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界做凉茶被套 河南九势实控人因非法集资被捕

2018-08-28 09:42 每日经济新闻

  (原标题:跨界做凉茶压垮原料药小巨头 河南九势实控人因非法集资被捕)

  作为常用老药和大多感冒药物的原料药,马来酸氯苯那敏(俗称扑尔敏)价格飙涨,揭开了国内原料药的市场顽疾,也把行业内隐形龙头企业——河南九势制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河南九势)卷入舆论旋涡。

  河南九势身为国内最大的扑尔敏生产商,有着超过85%的市场份额。《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调查获悉,河南九势实控人时明昀深陷非法集资泥沼并被公安部门抓捕,公司作为担保方承担连带责任。2016年起河南辉县市政府部门亲自操刀这家当地明星企业的债务重组,河南九势扑尔敏的优质资源,吸引了多家药企谋求收购。

  当下,河南九势生死攸关。雪上加霜的是,因环保停产和GMP改造,河南九势近段时间开工的天数并不多,而“断供”多时的河南九势否认参与价格炒作。《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实地调查和走访,试图接近风暴中的河南九势,揭开扑尔敏在过去半年价格暴涨背后的真实故事。

  跨界做凉茶陷入债务危机

  时明昀是一个爱折腾的人,他的口头禅是“人生就是要不断地折腾”。如果没有四年前风靡全国的金融创新,时明昀应该不会去尝试刀口舔蜜的民间借贷,那么之后的故事也许就是另外一个版本。

  1975年,18岁的时明昀在辉县市电业局做会计。接着,他在郑州工学院学习了四年后在辉县市电业局营业中心担任主任。1997年5月,辉县市市委市政府向社会公开竞聘该市白水泥厂厂长。当时的白水泥厂已经处于停产、半停产状态,犹如一块烫手山芋,辉县市市长亲自点将,要求电业系统派出几名优秀的工作人员接任该企业的负责人。

  最终,时明昀以全优的成绩脱颖而出,成为辉县市白水泥厂厂长,并在当年就带领白水泥厂实现扭亏为盈,他的人生由此发生了戏剧性的转变。值得注意的是,白水泥厂下设两个分厂,河南九势的前身——新乡市常乐制药厂原料药分厂便是其中之一。官网显示,河南九势成立于1993年,1997年扑尔敏在中国国际新技术名优产品博览会中被列为推荐产品,颁发金牌,公司改制后在2004年更名为河南九势制药有限公司,2008年完成股改。

  在辉县市人民政府网上的“人物风采”栏目里,至今还挂着一篇刊发于2015年1月的关于时明昀与河南九势的宣传文章。河南九势在十年时间里由一家资不抵债的200多万元的小厂,逐步发展成为全国知名的综合性制药企业,其中马来酸氯苯那敏原料药(俗称扑尔敏)还成了全国同行业的主供商,时明昀功不可没。而在另一篇宣传稿件上,时明昀也与多位辉县市企业家齐名,被誉为“实干家”。

  位于河南省西北部的辉县市地处豫晋接壤地区,古称“共城”,其下属的百泉镇是我国历史上著名的药材集散地,被称为中原四大药都之一。而在这座与医药渊源颇深的城市中,如今也坐落着若干著名药企,河南九势便是其中一个。

  8月20日上午,《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来到位于辉县市常村镇周卜村的河南九势所在地,试图了解当前公司的运营状态。记者发现,虽然是周一,但当日公司却很少有人进出,也没有运货车辆出入。午休时分,几位穿着工装服的工作人员走出厂房,记者上前询问了解到,这几位工人目前正负责河南九势工厂内部的翻修、改造工作。据介绍,这一改造工程已接近尾声。

  “河南九势如今的境况实际上是被其前几年筹备建设的新厂给拖累的,公司董事长时明昀也确实是个悲剧人物。”在记者询问河南九势的有关情况时,辉县市打击和处置非法集资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以下简称辉县市处非办)的一位工作人员这样说道。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从2016年起,人民网地方政府留言板上频繁出现对河南九势和时明昀讨债、讨薪的投诉内容。辉县市委对此回复称,河南九势制药股份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时××因向不特定群众吸收资金,已于2016年11月25日被辉县市公安机关立案侦查,2017年8月30日被辉县市公安局抓捕归案,河南九势生物制药有限公司也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被立案侦查。

  前述辉县市处非办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河南九势本来依靠老厂的扑尔敏业务就完全可以“吃喝不愁”,但时明昀当时觉得企业做得还可以,想进一步发展,于是就去城西开辟新厂,其目的一个是想扩大规模,另一个是想转型发展。

  位于辉县市城西的产业集聚区河南九势生物制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九势生物)便是河南九势曾大张旗鼓建设的新工厂。辉县市市委市政府曾在2016年回复网友关于时明昀债务问题的解决方案时提到,九势生物是北京势福地医药研究院有限公司辉县分公司,而北京势福地医药研究院是隶属于九势生物的研究机构。九势生物共占地210亩,备案总投资2.8亿元,2012年2月28日奠基,2013年正式开工建设。

