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海控股对外担保超千亿 负债率保持高位

2017-06-16 07:37:00 新华网 分享
参与

  新华网北京6月15日电(王日晨) 坐拥北京、上海、武汉三地绝版地块的泛海控股,多年以来,因其缓慢的项目开发进度常被人所诟病。与此同时,频繁的抵押以及对外担保,也存在高负债的风险,泛海如果不能及时调整定位和战略,即使手握“好牌”,也有可能错失良机。

  对外担保超千亿

  6月6日,泛海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发布公告称,拟为全资子公司武汉(楼盘)中央商务区建设投资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武汉公司”)申请17亿元的融资提供连带责任保证。

  公告显示,为推进武汉中央商务区项目基础设施项目,地下交通环廊和黄海路隧道的开发建设。武汉公司拟向中建投信托有限责任公司,申请期限36个月的17亿元融资。泛海控股为该笔融资提供连带责任保证。

  同时,泛海控股以持有的民生证券股份有限公司6.36亿股股权提供质押担保,对应融资金额8.5亿元。另外,待武汉公司全资子公司武汉泛海城市广场开发投资有限公司持有的泛海喜来登酒店具备抵押条件后,以其提供不动产抵押担保,对应融资金额亦为8.5亿元。

  截至2017年3月31日,武汉公司资产总额1227.6亿元,净资产369.32亿元。2017年1至3月,营业收入28.52亿元,净利润3.03亿元。

  公告还显示,截至6月6日,泛海控股对外担保合同金额为1094.5亿元(含此次担保),占2016年12月31日经审计净资产的597.28%。对外担保实际余额为783.94亿元,占2016年12月31日经审计净资产的427.81%。

  除了此次融资担保外,记者查阅此前发布公告发现:5月4日,武汉中央商务区建设投资股份有限公司拟向苏州信托有限公司申请不超过8亿元的融资,融资期限为24个月;2月21日,泛海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公告宣布为其子公司就北京项目融资提供担保,融资规模40亿元,融资期限2.5年(原为2年,现延长0.5年)。

  一位资深证券行业分析师对此表示,公司对外担保可以说是个利空,至少不是什么好消息,至于影响究竟有多大,并不能一概而论。通常来说:对外担保多了肯定不好,一旦被担保方出了问题会导致上市公司的巨额亏损。

  “出现担保的情况,跟最近很多项目公司出现资金收紧是有关系的,所以一些大房企频频发布公告为旗下子公司提供担保。”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研究总监严跃进认为,企业本身有融资需求是很正常的,但是如果确实出现担保数额和频率增加,也反映出现在融资环境下,企业遇到了资金问题。后期项目如果遭遇困难,也不排除出现甩卖股权和项目的情况。

  记者就此采访泛海控股公共事务总监王国林以核实相关情况。泛海控股方面解释,公司战略转型发展的重点业务均属资金密集型行业,此外随着公司地产业务开发速度的加快,对于资金的总体需求较大,因此公司担保金额相对较大。但目前,所述担保均为公司对控股子公司或控股子公司之间的担保,不存在对公司之外的第三方提供担保的情况,亦未发生逾期担保、涉及诉讼的担保或因担保被判决败诉而应承担损失的情况,整体财务风险处于公司可控范围内。

  另据泛海控股发布公告,截至2017年4月30日,公司借款余额为1,107.73亿元,较公司2016年末借款余额1,003.42亿元增加104.31亿元,累计新增借款约为公司2016年末经审计净资产183.25亿元的56.92%。

  负债率保持高位

  根据泛海控股2017年一季度业绩报告披露数据,公司一季度实现营收33.74亿元,同比下降33.5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4.35亿元,同比上升137.01%。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4.34亿元,同比上升288.27%。基本每股收益0.0836元。

  对于营业总收入及营业成本较上年同期有所减少,泛海控股方面表示,主要原因系报告期内公司受房地产调控政策影响,地产结算收入同比有所降低,相应结转成本也随之降低。

  其2016年报显示,泛海控股的总负债为1429亿元,资产负债率达到85.17%。账面显示泛海控股的货币资金有301亿元,但当期该公司的流动负债远高于货币资金,为541亿元,并且该公司有668亿元存货。

