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牛恶意刷近18万张电影票 猫眼卷入造假风波

2018-05-02 09:45 证券日报

  (原标题:黄牛恶意刷近18万张电影票 上市前夕猫眼卷入造假风波)

  ■本报记者 谢若琳

  电影圈票房造假的风波愈演愈烈。

  截止到5月1日18时,《后来的我们》累计票房收入8.88亿元,稳居“五一档”冠军。电影之外,该片意外陷入“退票事件”争议的漩涡。

  据壹娱观察报道,《后来的我们》上映前夕,有大量影城接到了退票申请,甚至有的影城退票金额达到当日该片总票房的10%。相当于,在这家影院看《后来的我们》的观众中,每10个人里就有1个提前退票了。

  这是近一件影响极其恶劣的事件,有人利用规则漏洞,大规模购票后又在上映前集中退票,给影院造成巨大损失。一位不愿具名的影城经理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一方面,退票事件集中发生在猫眼平台;另一方面,猫眼是《后来的我们》的主要发行方和出品方。

  “估计是原来怕第一天排片上不去,就自己拼命买票房,等影片上映,发现票房太厉害了,感觉自己买票房太亏了,然后就退。”另一位北方区域的影城经理直言,“胆子太大了,都不顾脸面了。”

  一时间,猫眼被推上风口浪尖。4月29日凌晨,猫眼紧急发声,否认了上述猜测,同时证实确实存在黄牛恶意刷票的情况。同时,国家电影局也迅速跟进调查,并约谈了该片相关负责人,初步认定该篇退票情况确实存在异常,具体问题尚待研判。

  到底是谁退了大量电影票,成了一个罗生门。

  影院背锅

  在电影产业链条中,最重要的三个部分是制片、发行、放映(影院)。在过去传统宣发的时代,掌握排片大权的影城占有相对多的话语权。很长时间内,宣发的主要内容之一包括拉拢影院经理,尤其是关键档期,每多一点排片,就意味着多一些市场份额。因此,“跪求排片”的闹剧才会不断上演。

  而随着猫眼、淘票票等互联网购票平台登场,影城的话语权也随之下滑。大数据、关注度、话题口碑、预售票房成为影城排片参考的重要数据。换句话说,谁的预售票房高,谁的关注度高,谁就能获得更优厚的排片。

  但是,以大数据为排片根据的规则,也存在漏洞。如果在预售票房、关注度方面注水,将为影片在先期争取到更多的市场份额。根据《证券日报》此前报道,截至4月26日中午,《后来的我们》预售总票房已经达到8144.4万元,首映日预售突破7000万元。在淘票票平台上的“想看人数”甚至超过了好莱坞大片《复仇者联盟3》,达到了“70万+”。凭借这样的成绩,影院在排片方面给予一些倾斜。

  这也是此次退票风波发生后,猫眼、片方被怀疑的重要依据,因为作为直接受益方,操作动机更明显。在《证券日报》记者采访中,不止一位影城放工作人员对其提出质疑。

  一位连锁院线的影城经理认为,(该事件)对整个电影行业产生了极坏的影响,恶劣程度不亚于《叶问3》。这让越来越多的制片方、发行方产生错觉,似乎通过提高排片率就能更有机会获得更高的票房和首日的场次占比,而忽略影片的内容。近两年上游开始重视影片质量想法可能会因此动摇,不利于国产片本身回归内容的发展思路。

  无论如何,此次退票事件,最大的输家肯定还是影院。“其实大部分影院都可以退票,只要消费者打电话解释原因,一般都能给退。为了提高服务体验,有的影院在售票平台开通了线上退票的业务。这次就是利用这个漏洞,有人通过购票平台大批量买票,而后又通过线上操作退票,无需通知影城,在不查报表的情况下影城都不知道。因此,涉及的影城数量只有4000家,不是全国的1万家。”上述经理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线上退票的)目的本来是提高服务和人性化管理,没想到被人利用了。

  有资深业内人士指出,一旦查出是片方票房作假,那么后果将会很严重,按照《电影促进法》中的相关规定,电影发行企业、电影院等应当如实统计电影销售收入,提供真实准确的统计数据,不得采取制造虚假交易、虚报瞒报销售收入等不正当手段,欺骗、误导观众,扰乱电影市场秩序。“以前是违规,现在就是违法。”

  黄牛刷票近18万张

  “退票事件”发酵半日后,猫眼方面先后发出两份说明(声明),否认猜测。具体表现为,猫眼暂时关闭了退票功能,并将相关数据和证据提交主管部门,且向国家电影专资办寻求数据协助。“平台从来没有,也永远不会有这种干扰市场秩序的行为,也绝不姑息和纵容此类事件。”猫眼表示。

