让股权,本院将继续为患者提供后续医疗服务”。现有医疗团队将在2月15日以后解散。

  因为担心后续治疗及维护等问题,很多患者提出退费,但与奥克斯提出的退费标准差距较大,遂走上维权道路,并打算起诉。

  奥克斯口腔医院是家电企业奥克斯集团跨界医疗的项目。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指出,医疗投资回报周期长,奥克斯口腔医院大股东们对口腔医学欠缺理解,拥有专业医学背景的小股东又没有实质性决策权和影响力,同时缺乏运营管理团队导致业绩欠佳,因而产生矛盾。

  近年来,跨界投资医疗的案例屡见不鲜,但成功者寥寥。“单纯靠资本驱动的医疗项目前景难测,医疗行业经营周期长、增长速度慢、可复制性差,不能赚快钱。但资本市场炒作概念可能例外。”一位连锁口腔医院创始人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多名患者维权

  在奥克斯口腔1月20日发布的《告患者通知》中称,因为经营持续亏损,决定选择有口腔经营经验的第三方受让股权,并同意对需要退款的患者进行退费。

  不过,在1月16日奥克斯口腔下发的《全体员工通知书中》提到,除了公司股权出让之外也有解散清算的可能,并提到员工工作截止日期为2月15日。

  由于对医院的退款金额不认可,也有患者担心后续的退款工作会更难进行。2月11日早上,20多位患者聚集在奥克斯口腔医院。

  “按照医生写的,我的种植外科手术已完成1/3,二期修复、术后维护都未完成,我已交了22000元的费用,应该退2/3,倪院长也认为应该这样退费。”维权患者何月青(化名)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不过据何月青称,奥克斯并不认可这个方案,认为医生写的治疗进程,并非退费依据,他们表示应按照已发生费用进行退费,仅退给何月青1/4费用,何月青认为,这无法支持他到其他口腔医院做后续治疗。

  质疑退费标准还有很多60岁以上的老人,他们情绪都比较激动。“我花了10万多元种牙,后续还需要维护,但医院方面的审核中并未退款,说费用中不包含后期维护费。”一位70多岁的老人很气愤。

  在一份奥克斯口腔给患者提供的《种植及修复保障制度》中写到,“为了保障种植患者能得到更安心、更规范的治疗,特制定此种植修复保修制度”,北京奥克斯口腔门诊对目前所使用对种植体品牌实行两年质保,两年内种植体部分发生脱落奥克斯口腔将免费进行重新种植,免费重新进行上部修复。

  奥克斯口腔医院原院长倪以亮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种植牙费用较高的原因很大部分在于医生劳动,还包括后期的维护等,材料费只是其中一小部分。“在收费时已经包括了后期多年内的维护费用,退费需要按进程来。”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向北京佳美口腔、拜博口腔、北京圣贝口腔、北京欢乐口腔等多家口腔医院咨询,很多工作人员都表示,中途接纳转诊比较麻烦,涉及种植体,如果以后出现问题很难说清责任方。拜博口腔工作人员表示,医院可以接收,但需要重新设计治疗方案,费用也要重新交。

  负责退费事宜、奥克斯集团代表朱伟峰则指出,退费按已发生的费用经过与行业内专家商定的,每个进程的费用不一样,所以不可能按照进程步骤简单退费。

  朱伟峰还特意强调,奥克斯集团非常重视这个事情,选择股权转让就是为了将消费者损失减到最低,正在与万方贝齿商谈接手事宜。“每个患者的情况不同,如不认可院方审核的金额可以不签协议,也可以再找第三方机构评估认定,患者有异议都可以协商。”

  大小股东“内斗”

  上述提到的北京奥克斯口腔医院是奥克斯医疗集团下唯一一家口腔专科医院,也是做家电起家的奥克斯集团在医疗领域的跨界。

  资料显示,北京奥克斯口腔第一大股东为奥克斯开云医疗,由奥克斯集团某董事独立掌控,占股79.98%。宁波众富为第二大股东,由北京奥克斯医疗护理和管理团队核心人员与奥克斯集团部分高管共同投资,占股20%;自然人股东为北京奥克斯口腔医院管理者,拥有0.02%股权。

