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量车主信息被倒卖,泄露源头竟是交警队“内鬼”

2018-02-02 12:47:00 常州日报 分享
参与

常报全媒体讯 近日,金坛区检察院对公安部挂牌督办的“6·18特大侵犯公民个人信息案”中的12名犯罪嫌疑人提起公诉。记者梳理案情发现,中间商主要依靠倒卖信息赚取差价;信息泄露的源头则是交警内部人士;与汽车相关的行业,如二手车买卖、代办车检、保险、汽车中介等,成为倒卖信息的重灾区。

巡查发现线索

去年6月,我市网警在网上信息巡查时发现,有人通过微信等方式大量买卖“户籍”“车辆”等公民个人信息。该案由公安部挂牌督办、指定管辖,经警方侦查,这是一批跨省特大侵犯公民个人信息案件。

该系列案件犯罪链条为“购买者—中间商—源头”三个环节:购买者因自身工作或做生意便利,需要获取特定人员的公民个人信息,遂在微信上向中间商提出购买需求;中间商将需求转达给源头;源头利用职务便利查询单位内部信息系统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用手机拍照后发给中间商;中间商再进行转发。购买者核实信息后,以微信红包或支付宝的方式向中间商支付报酬,中间商以相同方式向源头支付报酬。

倒卖信息赚差价

女子赵某,事发前是黑龙江哈尔滨一家保险公司业务员。她听其他业务员唠嗑时说,帮人查违章能赚钱。后来,她被拉到一个微信群中,群里有车行的人需要查违章,也有人打广告说能查违章,正好可以从中赚差价。

2016年底开始,她成为倒卖信息的中间商之一。需要查违章的人把行驶证照片或者车牌号发给她,她再转发给能查违章的人,上线查好违章信息后,以照片的形式通过微信转发,她再转发给客户。

查询一条违章信息5元,她倒卖每条7元,每条赚2元差价。经过群友介绍,2016年5月起,有两名微信好友一直专门帮她查询违章,查询的一般都是小轿车,具体内容是车辆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因为什么事情违章,罚了多少钱,扣了多少分。

“当时我觉得车辆违章不是私密信息,帮人查应该不要紧,还能挣点钱。”赵某说。

泄露源头在交警内部

帮助赵某专门查询违章的,正是哈尔滨公安交警支队顾乡大队的两名内勤辅警:柳某和小赵(男)。

作为内勤辅警,他们的职责就是将交警查处的违章信息录入公安交通管理综合应用平台。交警需要出外勤,可录入信息又需要使用交警的数字证书,因此,数字证书一般都放在内勤处,单位的授权无疑给了他们便利。

2017年6月初,小赵正在查询违章信息,准备拍照发给赵某时,柳某刚好到他办公室,无意间看到后,两人一拍即合,柳某也参与其中。经侦查,2017年5月至7月,他们出售交通违章信息获利近9000元,约有1800条信息被泄露。

信息泄露的重灾区

除了这两名内部人士外,和赵某有密切关系的基本都是与车辆相关业务的行业人员,有的是汽车中介,有的帮忙代办车检、保险,有的是二手车车行员工,这些与车辆相关的行业已经成了倒卖信息的重灾区。他们手中不但掌握着大量资源,更有查询违章的需求,彼此间互通信息,互为上下线。

赵某的一位下线张某就在汽车行工作,主要业务是代办新车落户、二手车过户以及驾驶证、行驶证等事宜的咨询。他说:“办理有些业务时,必须要知道车辆的违章情况,而且查询车辆违章必须车主本人去,比较麻烦。” 吴同品 坛检

来源:常州日报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环球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