  从猫眼给出的数据来看,截至4月28日23时,经排查,猫眼平台疑似被恶意刷屏并退票数量约38万张,涉及票房约1300万元,其中,有54%的订单确定是“用户正常改签行为,这部分用户最终产生真实支付并消费,因改签业务在后台逻辑中分为“先退票再购买”两个环节,故“改签次数”加到“退票次数”当中,造成影城端“退票数量”增加;剩余46%退票订单中,有部分确定为恶意刷票,疑似黄牛行为,被恶意刷票订单集中在19.9元等特惠票。

  换句话说,黄牛恶意刷票17.48万张,剩余20.52万张票是用户自己正常退的,退票行为中包括改签,因此数量较多。

  随后,监管层介入,国家电影局初步认定该影片退票情况确有异常,具体问题尚待研判。据此前报道称,4月29日,电影局有关负责人已对影片出品方、发行方等相关人员进行了约谈,要求立即完善退票机制,认真查明存在的漏洞、进一步梳理情况、完善数据,形成书面报告报主管部门。

  电影局相关负责人表示,坚决反对不正当竞争,反对任何票房造假的行为,决不允许任何扰乱电影市场、破坏市场秩序、损害电影产业整体利益和声誉的行为。对此一旦发现查明,将严肃处理。

  同时,《后来的我们》片方和刘若英工作室也发表声明称,对4月28日发生的“退票异常事件”高度重视,希望查清事实真相,找出问题所在。

  谁是幕后玩家?

  对于幕后黑手的猜测,业界众说纷纭。

  有影院大区负责人认为,猫眼给出的数据不符合现实逻辑,“54%的正常用户退票本身不符合常理,‘黄牛’一说更是匪夷所思。”该负责人认为,这份公开声明漏洞百出,猫眼宣发应该是被“猪队友”给坑了。

  不过,也有影城的市场经理认为,“退票事件手法过于拙劣,不能断定是猫眼干的。至少懂点常识的人都能从逻辑上判断,没必要冒这个风险断自己的后路。”

  “一天退票金额高达2000万元,这种大手笔的带有金融性质的运作手段,让其他国产片情何以堪,艺术片等小众电影更是玩不起。这非常不利于电影市场类型的多样化和差异化。”上述连锁院线的经理指出,互联网操作手段的隐蔽性、分散性让这次事件的核查变得更为艰难,(猫眼)虽提交了数据,但是否能有一个明确的结果不得而知。行业管控需要提高,垄断产业链上中下游的模式亟待解决。”

  《中国电影报》副总编辑张晋锋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事实尚未调查清楚之前,还不能轻易下定论。但像猫眼这样同时扮演“运动员”和“裁判员”的情况,是中国电影产业快速发展变化过程中一个特殊的历史现象。在他看来,快速发展变革当中,一定会出现一些新的现象或乱象。意识到问题后就可以进行立法,比如规定第三方平台不能参与发行等。

  事实上,业内更多的担心在于,在票务平台垂直整合的年代,院线成了弱势群体,一旦票务平台参与到上游环节当中,很难保证“独善其身”,如何规范和管理,需要有一套成熟的规则明确界限。

  上市前风雨夜

  “如果猫眼在这时候敢干这么荒唐的事情,那就是真傻。”上述连锁院线的经理一再表示,这种(退票事件)的操作手法超出了其想象力和认知,“在互联网宣发时代,如果是少量、分散的退票行为,可能很难发现,如此大笔交易集中在一起,明目张胆、匪夷所思。”

  “这时候”实际是指上市前夕,业内普遍认为,今年,猫眼上市会有一个实质性的进展。

  早在2016年光线传媒的内部年会上,猫眼上市的消息不胫而走。此后,关于独立上市的传闻就不曾断过。直至去年6月份,光线传媒董事长王长田在上海电影节期间,公开表态称猫眼电影有独立上市的计划。

  尤其是在猫眼微影合并后,市场份额扩大,同时腾讯强势支持下,获得微信小程序的入口倒流,正是风光无限。根据最新消息,猫眼年内将赴港上市,拟估值200亿元,募资10亿美元。据接近猫眼的知情人士透露,年内上市概率很大,目前正在积极推进。

  一位券商分析师表示,票务平台堪称影视行业最稳妥的独角兽,从估值来看,如果猫眼估值达到200亿元,那么很快将成为行业龙头。相比之下,内容公司被低估,根据4月28日收盘价,光线传媒总市值339.7亿元,华谊兄弟总市值243.9亿元。

责编:马晓春
分享: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