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三板申请摘牌者大增:为何好的差的都想逃?

2017-03-24 10:00:00 中国经济网 分享
参与

  新三板摘牌“小分队”正悄悄扩容。目前共有约140多家企业正式终止挂牌。这些公司缘何摘牌?其业绩如何?上证报记者通过采访分析,发现这个“逃兵”群体鱼龙混杂,并非清一色IPO之徒。

  “逃兵”大增

  3月20日,据股转系统披露,当天共有13家新三板公司发布正式摘牌或拟摘牌的公告,创今年以来单日宣布摘牌企业数量新高。

  单日异常数据或许还不能说明出逃之严重,我们再看看同比数据。上证报资讯统计显示,今年以来,不到3个月至少已有45家摘牌,接近去年全年的摘牌数量,而去年前3月,摘牌家数为零。“不可否认,IPO审核提速后,吸引了一小批优质挂牌公司转向IPO道路。”

  摘牌队伍如此迅猛扩容,难道真的只是为了IPO?

  摘牌公告显示,除了早期少数成功转板、被A股公司并购、未及时披露年报而被强制摘牌外,大部分摘牌公司仅以“配合公司发展”或“战略调整”为摘牌理由。据联讯证券统计,在所有摘牌公司中,12%的公司是为了转战IPO,10%是被上市公司吸收合并。

  在3月20日披露摘牌相关公告的13家公司中,其中9家正式终止挂牌,3家拟申请摘牌,1家收到终止挂牌申请受理通知书。梳理公告可知,鑫联环保、瑞贝科技等公司的摘牌理由为择机选择IPO。已经退市的鑫联环保在公告中称:“因经营发展和战略规划需要,待条件成熟后择机启动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准备工作。”

  值得注意的是,已经完成摘牌的140家公司中,只有3家是做市转让,在正式摘牌前都有交易。剩下协议转让的公司中只有40家有过交易。换言之,有接近100家挂牌后都没有交易过。

  IPO知易行难

  IPO必须要过的一道门槛是业绩指标。比如,主板需连续三年盈利,创业板需连续两年盈利。

  那么,鑫联环保的业绩如何?查阅财务数据,公司近年来的业绩波动幅度较大,2014年尚能取得4178.54万元的归属于母公司净利润,2015年则大幅下降186.22%至亏损3602.53万元。公司称,国际金属价格大幅度下跌,特别是铟的最大交易商——泛亚金属交易所出现重大问题以及锌价下跌是影响净利润的重要制约因素。而到2016年上半年,虽然出现回暖但也仅为362.87万元。

  有投行人士认为,鑫联环保要想今年申请A股IPO几无可能,甚至明年都有难度,除非筹谋境外上市。

  同样有上市计划的瑞贝科技盈利能力也非常薄弱。数据显示,公司2014年至2016年上半年的归属于母公司净利润分别为195.12万元、1101.93万元、633万元。“这种实力的企业要想IPO,券商不会考虑的,现在IPO提速后,保代们忙得不得了。”上述投行人士如此说。

  而拟申请摘牌的创想股份、获摘牌受理的爱美互动以及摘牌成功的易之园林等公司均“言简意赅”地将摘牌理由定格为“落实公司发展战略”,寥寥数字之下究竟是对未来发展早已心有腹稿还是另有难言之隐?

  业绩表现或许可以从侧面说明一些问题。自2014年至去年上半年,上述三家公司的归属于母公司净利润均未有一次超过1000万元,表现稍好的易之园林去年上半年归属于母公司净利润为693.7万元,全年有望突破1000万元门槛。而创想股份、爱美互动在2014年的归属于母公司净利润甚至不足60万元、且后者在2015年还亏损266.29万元。

  从上数案列可以看出,业绩表现与相关公司的摘牌计划或许存在一定的联系。东方财富(300059,股吧)Choice数据显示,自2015年以来成功摘牌的且可统计的90多家公司中,有54家2015年归属于母公司净利润不足2000万元,其中34家不足1000万元(包括7家亏损公司)。而在2016年上半年,可统计的约70家公司中,有超过半数公司的归属于母公司净利润不足1000万元(包括6家亏损公司)。

  极端案例如驴妈妈母公司景域文化,其2014年至2016年上半年的归属于母公司净利润分别为-1.59亿元、-4.26亿元、-2.56亿元,持续亏损且亏损扩大的态势明显。不过有券商认为,景域文化作为一家互联网公司,尽管其仍处于亏损,但这种商业模式及其营收体量,可能更适合到香港市场发展。仍处于亏损状态的美图公司就是学习榜样。

  另有难言之隐

  除了足以IPO、准备被并购、等一等可以冲刺IPO的这些“逃兵”,剩下想摘牌者,几乎都有难言之隐。

  截至3月23日,今年以来至少已有77家新三板公司发布拟摘牌公告。这些近期计划撤出新三板的公司,其业绩是否也有类似表现?整体上看,有超过三成公司2015年归属于母公司净利润不足1000万元,超过3000万元的只有14家。

  值得注意的是,那些业绩差强人意的拟摘牌公司多数是近一个月,即在年报披露密集期对外披露计划摘牌。以2015年为标准,当年亏损的7家公司,有5家是于今年3月对外公布拟摘牌公告。比如大族冠华和乐卓网络,其均于3月进行披露,而原因无一例外都是配合公司经营发展战略调整。然而,查阅其历年的业绩,上述两家公司自2013年以来就一直处在亏损状态,其中属于印刷行业的大族冠华(2014年及2015年的归属于母公司净利润分别为-5878万元和-6506万元)更是因2016年预计大幅亏损等风险事项遭其主办券商安信证券风险提示。而在2016年上半年,当期亏损的11家公司中有7家于今年3月申请摘牌。

  有业内人士表示:“并不是说这些计划摘牌的公司质地就一定很差,但大部分确实存在盈利能力一般甚至堪忧的情况。对这些公司来说,挂牌新三板显然没有解决其核心需求,退出还可以缩减一部分经营成本。不过, 相比含糊不清的摘牌理由,因业绩问题苦于年报披露或对信披义务的负面情绪而选择离开,可以看作是一个重要的诱发因素。”

  有意思的是,摘牌并非想摘就能摘的,权天股份曾在今年1月4日披露拟终止挂牌,但该摘牌议案被时隔两周之后的股东大会否决了;而闹得沸沸扬扬的亨达股份,更是进退不得。“绩差类挂牌公司,如果无股东闹事,摘牌或许很容易,好公司想摘牌后另谋出路,也许会被"秋后算账"。”有位专注于IPO项目的市场中人如此表示。

  统计显示,在目前已经摘牌的公司中,自申请摘牌到发布正式摘牌公告,大部分公司的间隔期在1个月至3个月之间,其中扬开电力从申请到最终摘牌只花了20天左右。

责编:陈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