  从股权结构看,自然人股东倪以亮虽作为院长经营医院,但并不具有话语权,而且从上述言语中可以发现,双方存在各种矛盾。

  一位奥克斯口腔医院工作人员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经营者(倪以亮团队)未能达到奥克斯集团开业一年盈利或盈亏平衡的愿望,2016年11月底的一次股东会上,股东们商量转让或者关院。除自然人股东外,其他股东均投票关闭医院。

  据介绍,这家3000平方米左右的口腔医院每月需要支付130万元租金,同时,口腔医生聘用费用为2万-3万元/月,市场、网络维护、网电咨询等岗位工资6000-8000元/月。

  在面对维权消费者时,朱伟峰指出,除了经营持续亏损外,公司内部经营管理也出了问题。“3000多平方米的场地,经营者当初为了讲排场,导致各种开销剧增。”

  倪以亮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他去年12月在未提前沟通下就被集团免职,事后希望得到免职的合理解释,并向奥克斯集团发出询问函,但至今没有回复。

  另一个蹊跷的事情是,在奥克斯决定转让股权后,2016年底奥克斯口腔医院还推出“2017元旦快乐跨年钜惠”活动。根据北京奥克斯口腔的广告显示,牙齿种植项目欧洲植体+日本全瓷冠活动价为12800元;“种牙不满意,0费用!”;韩系植体特价4980元;隐适美隐形矫正直降1万元。

  对此,倪以亮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这是奥克斯集团派驻口腔医院的负责人制定的,出于何种原因并不知晓。

  倪以亮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医疗回报周期长,口腔医疗至少也要3-5年才能持平或盈利,“大股东希望我能在一年就持平,这是不可能的,作为一名职业医生不能让我的团队过度医疗。”

  在北京奥克斯口腔医院专家介绍中,倪以亮的身份为奥克斯口腔医院院长、中华医学会疼痛学分会委员、北京口腔种植专业委员会委员、国际口腔种植学会(ITI)会员、《中国口腔种植通讯》执行主编等。

  跨界口腔医疗折戟

  奥克斯集团创立于1986年,以家用电器等起家后跨界到地产、医疗健康、金融等。为了在医疗大健康领域发展,集团旗下上市公司三星电气在2015年更名为三星医疗,形成医疗服务与电力产品双主业格局,医疗服务被视为拉动公司未来业务发展与业绩提升的主要引擎。

  奥克斯集团董事长郑坚江此前还提到,未来医疗健康产业是奥克斯发展的核心战略,是未来五年发展的三大战略之首。

  资料显示,奥克斯集团进军大健康产业先后挂牌浙江大学明州医院、新建南昌大学附属抚州医院、设立医疗投资管理公司、成立医疗并购基金等。

  三星医疗财报显示,2016年上半年奥克斯医疗投资公司净亏损395万元。其他合并报表的子公司眼科投资、健康投资、口腔医疗等业绩情况未出现在财报中。

  上述奥克斯口腔医院工作人员表示,奥克斯在济南投建的整形医院也决定关闭。有报道称,2015年7月,奥克斯收购韩美整形70%股权进军济南医疗美容市场,2016年11月这家美容医院人去楼空。

  某连锁口腔医院创始人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近年来口腔领域类似奥克斯口腔诊所这样的案例时有发生,单体大规模口腔诊所,生存非常艰难,未来,还会有更多的单体大型诊所倒闭。

  实际上,近年来企业跨界转型医疗者甚众,但成功者寥寥。

  “单纯靠资本驱动的医疗项目前景难测,医疗行业经营周期长、增长速度慢、可复制性差,不能赚快钱。但资本市场炒作概念可能例外。”上述创始人表示。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环球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