  记者了解到,新厂的其中一条生产线就是生产饮品。河南九势当时称,公司在发展主力业务的同时,不断推陈出新部署多元化战略,由北京势福地医药研究院著名专家数年潜心研究,按现代医药工艺技术熬制、提取、调味而成的“凉猫”凉茶饮料,将倾力打造中原本草饮料第一品牌。2013年5月10日,河南九势在人民大会堂召开“透心凉”(后改名为“凉猫”)凉茶防内火中医研讨会,称“透心凉”将成为凉茶市场的一匹黑马。

  时明昀的雄心壮志却因资金问题未能如愿,后者反而成为压倒其本人的最后一根稻草。前述工作人员透露称,在河南九势的扩张计划中,银行方面的贷款十分有限,但时明昀显然不希望就此收手,于是便向其他渠道寻求资金。

  实控人被捕,河南九势由盛转衰

  “自身风险80条、周边风险28条、法律诉讼44条、失信信息25条。”这是商业安全工具“天眼查”中显示的河南九势的信息,也是对这家国内扑尔敏生产龙头企业过去三年的经营预警。而在河南九势的官网上,除了两条近日因扑尔敏涨价风波发布的声明和今年3月份的一份供货通知,大多数新闻信息还停留在2014年。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详细梳理相关诉讼后发现,2014~2016年间,时明昀及河南九势涉及多起民间借贷纠纷。根据描述,时明昀以个人名义多次向他人寻求借款,月利率由最开始的1.9%下降到0.3%。在上述纠纷中,河南九势多次为借款提供连带责任保证。

  除此之外,时明昀还通过P2P的形式高息吸收资金。辉县市委此前曾在人民网的地方政府留言板上回复称,因资金问题,2015年纳慧财富投资管理(上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纳慧财富)以P2P方式吸收资金。天眼查数据显示,纳慧财富股东为时明昀控股的纳慧金融信息服务(上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纳慧金融信息)及时明昀的儿子时正帅,持股比例分别为70%、30%。不过,《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尝试多种方式登录纳慧财富的官方网站及旗下两个平台的网站,均显示无法正常访问,因此也无法进一步了解纳慧财富的资金规模及偿还情况。同时,记者多次拨打公开电话,均无人接听。

  8月21日,经过沟通,在河南九势一位负责人的陪同下,记者进入了公司内部与厂房区域。在一排低层的厂房内,记者观察到,当前扑尔敏原料车间内的生产设备已经被重新刷漆,货品库房也是经过翻新的模样,厂房室外还挂着响应环保号召的红色横幅。

  一位不愿具名的河南九势前员工告诉记者,近两年来,河南九势常常处于停产休息的状态。每年冬、夏各休息两个月,冬天是为了响应河南省当前的环保号召,夏季高温则不适合生产。在这一背景下,不少老员工纷纷离职,另谋出路。今年3月份,公司还曾动员离职的老员工回来工作以保证生产。记者注意到,今年3月13日,河南九势在官网发布通告称,国家采暖季错峰生产已解除,公司原料药已开始恢复生产并供货。

  河南九势一位赵姓负责人在8月25日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电话采访时表示,无论是在辉县还是在上海,时明昀筹集资金的目的都是为了公司新厂的发展。遗憾的是,新厂终究没能做起来。由于新厂的建设本就需要大量资金,投入运营后,招商、宣传、拓展渠道也需要资金支持,但公司筹集的社会资金已经不能维持新厂正常运营了,于是债务危机便在2016年正式爆发。

  如今,河南九势的官网上还挂着2013年、2014年对“透心凉”凉茶的宣传资料,包括签约形象代言人吉克隽逸、在央视一套投广告等信息,但后来更新的内容便再无相关消息。记者采访多位饮料行业人士,均表示不了解透心凉凉茶。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从辉县市政府金融办获悉,因向不特定群众吸收资金,时明昀先后于2016年7月和2016年11月被上海市奉贤区公安机关和辉县本地公安机关立案,当前被关押在上海。目前河南九势的扑尔敏生产线已经抵押给了当地银行,此外,辉县市政府的打击和处置非法集资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正在努力采用引入第三方企业收购时明昀持有河南九势股权的方式来偿还群众的集资款。

  据辉县市处非办工作人员介绍,河南九势在当地一直是较有影响力的企业,时明昀也曾是一个办实事的企业家。但目前包括银行、社会资金和为其他企业提供的担保资金在内,时明昀背负着近4亿元的债务。天眼查数据显示,2016年至今的多起判决,河南九势均处于未履行状态。

  因为资金链的断裂,九势生物停产已经一年有余。《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项目现场看到,在新厂气派的中式大门内,一座座白色的现代化车间坐落其中,但却缺少了机械的轰鸣声,整个九势生物的巨大厂区就这样空置在辉县市的城西一隅。记者在网络上搜索透心凉凉茶的信息,也大多停留在2013~2014年。

