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督促推动抗癌药加快降价

  中国国家医疗保障局近日表示,随着抗癌药新规逐步落地,各有关部门正积极落实抗癌药降税的后续措施,督促推动抗癌药加快降价。
医保内外齐发力
    国家癌症中心发布的《2017中国肿瘤登记年报》显示,中国每年新发癌症病例429万,高昂的药价和治疗费用令不少患者和家庭因病致贫。为更有效地解决高药价问题,今年“两会”期间,中国提出将抗癌药进口关税力争降到零。4月12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从2018年5月1日起,将包括抗癌药在内的所有普通药品、具有抗癌作用的生物碱类药品及有实际进口的中成药进口关税降至零,使中国实际进口的全部抗癌药实现零关税。
    中国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今年4月公布的数据显示,目前《国家基本医疗保险药品目录》已包括大部分抗癌药品,尤其是2017年国家药品目录谈判中,又有36个临床价值高、价格昂贵的药品被纳入医保目录,其中一半左右是抗癌药,包括乳腺癌治疗一线用药赫赛汀。36个经谈判进入医疗目录的药品药价平均降幅达到44%,而降幅最大的达到70%。国家医疗保障局公布的数据显示,2017年居民个人支出占卫生总费用的比重下降到28.8%,较新一轮医改前下降了12个百分点。
    医保目录外的抗癌药如何实现降价?国家医保局表示,将开展准入谈判,与企业协商确定合理的价格后纳入目录范围,有效平衡患者临床需求、企业合理利润和基金承受能力。
    国家药物政策与医药产业经济研究中心研究员曹阳8日告诉《环球时报》记者说,某种药物是否能够进入医保目录,首先要考虑当地医保基金的能力,二要考虑疾病的发生率。对于未纳入医保报销目录,但又不得不服用该药的患者,一要寻求该药在国内是否有慈善救助项目,另外可向当地民政部门寻求大病救助。
曾经“天价”药今已入医保
    张先生是慢性髓性白血病患者,他有过印度格列卫的代购经历。8日,他告诉《环球时报》记者说,2002年国内某患者尝试服用印度仿制版格列卫获得几乎相同疗效后,在网上广为传播,于是印度代购药成为国内患者一条求生之路。
    格列卫,通用名为甲磺酸伊马替尼片,是治疗慢性髓性白血病的一线用药。瑞士诺华正版格列卫与印度仿制版格列卫的先后存在并发生的冲突,折射出原研药与仿制药之间的矛盾。
    据了解,格列卫自2001年首次被引入中国后,起初价格为每盒23500元,后期降价后患者一年的费用仍然高达13万至14万元。
    2017年,甲磺酸伊马替尼被列为国家基本医保目录中,平均报销比例达70%,患者还可以申请加入中华慈善总会格列卫患者援助项目,每年费用可大幅降至2万余元。
    张先生称,目前瑞士诺华格列卫一年两万费用,让他放弃印度代购之路。“虽然印度格列卫还有价格优势,但是目前这已成为一条产业链,假药劣药都掺杂其中,还是正版药物疗效让人更放心。”张先生说,之前选择仿制药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幸运的是2017年各省已陆续将格列卫纳入基本医疗保险,降低患者费用。“我觉得这其中,国家医保制度起到关键性作用”。
合理化解原研药与仿制药矛盾
    根据市场研究机构TrendForce估计,2019年全球仿制药市场规模将达到4099亿美元。印度上世纪60年代修订专利法,使得大量仿制药获得生产许可。目前,印度药品出口至200多个国家和地区,2017至2018财年出口额为172.7亿美元,预计2020年达到550亿美元。
    但原研药与仿制药发生强烈冲突。印度仿制药价格低廉,吸引各国经济能力有限的病人购买。但原研药前期投入巨大,而且根据药物开发统计数据,肿瘤药整体成功概率仅有5%左右,国际药企承担着巨大投入压力。
    曹阳表示,如果没有专利期保护政策,几乎没有企业愿意承担如此高风险、长周期、高投入的药物研发,药物创新也无从谈起。

责编:邓云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