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子手机”落幕 罗永浩的独角戏

2018-05-22 10:26 北京商报

  (原标题:“锤子手机”落幕 罗永浩的独角戏)

  在锤子成立六周年之际,创始人罗永浩宣布今后公司旗下产品名统一为“坚果”,这场发布会标志着“锤子手机”的落幕。不管是手机更名还是多元化探索,都让业内看到了罗永浩的无奈,同时每次热闹非凡的发布会都是“他一个人的独角戏”。业内人士认为,依靠手机的品牌影响力,做其他周边产品来扩大收入,同时依赖京东这样的大平台来支撑生产,这是锤子的现状,也是未来一段时间内锤子只能继续走的路。

  手机的困局

  在这场据称是全球最多人参与的科技发布会上,两款新品坚果R1手机和坚果TNT工作站终于揭开面纱。锤子第三代旗舰主机正式亮相,新品R1也从以前大众普遍通称的“锤子R1”改成“坚果R1”,LOGO和Smartisan英文名不变。

  在产业观察家洪仕斌看来,锤子手机统一改名,对于未来产品的销量或将产生负面影响,很多消费者购买该公司的产品都是冲着“锤子”两个字,改名后在行业内的认知度毫无疑问会下降,也就是说,耳闻过锤子手机的消费者未必知道坚果手机是哪个品牌的产品。

  值得讨论的是R1的价格,R1有四种不同版本的配置,其中最高配置搭载了8GB RAM和高达1TB的ROM,这也是目前手机行业首款采用1TB ROM的智能手机,价格也很惊人:8848元。剩下的8GB + 128GB版4499元,6GB + 128GB版3999元,6GB + 64GB版3499元。

  有意思的是,8848元的价格刚好和另一个手机品牌8848撞名,8848的职员还在朋友圈调侃称:“感谢老罗帮我们宣传。”

  在手机圈,价位在8000元以上的超高端产品并不多,除了8848和VERTU这样专门做高端和奢侈品牌的手机,剩下的只有苹果、华为等大品牌的高配产品,比如iPhone X和保时捷限量版Mate系列,当然金立也曾经推出过256GB鳄鱼皮私人定制版M2017,售价为16999元。锤子此次将价位提升到8000元以上,很明显也是看到了高端市场的红利,不过相较其他企业的步伐来说,这场波风锤子跟得有点晚。

  距离R1预售已经过去了近一周的时间,关于预售情况,北京商报记者询问了锤子科技相关负责人,截至发稿,对方并未做出回应。

  创新的卡顿

  虽然发布的是锤子科技第三代旗舰机,但罗永浩对R1的介绍匆匆而过,因为那场发布会的重头戏并不是手机,而是叫做“坚果TNT工作站”的产品。据了解,罗永浩花费了极大精力讲解的坚果TNT工作站,是一款基于SmartisanOS的大屏桌面计算中心,以触控和语音为重点实现新的交互方式,也是锤子科技多元化的重要一步。

  罗永浩称这是“次世代计算平台”,其实说白了就是一款27英寸的大型安卓电脑。但罗永浩铆足了劲想要“重新定义下一个十年的个人电脑”。此前他甚至在微博上放话说:“如果没有意外,失去了灵魂的苹果会疯狂抄袭我们……”

  这里的“TNT”意思就是Touch&Talk。这款工作站定价高达9999元,需要连接锤子手机完成工作;而一体机售价14999元,过几个月才能推出。

  尴尬的是,这个所谓“能够将办公效率提升300%以上”的设备系统完成度不高,现场演示阶段出现多次“事故”,甚至后续放出的坚果TNT工作站宣传视频也被指出作假。有网友发现,宣传视频中的TNT工作站功能演示貌似是在Mac OS上完成的。对此,锤子科技官方微博解释道,因为系统尚不完善,所以请视频公司提前拍摄的短片,但在后期制作上出现了问题,所以导致宣传视频中出现了Mac OS的界面,并且会尽快更新修复版本的宣传视频。

  坚果TNT工作站一经发布就引发争议。有人肯定罗永浩的创新价值,但不少网友表示:“未来的办公室要变成话务室的场景吗?”“在办公室抱着个大屏幕唠叨,会不会被当成疯子。”

  其实“把手机接上大屏幕当电脑用”并不是被罗永浩提出来的概念,这种模式早已被多个大品牌尝试过。“这个市场,根本已经不是一片蓝海,更没有被‘重新定义’;这个市场,是一片已经厮杀了2-3年,血战后寂静的死海。”有业内人士这样总结。

  网红的尴尬

  作为锤子科技的创始人,罗永浩多年来都是一个饱受争议的人物,身上一直贴着微博网红、前新东方名师、“著名相声演员”的标签,甚至可以靠着一场发布会获得几百万的门票收入。

  但产品也变得有争议却不是一件好事,公司创始之初,锤子手机凭借高辨识度的工业设计和独特的UI,在智能手机严重同质化的国内手机界堪称一股清流。但用户的好口碑并未转换成最终的销量,在销售上年年失利。

  锤子科技没有公布2017年的销量,不过在2017年上半年,罗永浩在采访中称,2017年的目标销量要达到400万-600万台,如果2017年完成目标,2018年要做到1000万台销量。但有报道称,锤子科技2017年的销量在300万台左右,2018年的目标是400万-600万台,也是距罗永浩提过的小目标又推迟了一年。

  关于真正的销量,北京商报记者也向锤子科技相关负责人提出疑问,对方没能提供有效数据。不过在2018年4月9日,在锤子的春季新品发布会上,罗永浩曾公布:坚果Pro手机6个月左右的时间卖出100万台。与华为、小米等动辄上千万的销量相比,锤子显得无所适从。

  相比罗永浩,锤子旗下产品的知名度似乎远远差了一截。2016年是锤子科技很艰难的一年,罗永浩此前也说过,锤子科技当时差点倒闭,一度面临发不出工资的窘境。数据显示,仅在2016年,该公司净亏损4.27亿元。此前,罗永浩曾说,现在已经不亏损了。但在资深通信专家项立刚看来,像锤子这样的小体量企业,产品销量不多,估计2017年还是亏损。

  另外,推进多元化发展在去年底的坚果Pro2上就有端倪,当时除了发布坚果Pro2,锤子科技同时还发布了一款空气净化器产品——畅呼吸空气净化器,但去年冬天空气质量明显改善,空气净化器普遍遇冷。

  “目前看来,尽管前景不乐观,但锤子只能按照目前的路线一直走下去。”洪仕斌说。无论如何,一个饱受关注和争议的人物,一个逐渐被边缘化的品牌,都折射出锤子手机落幕后,罗永浩的演出也终于成为了独角戏。

  北京商报记者 石飞月

责编:马晓春
分享: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