  扑尔敏身后的千亿市场隐现金主

  扑尔敏本是用于缓解感冒和过敏性鼻炎等病症的普通、基础原料药,有资格生产的企业屈指可数。但由于市场需求量有限,多年来一直保持着供需平衡的关系,价格也稳定在每公斤400元以下,波动不大。但去年下半年开始,市场逐渐出现断货现象,今年8月份以前,每公斤价格更是炒到上万元。国内扑尔敏生产龙头企业深陷债务危机,牵动着近千家药企的神经。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查阅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数据库发现,目前来看,能正常生产扑尔敏仅剩余3家药企。河南九势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在扑尔敏国内年需求量约120吨的前提下,其公司的年供应量近年来均稳定在100吨以上。

  但是,国内含“马来酸氯苯那敏”的药品批文多达2110个,如复方感冒灵片、咳特灵片、感冒灵胶囊和鼻炎片等多种常见药均在其列。华南一家生产感冒清的知名药企厂长8月24日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也提到了这种现象,虽然每种药品的扑尔敏用量非常小,但涉及的下游市场上千亿,如果不添加就无法生产,否则就是劣药。

  北方某大型药企内部人士王元(化名)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透露,扑尔敏价格暴涨,究其原因,主要有两方面:一是去年12月沈阳新地因涉嫌严重违反药品管理法等相关规定,被辽宁省食药监局收回《药品生产质量管理规范认证证书》;二是河南九势生产的扑尔敏没有在市场上流通。

  事实上,不止一位药企人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反映,价格上涨是一回事,关键是正规渠道上买不到货。王元说,去年市场出现这个苗头时,企业还有些储备,后来就没有正常报价了,拿货的方式有两种,要么去经销商手里倒,要么就去找垄断商,反正都是高价。如果去找河南九势,对方就说没货,“但实际上,他们一直在对外供货,只是没有正常流通,而是全部卖给了一家药企”。

  王元认为,扑尔敏利润低,垄断商的意图是希望控制下游更大的制剂市场,他们从河南九势买断原料后,再与下游药企谈合作方案,比如制剂分成等。但通常采购原料就是一对一的买卖关系,大企业非常反感从中间商拿货,并被一系列条件捆绑。扑尔敏价格“飞天”后,王元所在的企业索性停止生产相关产品,事情闹大后,河南九势的销售人员又开始与他们联系。

  8月7日和8月8日,河南九势对外公布了一份“供货通知函”和一份“关于原料药价格的严正声明”,称公司现有扑尔敏库存8505公斤,供货价格为每公斤800元左右,即日起各客户可根据实际需求酌量采购。

  王元也对记者表示,目前公司已经从河南九势方面以800元每公斤的价格拿到了部分扑尔敏原料药。价格之所以能回落,并且河南九势放了一部分货出来,主要还是经媒体曝光后,相关原料药企业感觉到了压力。前述华南药企相关人士也表示已正常购入河南九势的扑尔敏。

  对于外界的指责,河南九势也在8月21日回复记者的采访函中提到,公司扑尔敏对外报价从未超过每公斤800元左右。而对于停产的原因,河南九势解释称,因响应“蓝天保卫战三年行动”计划,京津冀及周边地区重点时段实行错峰生产,公司停产约四个月,受市场短缺供不应求的传闻的影响,炒作由此而生。此外,公司当前正处于GMP即产品生产质量管理规范证书改造期,预计在9月中旬完成并恢复生产。

  扑尔敏价格暴涨,将河南九势推上风口浪尖,而隐藏在幕后的股权收购也浮出了水面。在河南九势当前的债务危机之下,公司旗下的扑尔敏生产线备受关注。记者了解到,当前河南九势的扑尔敏生产线已经抵押给了当地银行,已有医药上市企业向河南九势抛出了橄榄枝。

  辉县市处非办工作人员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河南九势出现资金困境后,时明昀曾请求政府帮忙寻求银行贷款,但最终未能如愿,此后他便一直在寻找商业上的合作伙伴。时明昀曾透露,当时好几个企业都有意向与河南九势展开合作,其中湖南和北京便各有一家药企。不过,因时明昀被公安机关立案并抓捕,合作也未谈成,“当时时明昀已经确定好了湖南药企作为合作对象,并谈好了收购价格,但他被捕后,公司没了主心骨,对方又大大压低了价格”。

  据记者了解,目前辉县市政府一方面与上海奉贤区公安机关协调将时明昀的案件并到辉县市当地处理,另一方面与湖南药企协调收购的具体实施计划。

  辉县市处非办工作人员表示:“交易方方面已经承诺,在收购完成后的3至5年内,把群众的钱还掉。但是,随着国内扑尔敏价格近期出现异常波动,这一收购计划或许不能如期进行。若不产生这一事件,湖南药企的第一笔收购资金可能在半个月内就会打到指定账户。”

  但如今,随着扑尔敏价格喧嚣再起,国内最大扑尔敏制造企业河南九势的命运又生变。

责编:马晓春
分享: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