披露年报“爽约”,这些新三板企业出了什么问题?

2017-04-26 07:42:00 人民网-人民创投网 分享
参与

  不管是A股还是新三板,挂牌企业适时披露年报再正常不过了。

  然而总有些企业在年报披露期限内“爽约”,频频延期披露时间。今年的一些新三板企业披露年报尤其如此。据人民创投不完全统计,截至2017年4月25日,虽然11000多家新三板公司中已有不少披露了2016年年报,但在距离规定期限仅仅不到一周时间内,上市公司年报披露延期现象也非“凤毛麟角”。

  审计工作进度成延期挡箭牌

  按全国股转系相关规定,新三板挂牌公司应当在每个会计年度结束之日起4个月内,编制并披露年度报告。同时要求,报告必须经具有证券、期货相关业务资格的会计师事务所审计。但人民创投记者粗略统计发现,仅在4月17日到24日一周的时间内,就有近600家企业延期披露年报,其中4月21日一日之内就有逾90家公司发布年报延期披露的公告。

  除有些企业将年报披露推至规定时间的最后期限之外,不乏4月30日之前无法披露年报的公司。举例而言,乐卓网络科技由于公司年度审计未完成,且正办理终止挂牌事宜,表示无法在30号之前披露报告,但根据股转相关规定,乐卓网络科技若仍无法在2017年6月30日之前完成《2016年年度报告》的披露工作,公司股票将存在被终止挂牌的风险。此外,原定于2017年4月27日在上披露年度报告的大连华阳密封,同样表示无法在2017年4月30日前披露年报。

  至于年度报告无法如约而至的原因,各公司也是不尽相同,但财务审计工作进度的原因则频频出现。在东北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新三板研究中心总监付立春看来,通常情况下,一些业绩增长较快、对自己信心比较大的挂牌公司会积极主动地披露年报,而有的企业信心不足则会在积极性上稍逊色些,但是披露年报较晚有时也与挂牌公司与会计师事务所等中介服务机构的沟通、效率有关。

  据东财choice统计,目前从事证券期货业务的会计事务所共有55家,其中在新三板服务的有41家。不少业内人士就此指出,目前现在挂牌企业数量已突破11000家,会计师事务所审计工作量可想而知。南山投资创始合伙人周运南对此也分析称,今年新三板企业年报大面积披露延期的情况较多,其本人所投的挂牌企业也有多家被迫延期。

  “延期的原因一是企业自身的财务规范确实存在一些问题,二是对今年信息披露特别是年报披露的严格性估计不足经验不足准备不足。”周运南告诉人民创投(ID:renminct),新三板挂牌企业延期披露年报也与外部原因有关,比如,但会计师事务所的数量和人员并没有有效增加;再加上证监会和股转系统加强了对会计师事务所等中介服务机构的监管,导致会计师事务所对企业的审计更为严格。

  “挂牌企业与会计师事务所在数量上严重不匹配,同时会计师事务所收费用与所承担责任也不匹配,所以会计师事务所的积极性不高动力不足。”周运南说。

  披露“爽约”后,企业“爽”吗?

  按照2016年5月27日《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挂牌公司分层管理办法(试行)》规定的创新层维持标准,每年5月最后一个交易周的首个转让日调整挂牌公司所属层级(进入创新层不满6个月的挂牌公司不进行层级调整)。据此,基础层的挂牌公司,符合创新层条件的,调整进入创新层;不符合创新层维持条件的挂牌公司,调整进入基础层。

  那么挂牌企业披露“爽约”后会不会影响层级呢?周运南告诉人民创投(ID:renminct),年报披露延迟时间只要不晚于4月30日,就不影响基础层在今年首进创新层,也不影响已是创新层企业维持在创新层。

  但若无法披露年报,那么转变层级甚至被摘牌的风险就会存在。全国股转系统在2016年6月30日发布了对两家未按时披露半年报的挂牌公司实施强制摘牌的公开信息,全国股转公司在2016年6月30日对未按规定期限披露2015年年度报告的中青朗顿(北京)教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中成新星油田工程技术服务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成新星”)股票实施了强制摘牌。这是全国股转公司首次对挂牌公司实施强制摘牌。

  随后,在2016年10月31日,全国股转公司又对未按规定期限披露2016年半年度报告的吉林森东电力设备股份有限公司、漯河众益达食品股份有限公司股票实施了强制摘牌。付立春也指出,延期披露年报并不会对保层带来直接影响,但若无法披露则在一定程度上会对公司股价市值和未来业绩带来影响。

  然而,上市公司的延期披露年报还是让不少资本市场人士担心,因为新三板已经有了因年报无法披露而被强制摘牌的先例,一旦某些新三板企业为了某种特殊目的而打算、合法地正规地达到退市摘牌目的,就可以充分利用这一制度漏洞。

  “故意甚至恶意不按时披露年报,最后等着让股转强制摘牌退市。”作为新三板企业投资人,周运南指出,被强制摘牌相比企业严格按照摘牌程序申请摘牌来说,程序简单、时间短、工作量少、成本低、风险小,但对二级市场投资者可能是伤害最大,因为自身的合法权益可能毫无保障了。

  “如果相关监管层和投资人不提前加以管理和防范,这种担心很有可能越演越烈。”周运南说,他建议企业要提前启动公司半年报和年报的编制准备,以便有更足够的时间和空间;同时加强企业自身日常的财务规范工作,在日常财务工作加强与会所的联动,聘请与企业沟通交流更通畅的会所并给予会所合理的劳务报酬。

  付立春也建议,虽然延期披露年报较为常见,但相关信息披露的规章需要完善,比如延期无法披露之前进行一定的提醒,出现无法披露现象及时查明原因等。

  扫码加“人民创投”公众号

  

(责编:黄盛、赖悦)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环球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