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香港“答疑”为IPO铺路

  本报驻香港特约记者 凌 德 本报记者 倪 浩

    中国内地智能手机生产商小米集团即将在香港上市,除了有望成为香港近两年来集资规模最大的公开招股,也将是香港首只以“同股不同权”形式上市的公司,引起市场高度关注。
巨额奖励,雷军“不知情”
    香港《明报》24日报道称,23日上午,小米集团在香港召开小米全球发售股份新闻发布会,为6月25日启动的首次公开募股(IPO)造势。市场普遍关心小米商业模式到底是硬件公司还是互联网公司,因为这关系到小米估值问题。对此,小米集团董事长雷军当天解释说,小米属于全能型企业,“可能是独一无二的新物种”,未来仍有巨大增长空间。即使未来10年手机市场增长将放缓,但增长仍是巨大的,而且产品种类持续扩张,小米还有不少市场尚未打入。
    公开的招股书显示,在上市前小米对雷军进行高达15亿美元(超90亿元人民币)的股权激励。《明报》称,小米此举也惹来香港市场侧目。集团另一创办人兼总裁林斌23日表示雷军事前并不知情,股份是董事会对雷军努力的肯定。但有市场分析人士认为不太合理,如果身为董事长的雷军不知情,或反映公司企业管理出现问题。
重启CDR目前没有日程
    6月19日,小米突然宣布撤销中国存托凭证(CDR)申请。而当天A股经历千股跌停的黑色一天。从首次递交CDR发行申请到上会,小米只经历12天,比此前30多天闪电上会的工业富联时间还短。正当市场期望着首只在A股和H股同时挂牌的独角兽的时候,小米突然“变卦”。而在23日的发布会上,小米为什么突然撤销CDR,何时重返CDR也成为焦点问题。小米首席财务官周受资回复说,小米已非常努力为CDR做了准备工作,“但经过反复讨论,为了确保试点成功,我们决定申请先在香港上市,然后择机找合适时间,再通过CDR上市。”而针对何时重启CDR计划,周受资称,目前没有计划。
    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说,小米H股+CDR的上市模式,能起到重要的示范作用,将带动国内更多的新经济企业登陆A股。董登新认为,创新的上市制度将大大加强A股的吸引力,吸引国际资本流入。对于小米暂停CDR上市计划,申万宏源林瑾认为,小米只是出于审慎角度暂缓,而非搁置,小米先在香港上市,发行定价经过市场更充分“检验”后,有助于“挤泡沫”,从而有利于未来CDR更合理定价。
股民、大亨追捧
    小米是港交所放宽“同股不同权”限制下首家在港上市大型股份,加上其独角兽概念,近来不少香港股民都摩拳擦掌,热盼小米上市。
    《明报》24日报道称,长和创办人李嘉诚将以个人身份斥资3000万美元认购。除李嘉诚外,传闻参与认购的富豪还包括阿里巴巴主席马云、腾讯主席马化腾,据称他们或以个人身份认购,涉资数千万美元,而美图董事长蔡文胜也传出将出资约数百万美元认购。
    东吴证券高级分析师邓文渊告诉《环球时报》记者说,小米在目前复杂的市场状况之下,所取得的估值区间“还算不错”。黄金集团首席经济学家万喆认为,市场不必纠结小米估值高低,市场自有调整其估值的功能。邓文渊认为,小米IPO流程已接近尾声,接下来要看它在香港市场的表现。“小米表现好坏,直接取决于未来的业绩。小米还是一个比较优秀的上市标的,在A股相对稀缺。待市况好转,小米重返CDR将成现实。但现在来看时间不好预测”。

责编:邓云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