  对照近三年的数据来看,泛海控股资产负债率分别达到82.35%、85.24%、85.17%,一直保持在高位。

  业内人士认为,泛海控股土地储备丰富,负债规模的数据总体呈现上升且偏高的水平,主要体现为两点:第一是融资结构或不合理,往往此前拿地的时候融资规模较大,而偿债能力还没有跟进。第二是其此前凭借较多的资金规模获取土地,但在高周转方面或许还有欠缺,这个时候都会影响债务规模或现金流的规模。后续要警惕市场降温导致土地储备背后的沉淀资金规模加大的风险。

  泛海控股在描述其房地产业务时,声称“在重点城市核心区域拥有大量低成本的优质土地储备,项目规模优势明显,产品持续增值能力强。”但只要熟悉这家企业的都清楚,包括北京、上海、武汉等地块此前被媒体曝光已经囤地超过10年。

  在外界看来,尽管这能给泛海国际带来高额的预期利润,但其高负债也与公司缓慢开发节奏有关。由于一二线城市拆迁需要投入大量的资金,因此项目开发周期拉长会占用大量的财务费用。显然,泛海受困于资金压力,这也不难理解其为何频繁进行融资担保,去“拆东墙补西墙”。

  “从公司的负债成本来看,2016年底负债成本较年初有大幅下降,债务结构得到有效优化,公司整体负债率上升也并未影响到公司的整体流动性。”泛海控股方面称。

  泛海在2016年报中提到,前期制约项目开发建设的拆迁问题也正在逐步得到解决,项目具备价值快速释放的基础。公司所属上海董家渡项目12号地块、14号部分地块已完成第二轮征询,北京泛海国际居住区二期整体拆迁工作成效明显。

  对此,泛海控股回应,目前公司所属项目拆迁工作总体进展顺利,正在按照计划有序进行。公司的融资担保都有明确的资金用途,不会用于拆迁项目。

  内部转型求输血

  除了向外部借贷,泛海还从内部进行转型和探索,向金融领域拓展以解决资金难题。

  2014 年初,面对外部环境变化和公司经营发展需要,泛海控股提出在继续发挥现有房地产业务优势的基础上,融合具有较大发展潜力的金融、战略投资等业务板块。建设完整的金融服务体系系是其核心目标之一,加快金融业务布局及各金融平台转型提质,谋求企业经营效益的全面提升。

  泛海控股2016年报透露,经过近几年的系统布局和整合优化,公司现已拥有民生证券、民生信托、亚太财险、民生金服控股等核心金融平台,并全资申请设立民生基金,作为主要发起人申请设立亚太再保险、亚太互联网人寿,金融业务平台日趋壮大,金融服务链条不断延展。报告期内,公司金融业务合计实现营业收入 60.49 亿元,占公司营业收入的 24.52%。

  2017年1月20日,泛海控股以约11亿元收购华富国际51%股份获得香港证监会的批准,整个交易预计于1月26日完成。由此,泛海控股将实现其“民生证券+华富国际”境内境外双券商平台布局的计划。

  除了民生信托、华富国际,泛海控股最近的一笔交易将目光投向了太平洋彼岸,一家于纽交所上市的美国大型综合金融保险集团Genworth金融集团,该公司的主要业务是长期护理保险、住房按揭保险、寿险和年金险等。

  虽然金融版块是泛海控股的重点发展方向之一,但房地产业务依旧是其营业收入的主要来源。根据泛海2016年年报,其全年公司房地产业务实现营业收入 185亿元,占公司营业收入的 75%,地产仍是收入支柱。

  对此,泛海方面亦承认金融产业是公司发展的新动能,但目前尚未形成明显的规模优势和比较优势。同时,要加强内部房地产开发、不动产管理、金融、战略投资等各个板块的互动合作,形成开发建设、运营管理、投资管理三位一体的综合运营模式,全面提升项目开发运营效率和效益,促进项目释放内在价值。

  基于此,为了加快北京及武汉两个项目的开发进度,泛海控股已经通过多次融资对这些项目进行输血。

  泛海控股方面表示,从2014年开始向综合型控股上市公司平台以来,金融平台的负债开始被结合进来,且占比较高,对资金的需求较大。“公司一方面将积极加快房地产项目去化,加速销售款回笼,并着力提高信托、证券等金融业务的盈利能力,从而增加公司的收入和利润;另一方面将综合运用、合理匹配股权、债权等多种融资方式,优化公司的资产负债结构,进一步保障公司财务的稳健性。”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环球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